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釋出獄 埃及前總統轉往軍醫院

by:阿咖
3487

揮別2年多的牢獄生活,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在週四獲保出獄,他在直升機的戒護下送往開羅當地的軍醫院。

post title
路透社

BBC、《時代雜誌》綜合報導,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在當地時間周四(22)獲得保釋出獄,這位年屆85歲,目前受到疾病纏身的獨裁者在直升機的護送下轉往開羅當地的軍醫院。照片中躺在病床上的就是現年85歲的穆巴拉克

post title
路透社

完全不同的態度
自從埃及法院表示將釋放穆巴拉克後,這樣的消息讓已經有數百人死亡、動亂未歇的埃及情勢更加緊繃。

在過去,穆巴拉克的獲釋消息定會引燃埃及民運分子的怒火,因為他們當初就是無法忍受穆巴拉克30年的高壓統治和腐敗形象,遂在2011年發起了推翻運動。在2012年6月時,埃及法案曾針對穆巴拉克在2011年的血腥鎮壓要起訴他,但相關的軍方高層卻未能遭到起訴。
 
看到今天,埃及的政局卻是完全不同的態度在看待穆巴拉克等人。就在埃及軍方推翻民選總統穆爾西的政權後,以軍方主導的臨時政府接替了穆爾西的位置,同時對穆爾西所屬的穆斯林兄弟會和其他伊斯蘭教團體進行了大規模肅清行動,這些行動也受到埃及國家內的世俗民族主義分子的支持。

 
編註:此處說的「世俗民族主義」是相對於伊斯蘭教主義,因為過去西方國家對中東地區伊斯蘭世界的統治,不只是政治或經濟上的統治,也有文化上的滲透,例如讓中東地區的年輕人赴歐美學習,藉此讓西方的價值觀、意識形態和政治法律制度,影響到這些年輕人。待他們學成歸國後,懷抱西方思維的年輕人開始想改變影響政局。

根據《維基百科》,埃及境內的世俗主義在當地相當有影響性,最早可以回溯到大英帝國在1882-1952統治時期,當時就輸入了相當多的西方思維。埃及最有名的前領導者納賽爾(Gamel Abdel Nasser)就是有名的世俗民族主義者,他的影響力擴及整個阿拉伯世界,也深深影響了埃及前總統、這次獲釋出獄的穆巴拉克。相對浸染在西方思維中的世俗民族主義,穆斯林兄弟會則是阿拉伯世界中另一股極大的反對派勢力。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同時是埃及前總理巴拉迪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退場
一個禮拜之前,埃及政府針對穆爾西支持者的根據地發動血腥鎮壓,當時釀成數百人的死亡,埃及官方認為伊斯蘭份子政在埃及境內進行恐怖主義,他們要為當地動亂負責。

穆巴拉克的判決會不會對當地軍人背景的非伊斯蘭主義份子形成衝擊,目前還不能斷言,直到今天,當地幾位較活耀的自由派份子對臨時政府怎麼處置動亂的方式就表示擔憂,例如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同時也是前國際原子能源總署(IAEA)首長的巴拉迪(Mohamed ElBaradei),就因為14號的血腥鎮壓,決定從埃及議會辭職,藉此表達他的抗議。巴拉迪目前回到他奧地利的住處,而埃及法院則用背叛信任的罪名起訴他。
 
「埃及的自由派份子在過去幾年都是以支持埃及司法、反對穆爾西的立場自處,他們對法院(釋放穆巴拉克)這樣的判決沒有甚麼好批判的」現居美國的埃裔法官尤賽夫(Yousef Auf)評論。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走在前方的是穆巴拉克,他與前利比亞領導人格達費走在一塊,格達費是阿拉伯世界中執政最久的領導者,掌權有42年之久。

都是犯罪者
然而,對那些推翻穆爾西、促使軍方建立臨時政府的民運份子來說,穆巴拉克的釋放是難以接受的。今年24歲、在推翻穆爾西運動中擔任前線活動份子的阿布多(Ahmed Abdo)接受訪問時,就表示他們無法接受法院周三決定讓穆巴拉克保釋出獄的判決。「我們拒絕穆巴拉克的釋放,也拒絕舊政府,因為他們都是罪犯。(穆巴拉克)他跟穆爾西一樣,是犯罪者。」


沒人在意前總統出獄 
當記者問到阿布多會不會因為穆巴拉克的獲釋,再發起另一波動員行動時,阿布多回答「時候未到」。但要是其他反對勢力開始有行動,他們就會加入。他也加註說,2011年推翻穆爾西的革命精神是他們的團隊核心。至於同樣幫忙推翻穆爾西政權的軍方,也被看成了革命軍的保護者。但在今年7月埃及政變後,革命的合法性可能也不會像2年前(推翻穆巴拉克政權)那樣有效,「埃及人其實沒那麼在意穆巴拉克了,現在埃及大街小巷全充滿戒嚴和宵禁,這些緊張的氣氛比穆巴拉克獲釋更讓埃及人有感受」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右邊是年輕時期穆巴拉克,他與已故前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握手

獲釋不代表自由
穆巴拉克的獲釋並不表示他就可以從之前的起訴中脫身,他還要面對其他像是2011年血腥鎮壓導致800多人死亡的起訴,或是他曾接受國營報紙Al-Ahram 460萬美元的賄賂案。這次他獲釋後,他也會受到不得出境的限制,有專家推測,穆巴拉克可能會回到他位在紅海附近的家鄉。


回到原點 
儘管現在看來,穆巴拉克獲釋後也不太有回到埃及政壇的機會,但不可否認的是,對許多埃及人來說,他的出獄無疑是告訴他們曾經讓他們一度認為展開新頁的2011革命,不過是轉了一圈又回到了原點。

post title
路透社

簡短回顧穆巴拉克的執政生涯
曾在埃及執政30年的穆巴拉克,在2011年時遭到埃及民眾推翻下台。過去這位在前總統遭刺身亡後接任、只是位默默無名的副總統,誰也料想不到他竟然能一掌埃及政權達到數十年,還成了世界上執政最久的總統之一。
 
當年他躲過1981年的暗殺事件、繼任為埃及總統後,陸陸續續至少6次的暗殺行動都沒讓他下台;此外,他的飛官背景更讓他成為西方國家信任的夥伴,藉此對抗當地的反對派。但是出乎他意料的,面對越來越多的國內反對聲浪,他的勢力越來越弱、健康也頻亮紅燈,在繼任者沒著落的情況下,埃及境內也傳出他到底能執政多久的聲音。
 
2011年時,為了回應大量民眾的抗議,穆巴拉克先在電視上表示他不會繼續參選總統,接下來數天內,他再度現身表示已經將政權交給副總統,之後在他的副總統宣布下,穆巴拉克黯然下台,軍方高層議會接管埃及。

下台後,穆巴拉克隨即遭到埃及法院起訴,在2011到2012年間的訴訟中,他與兒子們以貪汙罪起訴,但有關血腥鎮壓一案則遲遲未能定讞,直到2013年近期,埃及法院接受他的代表律師再上訴,最後決議讓他獲保出獄。

嚴以律己熱愛健身 
生於1928年,穆巴拉克在年輕時,是個嚴以律己的人,他每天的行程就從早上6點鐘開始,不菸不酒的他,更是個熱愛健身運動的人,也因此在他早期執掌埃及政權時,他的幕僚就曾抱怨每天總統的第一項行程都是從健身房開始。穆巴拉克的太太蘇珊(Suzanne Mubarak)是個有英國血統,在開羅的美國大學受教育的研究生。


讓埃及處於緊急狀狀態
因為總統遇刺身亡而繼任的穆巴拉克,以他的政治手腕達到與以色列之間的和平關係,也因此讓他成了國際間知名的政治人物。
 
事實上,穆巴拉克接掌埃及政權時,也還是半個埃及軍方的領導者,在他30年的總統生涯中,他一直讓埃及處在緊急法規為主的狀態中,換句話說,埃及官方擁有逮捕和限制人民基本自由的權利。當年的穆巴拉克政府認為,把埃及置在緊急法的情勢中是為了要對抗境內的伊斯蘭恐怖主義,這些層出不窮的恐怖份子據說把埃及極富經濟利益的觀光業當成攻擊目標。
 
在他執政下的埃及,曾有一段穩定、經濟繁榮的日子,這也顯示出大部分的埃及居民對他的高壓獨裁統治是可以接受的。

波折的後半生 
相對前期穩定的政治生涯,穆巴拉克後半段的政治人生充滿波折,他漸漸感受到國內對他持續執政的質疑聲浪,同時美國方面也呼籲他該漸漸地把權力轉移到民主系統上,外界的壓力迫使他再2005年首度讓總統大選有對手出現。但大眾仍質疑大選的公正性,因為造勢等宣傳活動都對穆巴拉克以及他所領導的國家民主黨(NDP)有利,另一邊的反對派──穆斯林兄弟會──則常受到壓迫。
 
穆巴拉克執政期間,有關他要做多久、他的年齡、健康問題或是繼任者等等議題都是禁忌,人民也擔心他40歲的兒子──賈邁爾(Gamal Mubarak)會打著民主轉移的旗幟,實際是繼承皇位般地接掌家族事業,儘管賈邁爾表示對總統一位沒有興趣,但他在NDP政黨中位子越坐越高,還成了鼓吹重組埃及經濟與政治的領導人,這加深了埃及人民的擔憂。種種對穆巴拉克的積怨與不滿直到2011年爆發,埃及民眾大聲抗議要他下台。
 
就讓歷史論斷吧
穆巴拉克曾公開地說他會服務埃及人民直到剩下最後一口氣,他在2011年2月1日時,就公開地說「親愛的國家…我所生長的國家,我為此地出戰、也保護著其上的每片土壤、每個權力、每份利益。此地將是我的終站,歷史會用論斷他人的方式來評判我」。( This dear nation... is where I lived, I fought for it and defended its soil, sovereignty and interests. On its soil I will die. History will judge me like it did others.)



延伸閱讀:《「牛奶與蜜之地」的美夢遙遙無期 埃及拓展新谷地計畫失效
獨裁者再起? 埃及前總統可能獲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