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贊助DQ吧的地球 24小時】12/19 牠不是斑馬

by:泥仔
5307

首圖故事:這個畫面可能需要多看幾眼......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墨西哥—斑馬非馬?

一名男子帶著被染色成斑馬的驢子,信步走在大街上。

來到玻利維亞的拉巴斯城(La Paz),尖峰時刻的大街上都可以看到斑馬人的身影,他們除了指揮交通外,也會用滑稽的舞步逗得路人哈哈大笑,帶給大家美好的一天。

延伸閱讀:《玻利維亞斑馬人 指揮交通我最行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俄國—豬也要衣裝

在城市巴拉希哈(Balashikha),被打扮成公主模樣的迷你豬正在小舞台上表演。

來到阿富汗的喀布爾動物園,堪西爾(Khanzir)喜歡躺在陽光下,每天花很長的時間在草地上遊蕩,有時也會跑去迎接走過來觀賞牠的遊客。牠似乎知道牠很受歡迎,許多來看牠的遊客也確實來自很遠的地方。

而堪西爾之所以如此出名,是因為牠是阿富汗國境內唯一的一頭豬。

延伸閱讀:《牠,阿富汗境內唯一的豬…..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西班牙—這張圖的長寬沒被壓縮

工人們正忙著幫西班牙雕塑家潘薩(Jaume Plensa)的雕塑品「茱莉亞」(Julia)進行最後妝點。這個看起來像被拍扁的頭像,是潘薩的經典作品之一。

地球另一端,今年 10月底,全世界最高雕像將在印度西部落成——但在不久後,它將被另一座在印度落成的「全世界最高雕像」取代,成為世界第二高的雕像。

延伸閱讀:《促進觀光還是政治盤算? 印度分別蓋出「世界最高雕像」、「世界更高雕像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以色列—不該出現的跨國隧道

在以色列—黎巴嫩邊境,以色列士兵發現了黎巴嫩武裝組織真主黨(Hezbollah)偷挖過境的隧道,也準備進行銷毀作業。據以色列軍方所稱,這是他們發現第 4個真主黨偷挖到以色列的隧道。

透過戰地記者的觀景窗,能讓我們一窺世界另一端的故事。但在今年 6月,以色列政府打算立法禁止任何人拍攝以色列軍人執勤中的樣貌,他們認為記者們這麼做會打擊到軍方和百姓的士氣

延伸閱讀:《避免打擊士氣 以色列推出「軍人不給拍」法案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美國—要解決塞車的高速隧道

一輛特斯拉(Tesla)的電動車Model X被擺在高速地底隧道裡,等著進行媒體展示。

這個隧道是由馬斯克(Elon Musk)所創辦的地下隧道公司The Boring Company(Boring有無聊、也有挖洞的意思)所挖,他因為想要解決洛杉磯塞車很無聊問題,而在 2016年萌生出挖出高速地底隧道的想法。

根據馬斯克的構想,所有車體在安裝上前導輪後,就能讓車子像高速鐵路一樣,以時速 240公里的速度在隧道裡移動,不過在媒體展示上,當時的時速最快只有 80公里,馬斯克則強調一切都還只是原型。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日本—妝要這樣化

在百貨公司裡,一名模特兒正在接受彩妝品牌的示範展演。

說到藝伎,大家腦海中會浮現出什麼樣子呢?在日本東京,就有一位女裝男藝者「榮太朗」,而且他還是一位已經入行超過 20年的「老闆娘」。

延伸閱讀:《20歲成為代理老闆娘 日本唯一的女裝男藝者榮太朗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印度—一個寒冷的清晨

在寒冷的冬日清晨,一名男子抱著被毯子包好的小嬰兒,站在篝火旁取暖。

寒流來襲就讓你覺得冷到受不了嗎?那麼不妨來看看這個全世界最冷的村落吧!今年 1月,這裡甚至迎來攝氏 -62度的超低溫,就連溫度計也hold不住啦!

延伸閱讀:《地表最冷居住地 俄國村莊奧伊米亞康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建設工程此起彼落

在城市杜拜(Dubai),無數的起重機正在工地裡忙碌著。

當一名觀光客在異地租車,並創造出金額不斐的違規罰單時,到底是該由租車者、還是擁有車的人支付呢?

延伸閱讀:《4小時創造142萬罰款 觀光客在杜拜租車被罰,誰應該付錢?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巴基斯坦—飛高高!

在等待公車的過程中,一名母親正在和她的孩子玩耍。

當你和嬰兒對視時,你會不會有種移不開眼睛的感覺呢?2017年12月的研究發現,這可能與我們和嬰兒的腦波同步有關係。

延伸閱讀:《為什麼我們愛看嬰兒的眼睛?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智利—連拖帶拉被帶走

一名碼頭工人在示威過程中遭到鎮暴警察帶走。這些示威者因為不滿企業最近和工會進行談判時,沒有把臨時僱約工納入其中,才會決定上街抗議。

勞團上街頭、工人罷工…現代社會中,勞工團體在媒體的報導下,似乎被刻畫成一個常用抗議發聲的獨特社群,以英國來說,當地常見的地鐵罷工讓趕上班的通勤族們恨得牙癢癢,勞團似乎成了激進又對立的一個族群。

曾著有《債的歷史:從文明的初始到全球負債時代》(Debt: The First 5,000 Years)一書的美國人類學者格雷伯(David Graeber),他以自身對人類學、政治和對勞工運動的了解,分享他對勞工階級與社會其他階級對立的原因何在。

延伸閱讀:《人類學者:勞工就是比較善良的一群人


編註:地球 24小時讓你迅速掌握世界大小事。意猶未盡的朋友,歡迎點選「地球 24小時」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