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災難現場長什麼樣」尼泊爾風災現場變觀光景點

by:波波
4881

愚人節前一天,尼泊爾巴拉地區的村莊被前所未見的猛烈暴風雨摧毀,多達 30位居民在這場天災中罹難。而就像開愚人節玩笑似的,湧向村莊的不只有救難人員,還有眾多想要作秀的政客和來「參觀災難現場」的觀光客。

post title

4月1日,一名在暴風雨中生還的女性站在被毀損的房屋面前。

美聯社/達志影像

暴風雨襲捲村莊

3月31日星期日晚上,尼泊爾巴拉地區(Bara)的村莊被前所未見的猛烈暴風雨摧毀。居民形容「如龍捲風般襲捲村莊」的強勁暴風將房屋吹倒、汽車翻覆、樹木連根拔起,也破壞了巴拉地區和隔壁帕薩地區(Parsa)的電力纜線。

汽車與巴士被強風吹翻

根據統計,這場天災高達 30人罹難,數百名居民受傷。大部分的死傷來自於倒塌的房屋、樹木和電線桿,為數不少的車輛從高速公路上被捲走,其中包含一輛載了 40名乘客的巴士。

災難現場湧來人潮

災難發生隔天的愚人節,附近地區立刻集結救難隊前往現場救災,尼泊爾總理奧利(Khadga Prasad Oli)也臨時取消探訪尼泊爾西部的行程,立刻飛向該地區監督救災。不過,就像一場愚人節玩笑似的,除了救難人員和總理團隊之外,湧向村莊的還有眾多想做秀的政客,以及來「參觀災難現場」的觀光客。

post title

尼泊爾巴拉地區,被暴風雨摧毀的村莊滿目瘡痍。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尼泊爾天災頻傳

天災的發生對尼泊爾而言並不陌生。從 2000年到 2017年,共有超過 1萬6千名尼泊爾居民因天災而失去性命,其中有超過 9千人在 2015年4月發生的尼泊爾大地震罹難。然而,這次的暴風雨規模不但前所未見,災情也是特別慘重。

風暴兩分鐘摧毀全村

根據尼泊爾水文氣象局(Department of Hydrology and Meteorology)的說法,當時暴風雨的風速超過每小時 90公里,在兩分鐘內就摧毀了 2,400棟房屋,其中約有 900棟房子直接被夷為平地。

post title

暴風雨襲捲村莊隔日,村民聚集在死去的親人身邊痛哭失聲。

路透社/達志影像

煮晚餐煮到一半失去妻子

當地居民也從未想過一場暴風雨會讓家庭天人永隔、無家可歸。在這場暴風雨中失去妻子的帕透(Ram Babu Patel)告訴《法新社》記者:「我當時在家裡準備晚餐,然後暴風就把我的家人和房屋奪走了。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差一秒就命喪現場

70歲的奶奶卡盧(Kusum Kalu)告訴BBC記者,她驚險地躲過了這場災難,差一秒就要沒命了。「我才打開門要跑出去,屋頂就塌了。」她驚魂未定地描述當時的情景:「如果我那時候已經睡了,或是晚一步開門,我大概不會活下來。」

房屋活埋災情慘重

許多來不及逃到屋外的居民,則跟妲比(Draupadi Devi)一樣被掩埋在倒塌的磚瓦木材下。「我們五個人被倒下的牆壁活埋,然後不知道怎麼樣就逃了出來。」她跟BBC記者說。

post title

附近地區的居民在暴風雨後熱心伸出援手,前往當地替災民張羅各種物資。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賑災期間,受災害影響的村莊孩童在災難現場填飽肚子。

路透社/達志影像

附近地區集結人手賑災

周一(1),尼泊爾水文氣象局發布公告,表示他們沒有足夠的資源和人力去應對類似這樣「難以預測」的災禍。巴拉地區與帕薩地區的地區官員說,尼泊爾的軍隊和當地民眾在災難發生後就立刻集結人手前往救災。

熱心民眾自願組織援助

受傷與死亡的居民由汽車和救護車載往鄰近的當地醫院,社群平台上的志工自發性地組織捐血活動。民眾開始接受金錢捐款以及食物甚至學校用品等捐贈物品。

post title

暴風雨過後,尼泊爾軍方成群結隊地前來進行賑災援助。

美聯社/達志影像

災難現場引來觀光人潮

從周二(2)下午開始,卡車和貨車一台接著一台運來稻米和蔬菜,隨之抵達的還有一輛又一輛馬車和繽紛的嘟嘟車,上頭載滿了來自鄰近村莊和城鎮的觀光客。他們有些只是想來看看現場、湊個熱鬧,有些在現場自拍或是拍攝受災戶的模樣。不僅如此,還有一群學生解釋,他們的老師帶他們來戶外教學,「看看災難地點長什麼樣子」。

政治人物也來刷存在感

在災難現場干擾救災工作的不只是觀光客,還有趕來作秀的政客、政黨代表人與各方官員。他們急切地想要在現場發放慰問物資,以提升自己在民眾心中的政治形象。

園遊會型賑災像場鬧劇

負責接待這些政治人物的匹塔(Pheta)村政府負責人阿米里(Amiri Shah)頭痛地告訴《半島電視台》:「如果他們先和我們接洽,我們當然會安排他們在需要發放物資的地方發放物資,但是他們每個人都想自己找一塊喜歡的地方發放物資,結果現場就變得像園遊會一樣。」

post title

摧毀巴拉地區的暴風雨威力之強,不管是木造房屋還是磚瓦建築都難逃劫難。

路透社/達志影像

當地政府未能及時反應

除此之外,政府應該立刻啟動的緊急賑災計畫並沒有如期展開。根據尼泊爾國家緊急事件運作中心(National Emergency Operation Center)的副部長卡納爾(Beda Nidhi Khanal)的說法,當地責任權限分配不清導致賑災現場一片混亂,讓救援人員無法及時掌控確切的災情與賑災進度。

第一時間災情無人掌控

因為災情數量和物資配給清單都沒有人統計和管理,現場的賑災活動簡直隨心所欲到了極致,數個非營利組織和搶鋒頭的政客胡亂地發放食物配給與帳篷等賑災物資。有些災民告訴《半島電視台》,馬路的另一邊正在發放防水帆布,但實際上誰都沒在發這項物資。

災民如無頭蒼蠅

很快地,現場怨言一片,怒火在失去家園與家人又必須忍受賑災問題的災民心中蔓延。他們不但成為了受災戶,還得靠自己才能取得需要的賑災物資。直到周三(3),巴拉地區政府辦公室才終於組織好賑災管理團隊,整理出災情資料。

post title

一名男子茫然地坐在倒塌的自家房屋殘骸上,失去家園後不知該何去何從。

路透社/達志影像

聯邦政府並未收到任何匯報

尼泊爾國家緊急事件運作中心副部長卡納爾說,當地政府的賑災表現差勁到不行。「他們沒告訴我們有多少災民已經收到物資援助、有多少災民還需要物資援助,甚至也沒有對聯邦政府提出任何物資、金援需求。」

無能政府宛如人禍

領導權限不清、跨部門合作不力、資深官員懶散等政府內部層層疊疊的問題,在一場暴風雨下被暴露地一清二楚。對受災戶而言,沒用的政府只是緊跟在天災過後的人禍。該村莊的災民帕透說:「這些大有來頭的政客和政府官員只是來跟我們說說話,拖了很久才提供我們避難所。」

災民傷痛無人體會

帕透告訴《半島電視台》記者:「我們已經受夠這些來看看就走、拍拍照片的人了,你也一樣。沒有人理解我們失去家人和家園的痛苦和悲傷。整個村莊都在哀痛之中,只有你們像演鬧劇一樣在這裡辦了一場園遊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