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沒命的採訪 埃及記者面臨威脅

by:阿咖
6296

滿臉是血的示威者、躺在地上的屍首、以及在屋頂上的狙擊手...…這些照片和影片都是走在前線的攝影記者們用安危換來的。近期埃及的動亂中,記者們正面臨嚴重的生命威脅。

post title

上週埃及再度發生嚴重的警民衝突。

路透社

逼真的代價

因劇痛而扭曲的臉、染血的紗布…...儘管距離千里之遙,埃及境內暴動的畫面仍能透過影片和圖像栩栩如生地傳來,令大眾感受到這些讓人震撼的事件。

現代社會中,充滿情緒張力、具有渲染性的影片和照片成了媒體的刊頭,大眾沉浸在這些對眼球極富衝擊或愉悅快感的畫面時,往往忽略了背後的沉痛代價──攝影師和影片記者必須冒著喪命的危險,就為了在眾多報導中脫穎而出。

post title

埃及當地遭到攻擊的Rabaa Adawiya清真寺,外牆已經黑成一片。

路透社

4名記者遭殺

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RSF)表示,上週三埃及發生的衝突中,已有4位新聞記者不幸喪生;《獨立報》14號報導中就談到,在業界有15年資歷,英國Sky News的攝影師狄恩(Mick Deane),他在開羅的清真寺Rabaa-Al-Adawiya前想記錄下現場動亂的情形,遭到狙擊手一槍斃命。

來自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服務於Xpress的26歲女記者阿齊茲(Habiba Ahmed Abd Al-Aziz),也在同一地點遭狙擊手開槍殺害。《美聯社》則報導了埃及國營新聞台記者嘉瓦德(Ahmed Abdel Gawad)、攝影記者謝米(Mosaab El-Shamy)在埃及示威者的陣營中遭殺。因攻擊記者的狙擊手目前都無法確知身分,無國界記者組織只能要求埃及政府必須對殺害記者等事件進行調查。

post title

在RSF組織公開的《2013世界新聞自由指標調查報告》中提告,埃及目前的新聞自由度在全球179國中位在158名。編註:新聞自由度前三名為:芬蘭、荷蘭、挪威,台灣排名為47名。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照片中是上周六(17),埃及警方和支持前總統穆爾西的民眾在清真寺爆發嚴重衝突。

路透社

難以進行採訪

無論是報章、電台、網路還是電視新聞,身處在埃及的記者不管是從事哪種型態的報導,現在都被迫停止工作,或是面臨性命受威脅的危機。當地傳出不少民眾持刀恐嚇、毆打記者逼他們交出相機記憶卡的消息。

情緒不穩  民眾彷彿地雷

德國媒體ARD-Hauptstadtstudio在開羅當地的電視台分部也曾受到威脅,帶領採訪團隊的舒雲克(Volker Schwenck)在訪問埃及一家由基督教徒開立的店家時,遭到暴民上前阻撓。他們的相機遭到奪走、記憶卡遭毀,民眾更威脅他們交出汽車,幸好攝影團隊最後都平安無事。

舒雲克對《德國之聲》表示,「我們站在被燒毀的店前訪問店老闆時,有一位顯然是反對這場採訪的暴民就衝了出來」。他也表示「現在在埃及拍攝變得很困難......不管你走到哪都是沒有組織的群眾,你要面對的是他們(覺得採訪干擾到他們)而情緒瞬間驟變的風險。當地因為維安出現空窗期,頻繁發生犯罪事件」。

有限採訪

目前,記者較安全的工作方式是和穆斯林兄弟會指派的代表合作,兄弟會的代表會幫記者們安排訪問行程,舒雲克說「你很清楚(訪談的人)他們是被提醒過要遵守規矩的一群人,但至少跟他們工作是安全的。」

另方面,埃及官方宣稱說記者們可以進入示威者的陣營,這番言論也遭到前線記者推翻。《德國之聲》的記者賽勒(Matthias Sailer)表示他在當地採訪時不斷受阻,想進一步接近伊斯蘭教的示威營地時還被拒於門外,「埃及國營報紙上說作家和記者在他們肅清示威者時,可以有權進出這些陣營,但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照片中是上周五(16)時埃及當地,清真寺內擺滿了許多支持前總統穆爾西群眾的屍體。對記者來說,每一次的拍攝也如同烙印在自己腦海和心理,這些殘忍的畫面在長期下來成了精神壓力。

路透社

殘酷景象烙印腦海

戰地記者在採訪期間,除了面對身體上的威脅恐嚇之外,心理壓力也是他們要面對的現實。賽勒的同事看到清真寺內臨時搭起的停屍間景象後表示「這些景象會永遠地烙印在我們腦海中」。

黑與白的視野

在開羅當地帶領採訪團隊的舒雲克表示自己有一套面對急難現場壓力的方法,每天的採訪工作會讓他開始戴上「盔甲」,手上拿的相機更提供一種與現場「拉開距離」的機會:「我從相機的觀景窗來看世界,所以大部分的時候,世界是黑與白的,想想也不是件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