世界最長跨海大橋正式開放 港珠澳大橋背後有故事

by:徽徽
13865

今天中國連接香港、澳門、珠海的港珠澳大橋正式對民眾開放,這座大橋目前是全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可望替三地加深經濟交流。然而,對某些人來說,這座橋的政治意涵大於經濟意涵。

post title

從中國珠海這一側看過去,可以看到港珠澳跨海大橋往香港的方向延伸。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全世界最長跨海大橋  今天正式開放

在經過兩年的延期、將近十年的建設還有不斷追加的經費後,全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港珠澳大橋總算在今天正式對大眾開放,往後香港、澳門和珠海三地的交通可以互通,也讓北京政府的粵港澳大灣區計畫更進一步。

打造「一小時生活圈」

過去,從香港走陸路開車到珠海和澳門, 4-5個小時的時間跑不了,現在有了跨海大橋只要 30分鐘就能到達,讓穿梭三地的交通時間銳減成 1個小時,讓港珠澳三地成為真正的「一小時生活圈」。

post title

圖為港珠澳跨海大橋的位置圖,可以看到這座大橋將香港、珠海、澳門三地連接了起來。

Photo: Kellykaneshiro
post title

昨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一起到珠海市參加了港珠澳跨海大橋的開通儀式。

路透社/達志影像

建設成本破六千億元

昨天,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來到珠海出席港珠澳大橋的開通儀式。這座大橋足足有 55公里長,從 2009年開始建造,原本預計在 2016年完工,但因為建設不及和環評拖到今年才向大眾開放,建設成本也飆高到 202億美元(折台幣約 6,303億元)。

讓香港更接近中國大陸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也和習近平一起出席了港珠澳大橋的開通儀式,她稱讚這座大橋是「一生只有一次」的計畫,讓香港可以更接近中國大陸。

啟用時間太過倉促

然而,雖然港珠澳大橋已經超越原訂的開通時間,但昨天的啟用儀式仍讓許多人覺得太過倉促。香港運輸相關單位本來預期大概還會有兩個月的準備時間,沒想到他們在上周就接到了大橋在今天會開放給民眾使用的消息。

全是基於安全考量

《南華早報》訪問到了一名政府內部人士,他說之所以會這麼晚才通知大家是為了安全上的考量。此外,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珠海這一側參加大橋啟用典禮也是基於安全,一開始就沒有到香港或澳門舉辦啟用典禮的打算。

post title

今天是港珠澳大橋對民眾開放的第一天,一早港珠澳大橋珠海公路口岸就充滿了排隊人龍,等著搭乘交通工具去香港。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是出於商業考量

分析師認為,雖然北京當局在港珠澳大橋啟用儀式上指出大橋可以帶來經濟發展,但實際上大橋的出現政治意涵大過經濟意涵。

資深香港分析師鮑靈(Philip Bowring)表示:「這(大橋開通)是一項巨大的政治宣示,代表將香港、澳門和中國大陸連結在一起。」鮑靈補充到,其實現存的交通設施就已經足以應付三地的發展,「所以這絕對不是出於商業考量」。

港人認為利益不大

對香港來說,許多人不懂為什麼要投入這麼多成本來建設對他們利益不大的港珠澳大橋,香港在這座橋上投入了 1,200億港幣(折台幣約 4,730億元)。

粵港澳大灣區計畫

但對北京當局來說,港珠澳大橋的開通讓他們的粵港澳大灣區計畫更進一步,該計畫希望可以將香港、澳門和其他 11座南方中國大陸城市給連接起來,讓更多內地的觀光客和工人可以去香港和澳門。根據統計,共有大約 6,900萬人居住在粵港澳大灣區。

蠶食鯨吞香港的方式

香港居民批評到,港珠澳大橋是北京當局蠶食鯨吞香港的方式,在民權人士眼中會讓香港相對開放的言論自由和商業倒退。此外,大量來自中國大陸城市的觀光客和工人將讓人口密度已經十分高的香港和澳門更加擁擠。

post title

在港珠澳大橋開放第一天,民眾搭乘從澳門發車的公車上橋前往香港。目前,港珠澳大橋只開放 5,000輛私家車上橋,其餘都以大眾交通運輸為主。

路透社/達志影像

要上橋不容易

回到基本面,想要使用港珠澳大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駕駛除了得通過複雜的申請程序才能取得三地通行的許可,還必須在這三地購買保險,一來一回往往得耗時半個月才能拿到通行許可,而且目前只開放 5,000輛私家車上橋。

一般人沒法用  要這座橋做什麼?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批評道:「這非常奇怪,這座大橋跨過大海,但一般人卻無法使用,那這座橋要做什麼用?」、「這個計畫很明顯是一種政治象徵,我相信北京一定知道我們其實不需要這座橋,這座橋暫時沒必要。」

毛孟靜補充到,這座跨海大橋的出現不斷在提醒香港今後永遠和中國大陸連接在一起。

港人漠不關心  寧願搭渡輪

抗議香港被中國化的香港荃灣區議會馬灣選區議員譚凱邦說:「香港民眾對這座橋根本不關心,當局同意建造這座大橋,但他們並沒有詢問香港民眾的意見,如果他們有問,我想我們會說寧願搭渡輪而不是花好幾十億港幣在一座大橋上。」

post title

今年五月,一隻中國白海豚在香港大嶼山躍出水面,牠的身後是正在建設中的港珠澳大橋。

路透社/達志影像

血汗工程  工安意外頻傳

港珠澳大橋除了帶有政治意涵引人矚目,在造橋時也因為工安意外和對環境造成傷害遭到猛烈批評。根據統計,在建設期間總共有 19名工人死亡、數十人受傷,有的工人因為工作平台崩塌的關係而落海,這座橋也因此被批為血汗工程。

留不住中國白海豚

此外,人們也觀察到隨著大橋建設的腳步越來越快,近年來生活在該海域的中國白海豚數量也越來越少。根據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鄭家泰的統計,中國白海豚的數量從 2012年的 80隻下降到 2017年的 47隻。他說,大橋在建設時宣稱能減緩環境衝擊的努力沒有實現,無法留住中國白海豚。

白海豚幾乎消失

鄭家泰會長說:「我們很明顯可以看到海豚在北大嶼山地區幾乎消失無蹤,這個地方很靠近大橋建設的區域。」

「在大橋建設計畫的支持者取得必要的環境許可證,讓他們可以繼續造橋後,就沒有任何人擋得住這項計畫了。」

post title

在香港的港珠澳大橋口岸處,一名工作人員等在售票機前等著服務第一批準備搭乘公車上橋到澳門和珠海的乘客。

美聯社/達志影像

今年九月高鐵開通

除了建設跨海大橋連結香港、澳門和中國大陸,今年九月,中國耗資 110億美元(折台幣約 3,433億元)建設的高速鐵路也在香港和中國大陸間開通,讓兩地實體接觸的機會增加。

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表示:「所有的一切都連接在一起──填海造陸、跨海大橋、高速鐵路,這全部都在跟香港說,你是中國的一部分,而且你無法擺脫它。」

確保一國兩制是挑戰

「現在的挑戰在當兩地進行體制改革時,能確保香港和中國不同的體制能被保留下來,」中國廣東中山大學經濟系教授林江接著說:「這是個兩難,因為兩地的界線透過跨海大橋和高速鐵路等建設變得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