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看球賽 瘋狂球迷欲從倫敦騎2萬公里到東京

by:波波
4481

今年世界盃橄欖球賽將於 9月在東京拉開序幕,而有 2位瘋狂球迷決定,他們要一路從倫敦騎腳踏車到東京看球賽。

post title

橄欖球熱愛者羅特蘭(左)與歐文斯(右)今年將從倫敦一路騎腳踏車到東京,去看第一次在亞洲舉辦的世界盃橄欖球賽。

路透社/達志影像

第一次在亞洲舉辦

今年世界盃橄欖球賽將於 9月在東京開賽,這是亞洲第一次成為世界盃橄欖球賽的主辦單位。當世界各地的球迷還在為球賽安排前往東京的交通與住宿時,有 2個人已經出發了。

球迷決定從倫敦騎到東京看球賽

南非前業餘橄欖球員羅特蘭(Ron Rutland)和公益企業家歐文斯(James Owens)決定,他們要一路從倫敦騎腳踏車到東京看球賽,並於今年 2月2日開始這趟自行車長征。

兩萬公里橫跨歐亞大陸

這趟自行車旅行總長 2萬公里,途經 27個國家,橫越歐洲、土耳其、中亞、印度與東南亞,最後經由中國上海飛向東京。不但會經歷下雪和豔陽,還會兩度穿越喜馬拉雅山區。他們預估每周騎 600公里,花費 231天,在世界盃開打前一天抵達東京。

CNN根據羅特蘭今年 1月在Twitter公布的路線圖,整理出他們會經過哪些國家。

post title

羅特蘭已經完成過一次超長途自行車旅行。2015年,他由南往北騎遍了整個非洲大陸去英國看球賽。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上次騎了四萬公里橫跨非洲

這不是羅特蘭第一次進行這麼瘋狂的自行車旅行。2015年,他從南非出發,途經非洲大陸上的每一個國家,獨自騎了 4萬2千公里到英國布萊頓(Brighton),就為了看南非對上日本的世界盃橄欖球賽首戰。

結果支持球隊首賽戰敗

「我很喜歡騎自行車時心無旁鶩的感覺。」羅特蘭說:「一天至少要花 7個小時不斷踩踏板,可能我有點自虐傾向吧。」結果,在英國迎接他的是震驚所有人的賽局,南非出乎意料地敗給了日本。

就算手術還是無法放下冒險精神

不僅自己的國家輸了,羅特蘭的身體也無法負荷他的冒險精神。他接受了髖關節置換手術,從此決定「從冒險退休」,開始在香港橄欖球聯盟工作。「但這次是世界盃第一次在亞洲舉辦!我實在無法置身事外。」於是他拉了歐文斯一起,在地圖上畫了一條線。

post title

2015年,羅特蘭千里迢迢從南非騎到英國,結果看到南非首戰輸給日本。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夥伴是自行車新手

歐文斯的爸爸就是當年幫羅特蘭手術的醫師,而在香港出生長大的歐文斯也是熱愛橄欖球的球員與教練。他與家扶國際聯盟(ChildFund)合作,透過「Pass It Back」計畫利用橄欖球運動協助偏遠地區的孩童成長。與羅特蘭不同的是,他幾乎沒有長途自行車旅行的經驗。

第一次騎腳踏車橫跨國境

「我不會無緣無故就跑去騎 2萬公里。」歐文斯說:「這些年來我看見橄欖球運動確實能為孩童帶來正向的影響。」他同時也說,他從來沒有騎腳踏車跨越國境的經驗,所以他對此感到非常興奮。

自行車新手歐文斯在Twitter上表示下雪並不會讓他打退堂鼓,並感謝路上的土耳其居民提供他們溫暖的食物、茶跟住宿。

post title

世界海拔第二高的跨國公路帕米爾公路,將成為這趟自行車旅最大的挑戰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盡量騎好騎滿

羅特蘭與歐文斯計畫照著他們的原定路線前往東京,除了英國與法國之間的英吉利海峽和上海與東京之間的距離外,他們的目標是騎遍每一吋大陸土地。「當然,我們不會為了達到目的做出蠢事。」他們正在緊密關注印度北方的衝突情勢,以防身陷險境。

穿越喜馬拉雅山脈

他們預定的路線會經過中亞地區兩條知名的高山公路。其中,穿越塔吉克進入喜馬拉雅山脈、已有數千年歷史的帕米爾公路是世界海拔第二高的跨國公路,也是羅特蘭一直想挑戰的路線。第二條則是從中國新疆蜿蜒進入巴基斯坦的喀喇崑崙公路。

post title

日本成為第一個主辦世界盃橄欖球賽的亞洲國家,首戰將於東京開賽。

路透社/達志影像

負責把開賽哨送到東京

除了旅途必備的裝備、食物、自行車零件等物資,羅特蘭的口袋裡還帶了一件很特別的任務道具。他受今年世界盃橄欖球賽所託,將負責把印有「日本 VS 俄國 09.21.2019」的開賽哨子送到東京現場。

羅特蘭在Twitter上發表自己從世界盃橄欖球賽執行長手中接過開賽哨的照片。

使命必達的快遞任務

「我們很榮幸世界盃這麼相信我們的能力,讓我們負責把開賽哨送到東京。」羅特蘭表示:「這絕對是我們這次旅程最大的動力之一。」

目前,贊助者DHL網站上的即時地圖顯示,羅特蘭和歐文斯已經橫跨了土耳其,即將進入伊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