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界印第安那瓊斯 荷蘭藝術史學家找回消失的馬賽克拼貼畫

by:時穿
4585

最近,被譽為「藝術界印第安那瓊斯」的荷蘭藝術史學家布蘭德再度現身,這一次他成功找回賽普勒斯的馬賽克拼貼畫。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4月,在賽普勒斯尼科西亞的主教宮,民眾觀賞著一幅來自Kanakaria教堂的馬賽克拼貼畫作,畫面中的人物是聖安德肋(St. Andrew)。這次「藝術界印第安納瓊斯」布蘭德找回的馬賽克拼貼,和這幅作品源於同一間教堂。

路透社/達志影像

找到希特勒的馬

2015年,荷蘭藝術史學家布蘭德(Arthur Brand) 找到了 2座在納粹時期曾經放在希特勒(Adolph Hitler)辦公室外、由藝術家托拉克(Josef Thorak)所創作的青銅馬雕像。這 2座雕像據信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柏林戰役時消失無蹤。

當時, 布蘭德為了要找回這 2座雕像,他從相關檔案文結合衛星影像和軍事情報確定了這 2座馬雕像所在位置。接著,他假冒成一名來自美國達拉斯(Dallas)的藝術品買家蒐集到更多訊息,最後成功找回了這 2件青銅雕像作品。

「藝術界印第安納瓊斯」

這起事件讓布蘭德一夕成名,更被譽為「藝術界印第安納瓊斯」,根據報導指出,他已經成功找回了 200多件藝術品。最近,布蘭德又有了新的成就──成功找回一幅將近 1,600年歷史的馬賽克拼貼作品。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5月,布蘭德找回的 2座希特勒時期青銅馬雕像。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11月,北賽普勒斯的Kanakaria修道院,Kanakaria修道院和教堂建於西元 6世紀。

Newscom/達志影像

1974土耳其入侵賽普勒斯

時間回到 1974年,當土耳其入侵賽普勒斯時,位在賽普勒斯東北角首都尼科西亞(Nicosia)東北方 105公里處的Kanakaria教堂遭到破壞、被洗劫一空,其中一幅來自西元 550年的拜占庭時期的聖馬可(St. Mark)馬賽克拼貼畫消失無蹤。

花了兩年才找到

布蘭德說,為了要找回這幅作品,他花了將近 2年的時間尋遍整個歐洲,有一名倫敦的藝術品經銷商告訴他這幅作品位在摩納哥,而在多名中間人士的幫助下,他終於確定了這幅馬賽克拼貼畫所在的位置。

原買主非常震驚

布蘭德說:「40多年前,一戶英國家庭誠摯地買下了這幅馬賽克拼貼作品」、「當他們發現這其實是一幅在土耳其入侵期間從Kanakaria教堂偷走的無價藝術珍寶時,他們非常震驚。」

在布蘭德的交涉下,這戶人家願意將這幅作品還給賽普勒斯,並獲得一小筆費用,象徵性地補償他們代為照顧這件作品時花費的心力。

布蘭德在Twitter上分享了他在賽普勒斯駐荷蘭海牙大使館移交這幅馬賽克拼貼畫作時的合照。布蘭德是照片中從右邊數來第三位。

最後一幅馬賽克拼貼

布蘭德說:「這是一幅非常特別的作品,它有超過 1,600年歷史,它也是拜占庭時代早期最後一幅、最美麗的藝術典範。」

他認為這幅馬賽克拼貼作品是Kanakaria教堂最後一幅還沒被找回的藝術品,而找到這幅作品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之一」。

價值上億元

根據《法新社》的報導,這幅馬賽克拼貼畫價值 500萬到 1,000萬歐元(折台幣約 1億7,643萬-3億5,286萬元)。

本月 16號,布蘭德已經將這幅作品交給賽普勒斯駐荷蘭大使館,這幅作品也在 2天後抵達賽普勒斯。

post title

圖為 1997年10月,一幅描繪聖多默(St. Thomas)的馬賽克拼貼畫,這幅作品是原本存放在Kanakaria教堂的作品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早一步回到賽普勒斯的作品們

除了這次布蘭德成功找回的聖馬可的馬賽克拼貼畫,當年Kanakaria教堂被偷走的藝術品有一部分在更早之前便陸續回到賽普勒斯。

像是 1991年,有 4幅在美國藝術品經銷商顧德柏(Peg Goldberg)名下的馬賽克拼貼作品回到賽普勒斯時,大批民眾前往機場迎接,現在存放在賽普勒斯的拜占庭博物館(Byzantine museum at the archbishopric)。

2013年也有 173幅來自賽普勒斯境內 50間教堂在同時期被偷走的藝術品回到賽普勒斯,這 173件當中就有 4幅是Kanakaria教堂的馬賽克拼貼畫。

還差最後一點點

到目前為止,Kanakaria教堂已經找回了 12幅散失的藝術品,但還有一小部分的馬賽克拼貼畫還沒被找到。「藝術界印第安那瓊斯」布蘭德的尋寶之路還在進行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