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來經濟困境難解 突尼西亞記者自焚身亡

by:泥仔
5235

本周一,一名突尼西亞記者不滿經濟困境自焚身亡,其實類似的狀況不是第一次,也顯見在茉莉花革命 8年後,突尼西亞遲遲沒有改善的社會現況。

post title

今年 11月在首都突尼斯,一名男子高舉著長棍麵包抗議,不滿政府拒絕調高薪資。類似的示威在突尼西亞並不少見。

路透社/達志影像

「作為一個卡塞林之子......」

本周一(24)在突尼西亞西部城鎮卡塞林(Kasserine),今年 32歲的記者卓奇(Abderrazak Zorgui)自焚身亡,他在生前的最後一段影片中,談到自己已經找不到工作好長一段時間,而且不見好轉的生活和政府貪腐情形也讓他深感絕望,卓奇說:「作為一個無法再生活下去的卡塞林之子,今天,我在此發起革命。我即將要自焚。」

被點燃的不滿

雖然卓奇很快就被送到醫院,卻還是傷重不治,他的舉動也點燃許多人對社會現狀的不滿,周一晚上,人們以點燃輪胎、封鎖主要幹道的方式在卡塞林的街頭抗議,警方則試圖用催淚瓦斯驅離示威民眾。

post title

卓奇的死引起許多民眾不滿,並以封街的方式上街抗議。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由於整個示威一度演變成暴力衝突,警察也以催淚瓦斯驅離示威民眾。

路透社/達志影像

葬禮後  再次引起衝突

本周二(25),內政部發言人札格(Sofiane Zaag)表示,有 6名警察在過程中受傷,十幾名示威民眾被捕。不過在當天晚上,情勢又隨著卓奇的葬禮進一步升溫,以城鎮卡塞林為首的地區開始出現零星示威,讓當局同時宣布要加強首都突尼斯(Tunis)的警力部署。

8年後  沒有解決的問題

雖然情況到現在已經穩定下來,但一切均反映在突尼西亞發生茉莉花革命的 8年後,政府仍然沒有解決的社會經濟困境。

post title

2018年10月底,鑑識人員正在調查爆炸現場。當時有一名自殺炸彈客引爆炸彈,造成 9人受傷。

美聯社/達志影像

回到當年那一刻

2010年,小販布瓦吉吉(Mohamed Bouazizi)因為不滿警察執法不公而選擇自焚,由於突尼西亞長年處於經濟狀況不佳、官僚貪腐、政治壓迫嚴重的狀況,這件事在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下迅速發酵,隨後迫使執政 32年的獨裁總統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宣布下台。

整件事很快地成為阿拉伯之春的催化劑,激起許多阿拉伯國家不滿經濟、政治現況的人們走上街頭抗議,最終讓 4個政府垮台,並對後來的國際情勢造成諸多影響

社會、經濟  仍然不穩定

隨著突尼西亞走向民主制度,他們曾在 2011年、2014年舉辦公平公開的議會選舉、在 2014年舉辦總統大選。然而,突尼西亞的經濟狀況與生活情況並沒有好轉,不僅失業率持續處於 15%,青年失業率更高達 36%。

此外,和蓋達組織(al-Qaeda)、伊斯蘭國(IS)有關的武裝組織盤據在突尼西亞山區,並不斷發動恐怖攻擊,因而重創突尼西亞的觀光發展。今年 6月,物價通膨率還隨著突尼西亞貨幣第納爾(dinar)貶值來到 7.8%。

post title

2016年6月,許多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畢業生駐紮在政府的職涯訓練所外,呼籲政府提供工作機會。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對獨立記者來說  更不好過

對於卓奇的死,突尼西亞記者工會除了提到這是為了抗議「生活艱困」與「喪失希望」而生的舉動,也指出一切對獨立記者來說特別不好過,因為在缺乏法律保障的情況下,他們的薪資並不高。突尼西亞記者工會因此呼籲各界走上街頭示威,並號召大家在 1月14日進行聯合罷工。

這反應著人民的苦

突尼西亞報紙《日報》(Le Quotidien)則形容卓奇的自焚是種徵兆,意味著他「拒絕接受當今災難性的局勢、區域不平衡、青年高失業率,以及住在內陸市民所受的苦」。

《日報》寫到:「沒有人可以否認,這個國家所有的領導人都需要負責,替青年感受到的痛苦、挫折與絕望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