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哥的打手?Google員工反對中國「蜻蜓計畫」

by:徽徽
10359

周二,Google員工在網路上發起連署,反對公司幫中國政府打造過濾式搜尋引擎的「蜻蜓計畫」,擔心這麼做會替掌權者壓迫弱勢開了先例......

post title

2018年11月5日,在上海舉辦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一名女子提著滅火器走過Google的LOGO前。

美聯社/達志影像

蜻蜓計畫  打造中國式搜尋引擎

周二(27),一群Google員工在網路寫作平台Medium上發表了一封給Google的連署信,反對Google正在為中國量身打造搜尋引擎的「蜻蜓計畫」。在短短幾小時內,發起人就收集到了上百位Google員工連署,也讓外界一窺Google在進入中國市場時所面臨的利益與價值角力。

過濾特定網站、關鍵字

根據先前媒體的報導,Google在蜻蜓計畫中設計的搜尋引擎會依照中國當局的要求,過濾掉特定網站和關鍵字,像是「天安門廣場」、「壓迫」、「諾貝爾獎」都有可能搜尋不到。此外,Google還有可能將中國網友的搜尋資料提供給當局。對Google員工來說,蜻蜓計畫無異就是中國的國家監控計畫。

post title

2018年11月27日,國際特赦組織在西班牙馬德里抗議,反對Google服膺中國審查機制。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再相信Google  把價值放在利益前

Google員工在連署書上寫到:「我們是上千名員工的一員,這幾個月來我們一直在發聲。國際人權組織和調查記者早已提出警告,強調這麼做會引發嚴重的人權問題,它們也不斷呼籲Google取消這項計畫。」

「我們之中的許多人在接受Google的工作時,都有考慮到公司的價值觀,包含Google先前在中國審查和監控上的立場,並且認為Google是一間願意將價值擺在利益之前的公司。」

「在經歷了一年對Maven計畫(編註)、蜻蜓計畫,還有Google支持施暴者等等的失望之後,我們不再相信Google把價值放在利益前,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今天要表明立場。」

編註:Maven計畫是Google和美國國防部合作,用人工智慧來辨識軍方無人機拍攝影片中物體的一項計畫,恐有協助軍方進行非法軍事監控的疑慮。

擔心開啟危險先例

連署書中提到,要是蜻蜓計畫真的上路,將會開啟危險的先例,其他國家或許會對Google提出類似要求,讓搜尋引擎成為各國監控人民的利器,「我們反對協助掌權者壓迫弱勢的科技,不管在哪裡都一樣」。

post title

2016年,Google在中國北京舉辦開發者日,雖然從 2010年開始,Google停止在中國提供gmail和搜尋引擎服務,不過由Google領導開發的android系統在中國手機市場大行其道。

美聯社/達志影像

造成道德倫理問題

自從今年八月美國網路媒體The Intercept率先揭露Google蜻蜓計畫的細節後,這項計畫便受到來自人權團體和美國政治人物的大力批判,當時也有數千名Google員工連署表示蜻蜓計畫「會造成緊急的道德倫理問題」。

計畫仍在初始階段

當時,Google執行長皮采(Sundar Pichai)出面回應到,這項計畫仍在「非常初始」的階段,不過他們在實驗中發現,這款搜尋引擎能解決中國超過 99%的搜尋需求。

如果要和中國做生意......

上周,Google母公司Alphabet集團董事會主席軒尼詩(John Hennessy)表示,如果要和中國做生意,就需要犧牲某些「核心價值觀」。

不滿意高層回應

發起新一波連署的Google員工表示,他們不滿意Google高層的回應,要求高層在溝通上更公開透明,並且負起真正的責任。

post title

2018年11月1日,Google員工全球大串連,一起抗議公司不完善的防治性騷擾與不當行為政策。一名Google員工手上拿著寫有「Google這不OK #不作惡」字樣的牌子。

美聯社/達志影像

Google的分水嶺

國際特赦組織科技與人權研究員偉斯特比(Joe Westby)說:「這對Google來說是個分水嶺,身為全球第一的搜尋引擎,它應該要為打造每個人都可以自由取得資訊的網路奮鬥,而不是支持中國政府反烏托邦的替代方案。」

逐步限縮網路活動

2010年,Google因為擔心網路攻擊和審查的關係,決定取消在中國的搜尋引擎服務。從那時候開始,中國政府便透過封鎖網站和敏感資訊逐步限縮人民在網路上的活動,並且要求人民在註冊網路論壇時以實名登記。

員工抗議不是第一次

過去,Google員工不時公開抗議公司的計畫與政策。除了這次惹議的蜻蜓計畫,本月月初,Google員工全球大串連, 一起站在公司門口抗議科技圈中層出不窮的性騷擾事件,最後成功讓Google修正公司內部有關性騷擾和不當行為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