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伊朗】為什麼大家對伊朗誤會這麼深?

by:徽徽
8924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說說伊朗文/ 張育軒 

想到伊朗,你的腦海最先浮現的印象是什麼呢?是帶著浪漫氣息的波斯文化發源地,還是與西方國家僵持不下的強硬國度?今天,地球圖輯隊很榮幸邀請到【說說伊朗】的版主張育軒,從讀者的一個個問題揭開黑紗下的彩色伊朗! (小隊長宣傳時間:歡迎大家一起來3/23的講座,看見不一樣的伊朗喲!)

post title

想到伊朗,你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印象是什麼呢?

Photo: 俏鬍子旅行團 / Traveling Moustache

為什麼大家對伊朗誤會很深?

因為媒體的關係,特別是 1979年革命之後伊朗與西方交惡,政治上的打倒美國口號、披著傳統黑袍的女性、面目兇惡的教士被大肆渲染,掩蓋了伊朗其他的部分。

想要擺脫誤會,第一個就是看報章雜誌以外的資訊,不如就從伊朗歷史開始吧!

post title

上圖描繪了西元 1501-1736年統治伊朗的薩非王朝(Safavid dynasty)宮廷,這個王朝將什葉派伊斯蘭教正式定為伊朗國教,並且統一了伊朗各省,是帶著伊朗從中世紀過渡到現代的重要王朝。從圖中也可以看到當時的人口組成相當多元。

Newscom/達志影像

伊朗人會自稱是Persian還是Iranian?伊朗人=波斯人嗎?

都會,不等於。

伊朗是伊朗自己自古以來的稱呼,而波斯則是西方人給伊朗的稱呼,最早來自希臘歷史學家西羅多德稱呼住在帕斯山的人。1920年代,新建立的巴勒維王朝為了跟過去做出區隔,並且宣揚愛國主義,改國號為伊朗。因此通常波斯是指 1920年代以前的伊朗,而伊朗則是現在的伊朗

時至今日,伊朗仍然是一個多民族國家,真正的波斯人可能只有 65%左右,其他還有猶太、亞美尼亞、阿拉伯、突厥等少數族群,因而稱伊朗人更像是表明自己的國籍,而非族群。今天大部分的伊朗人都稱自己為Iranian,不過流散在海外的伊朗人反倒稱自己為Persian,因為伊朗在 1979年西方媒體當中是恐怖分子國家的形象,Persian的稱呼可以避免刻板印象。

post title

波斯語和阿拉伯語非常不一樣,伊朗人的母語是波斯語而非阿拉伯語,一般旅客到當地玩講阿拉伯語可是不通的呦!圖為一張印有波斯文字的繪畫。

Newscom/達志影像

伊朗是說阿拉伯語多還是波斯語?哪個是他們的母語?在伊朗講阿拉伯文通嗎?還是只能說波斯文?

伊朗人講得是波斯語,波斯語就是他們的母語。不過,伊朗也有許多少數民族,他們有自己的語言,包括亞塞拜然突厥語、亞美尼亞語、俾路支語、希伯來語、阿拉伯語等,其中突厥語為最大宗。

在伊朗講阿拉伯語是完全不通的(除非到南部與伊拉克交界處),波斯語與阿拉伯語是兩個差異相當大的語言,前者屬於印歐語系(如大部分歐洲語言與印地語),後者是閃族語言(如希伯來語),文法結構整個相差甚遠,而儘管波斯語裡面有許多阿拉伯借字,但發音甚至意思都不太一樣。

打個簡單的比方,阿拉伯語好比中文,波斯語好比日文,到日本講中文當然是不太通的。而且伊朗人阿拉伯語也學得非常差,因為考試要考,學的又是極難、日常生活無法對話的古蘭經阿拉伯語。所以各位到伊朗玩還是講英語吧!

如果不會波斯語,是否無法學習傳統藝術?

看客倌您要學哪種藝術,如果是書法吟詩,那勢必學波斯語。如果是樂器,大概可以不用。波斯語不難,推薦學習。

post title

在伊朗中部的Chak Chak村,信徒們在建於高聳懸崖下的祆教神廟中禱告。祆教是古代波斯帝國的國教,也是伊斯蘭教誕生之前,在中東和西亞最具影響力的宗教。

路透社/達志影像

伊朗境內是否還有民眾信奉祆教?

有的,祆教是伊朗官方承認的宗教之一,至今在伊朗國內仍有少數信徒。今天祆教教徒最多的是印度跟伊朗。找祆教信徒最方便的地方是亞茲德,那邊保留著祆教聖壇。

post title

在歡慶古波斯節日諾魯茲新年的場合,舞者穿上傳統服飾翩翩起舞。

Photo: Michel Ravassard

古波斯文化、伊斯蘭文化在伊朗會形成衝突嗎?波斯與伊斯蘭價值哪個影響更深?

好複雜的問題。簡單說這些不同的文化元素在伊朗歷經數百年,有獨特的調和方式。例如什葉伊斯蘭,就被伊朗人注入了一些古波斯祆教的元素在內,像是情境劇Tazieh,就是古波斯的文化。而且在伊朗,古波斯節日諾魯茲新年跟什葉伊斯蘭的阿舒拉,都是國定假日。雖然在革命期間,古波斯的文化遭到官方冷淡以對,但隨著革命熱情熄滅,該活躍的還是都活躍了起來,這些交織成伊朗獨特的一面。

不過老實說,伊朗人是非常驕傲的民族,在阿拉伯帝國征服橫掃整個中東北非之下,伊朗是唯一沒有被阿拉伯化的地方,其他都成了大阿拉伯世界的一部分。伊朗人接受了伊斯蘭教,但是沒接受成為阿拉伯人。在今天,伊朗最重要的三個節日分別是諾魯茲新年、雅爾達之夜與阿舒拉,前兩個都是波斯節日,習俗上都在節日期間朗誦波斯詩人哈菲茲的詩詞,顯示波斯傳統的根深蒂固。

post title

在政教合一的伊朗,女性只要出現在公共場合都得戴頭巾,就算是外國觀光客也得入境隨俗,但是戴得多緊密則因人而異。

路透社/達志影像

伊朗是一個極度奉行伊斯蘭教法的國家,政府更禁止人民在公開場合跳舞以及女性一定得戴頭巾。但從有些旅記和【說說伊朗】的分享中又覺得伊朗人民其實很開放和西化,請問實際情況究竟是如何呢?

這就是伊朗複雜的一面,政府確實有這些禁令。不過伊朗有人很開放跟西化,也有非常保守的人存在。的確伊朗社會已經經歷了許多改變,年輕一代有辦法接受外來資訊,保持著更開放的態度,而某些老一輩特別是掌權的教士,堅守著革命以來的信條。

這些都是今天伊朗國內的辯論,不是鐵板一塊。例如革命後幾年伊朗是沒有國家隊女運動員的,現在則是經常出國比賽。再說,今天的伊朗已經談不上極度奉行伊斯蘭教法(像是沙烏地阿拉伯那樣),伊朗社會一直以來都在變動,早就不是 1979年那樣了。

post title

大部分情況下,伊朗人都是有禮好客的,來到伊朗走一遭就知道!

Photo: 俏鬍子旅行團 / Traveling Moustache

伊朗民眾對鄰近各國國民的看法是什麼?

伊朗人通常崇尚歐洲文化,對阿拉伯國家觀感負面,因為阿拉伯曾經征服伊朗,伊朗人對此耿耿於懷。對伊拉克鄰居感到有點可憐。對阿富汗人有點鄙視他們是鄉下人。對以色列的各種侵犯人權作為感到氣憤,但對巴勒斯坦人普遍無感。討厭美國政府,但對美國人熱情。當然,大部分情況下伊朗人都是有禮好客的。

post title

在首都德黑蘭的美國大使館舊址,可以看到黑化的紐約自由女神像和許多反美塗鴉。

Photo: 俏鬍子旅行團 / Traveling Moustache

伊朗人希望國家會開放嗎?

根據前兩次選舉結果,主張改善與國際社會關係,並對經貿文化採取開放政策的魯哈尼都成功當選。

實際上自革命以來,伊朗整體來說逐漸開放,當然也有幾年開了倒車。事情不會一蹴可及,每個國家有每個國家的國情。要說的是有時候不是伊朗要不要開放的問題,而是跟美國關係不好,美國不讓他開放。

post title

在德黑蘭市集內的一間乾貨店,一名女子準備回家。目前,在台灣可以看到來自伊朗的椰棗,台灣和伊朗也一直保持著經貿交流。

路透社/達志影像

伊朗跟台灣在各種層面上有任何淵源嗎?伊朗人知不知道台灣?

巴勒維王朝時期,台灣跟伊朗有外交關係還派駐過武官,伊朗一直與台灣保持經貿往來。就版主的經驗,不少伊朗人是知道的,但不知道的人還是比較多。

post title

想和伊朗人做生意,應有的禮貌可不能少,禮多人不怪!

路透社/達志影像

跟伊朗人做生意需要注意什麼呢?

禮貌、禮貌還是禮貌。伊朗是高度重視禮貌的民族,如果搞不清楚,假想他們是日本人就對了,禮節加三級不吃虧。至於其他細節,得問有在伊朗做生意的台商,他們會有更多的心法。

(小隊長宣傳時間:看完【說說伊朗】的精彩分享,是不是意猶未竟,想親自到伊朗體會博大精深的波斯文化呢?歡迎報名3/23的伊朗旅遊文化講座,跟著我們一起揭開黑紗下的彩色伊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