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樁可能改變樂池的大案:英國皇家歌劇院樂手聽力受損

by:徽徽
7900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MUZIK文/ MUZIK AIR編輯部 

英國皇家歌劇院(Royal Opera House)正被自家樂團聽力受損的成員控告,並因此向法院提起上訴,影響所及,聽力健康、雇主責任、保險費用,乃至青年學生繼續投入音樂相關產業的意願高低,都成了眾人關心的議題。

post title

2012年,英國皇家歌劇院樂團的中提琴手因後方小號的巨大音量造成聽力受損,也引起了人們對何謂「噪音」的討論。

Photo: Manuel Nägeli

2012年,該院樂團中提琴手Christopher Goldscheider在排練《指環》時,因後方小號的巨大音量突感耳痛,而且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甚至導致他今日無法繼續進行專業演出。他以受到不可修復的聽力損害為由提出控訴,高等法院於2018年判決院方違反健康與安全規定,讓Goldscheider暴露在過量噪音之中,對他所受病痛及損失負有責任。

歌劇院對判決結果提起的上訴,如果未能翻盤,不但可能牽動職業保險的費用,不免還要波及付不起這筆錢的小團體;樂池的座位得重新規劃、相關規定將被超限上綱,年輕人入行的門檻八成又要增高,可謂動見觀瞻。

健康與安全規定,是為保障勞工安全上工、完整回家而設。2003年,歐盟直接要求會員國立法防止勞動者過度暴露於噪音之中;2006年4月,英國實施工作場所噪音管制條例,要求雇主盡可能減少工作場所的噪音、提具嚴謹的風險評估、為勞工進行相關訓練。這些要求確實有效,Thompsons律師事務所即表示:實務上幾乎不再看到從事重工業者因噪音傷害而興訟。但法規未能明訂的是:何謂「噪音」?鏈鋸與大提琴的聲音,有什麼差別嗎?

post title

皇家歌劇院強調,職業管弦樂團製造的音樂本乃蓄意為之的噪音,法律應對其另作看待。圖為位於倫敦市中心的英國皇家歌劇院。

Photo: Elliott Brown

正與BBC合作、為音樂家研製噪音暴露指南的該領域專家Ruth Hansford指出,英國政府常被認為過度解讀歐盟政策,所有能聽到的聲音都被歸為噪音,卻未對聲音種類與來源作出定義,而且比起1989年的舊有規定,2006年版本除了將噪音的標準下修5分貝,讓許多音樂家因此籠罩在「噪音」之中,管弦樂團、音樂組織、小型劇院在英國,也沒有受到歐盟「不應使規定對中小型企業造成阻礙」之排除聲明的保護。

皇家歌劇院強調,職業管弦樂團製造的「噪音」並非勞動過程的附屬品,其本身正是產品,即音樂本乃蓄意為之的噪音,法律應對其另作看待——其實這個爭議一開始就存在,彼時英國政府沒有改變規定,只是為音樂與娛樂產業提供兩年的「優待」,2008年4月之後,工作場所噪音管制條例仍對所有行業一體適用。10年過去,看似早無迴旋餘地的一切,卻因皇家歌劇院遭遇的這場危機,透露一絲轉機。

post title

搖滾演唱會現場音量通常都超過 100分貝,對人們的聽力會造成一定的影響。

Photo: Anthony DELANOIX

噪音導致的聽力減損

英國皇家蘇謝郡醫院耳鼻喉科駐院醫師Nicky Seymour表示,因為搖滾演唱會沒戴耳塞就致病的患者很多,這是一種漸進式的傷害。當然,音樂家也有可能置身於類似的狀況中,但本案卻是以往未遇的例外。

空氣中傳遞的壓力波撞擊耳膜,形成聲音,其大小因壓力而異,測量壓力能量的單位為「分貝」(decibels, dB)。多數人可以聽到20分貝以上的聲音,悄悄話音量大約是30分貝,一般對話約60分貝,音樂會則超過100分貝。除了音量,人耳還對某些頻率範圍的聲音特別敏感,這個範圍內的聲音在聽覺上會被加權,使用的單位為dB(A)。健康與安全規定列出;當工作環境噪音達到80 dB(A),雇主即須提出相關訓練與有效的聽覺保護措施;若達85 dB(A),則須立刻減噪,此處的數字是以一段時間的平均,例如一整天或一整週計算。140分貝左右,像噴射引擎運轉、槍炮擊發等產生的噪音,會立即造成耳膜破裂等生理傷害,稱為「聲學創傷」(acoustic trauma)。

post title

因某個突發的聲響,造成永久不可逆的疼痛與聽力減損,稱為「聲震」(acoustic shock)。

Photo: kyle smith

在管弦樂團裡,中提琴樂部平日接受的噪音量可能是最低的,而小號樂部可能是最高的,但《指環》演出時,中提琴樂部的座位被移到小號前方,所受並非長期累積,也非聲學創傷等級的噪音,而是因某個突發的聲響,造成永久不可逆的疼痛與聽力減損,稱為「聲震」(acoustic shock)——這個相對新穎的辭彙來自澳洲的相關研究,在醫學上其實是個症候群,曾見於在聽筒或耳機裡突然受到無預期聲響,尤其是短促、高頻、高強度聲波衝擊的電話客服人員,造成耳鳴、耳中充塞感,少數案例聽力受損。

Nicky Seymour雖未聽過「聲震」一詞,不過她就耳部的構造來理解:人體上最小的肌肉,位於中耳、1毫米長的鐙骨肌(stapedius),是控制噪音入耳量的樞鈕,突來的聲音使它無法正常作動,也就不能繼續有效控制進入耳朵的聲量。形成聲震的充分條件是「突然」,卻不一定要非常大聲,只要能夠「驚嚇」鐙骨肌、讓它無法反應即可,聲震症候群即於此時產生。

聲震以往只見於電話客服人員,在音樂相關產業還是頭一遭,皇家歌劇院質疑,所謂聲震,只是排練時的巨大聲音加重了Goldscheider隱暱的梅尼爾氏症而已。Ruth Hansford則點出:《指環》都問世150年了,對樂手來說,這分樂譜上沒什麼音符是「突然」而足稱「驚嚇」的吧?

但關於梅尼爾氏症的資訊,一點都不比聲震要多:Seymour指出,醫界目前對該症所知甚少、病因不明,只知道與耳蝸中的液體及電解質平衡有關,而且這是一種臨床診斷,沒有測試的方法,患者的典型症狀是單邊突發失聰,伴隨可怕的暈眩與耳內充塞感,這樣的情況起碼必須發生兩次以上,才可能被確診。

post title

皇家歌劇院發給樂團所有團員量身打造的耳塞「保護聽力」,想當然耳,這種讓人聽不到夥伴聲音的東西,根本沒什麼樂手想用。

Photo: chris riebschlager

健康與安全規定的貫徹

法庭因為與Goldscheider比鄰而坐的兩位中提琴手也在排練中產生與他類似的狀況,而排除本案與梅尼爾氏症的關連,並歸責皇家歌劇院從幾方面違反了健康與安全規定,包括未提交風險評估報告、未採舉合理有效的措施來降低噪音暴露風險、未將樂池劃為法定的聽力保護區、未對樂團成員進行相關風險訓練、基於藝術考慮而對噪音防護標準有所妥協:「如果被告善盡其責,原告即不會被置於這樣的噪音之下。」

這讓經營現場音樂演出、工作環境註定與「噪音」為伍的組織感到憂心,但他們能採取的應變措施卻相當有限。皇家歌劇院發給樂團所有團員量身打造的耳塞「保護聽力」,想當然耳,這種讓人聽不到夥伴聲音的東西,根本沒什麼樂手想用。其它方式,諸如使用隔噪幕、吸音牆,都有類似的問題,它們反而會讓聽不到的樂手演奏得更大聲,或是把聲音反射到特定區域,製造更大的噪音。目前少數有效的辦法是調整樂池、增加樂手之間的距離,但這對樂池在興建之初即已定型的大部分歌劇院來講,無異天方夜譚——皇家歌劇院還真的曾在2015年試著把樂池拓展到前排座位、增加樂團的空間,因此損失的票房收入就達34萬餘英鎊——比較合理的做法是將樂池往臺下空間延伸,但這反而會讓樂手處於更強的噪音之中。

所以檢查樂手們戴上耳塞沒,就成了皇家歌劇院是否照章辦事的標準?「這真的合理可行嗎?」、「法庭發現歌劇院沒做檢查,所以違規?」Hansford不禁質疑。儘管院方高層早就為相關規定採取許多行動,不過當前肯定的是,雇主們得要更「認真」對待所謂的健康與安全規定了。

post title

這起案子對英國整體音樂表演環境的影響,仍待上訴結果與後續觀察而定。

Photo: Manuel Nägeli

長期影響

對產業界來說,該案與歌劇院上訴的成敗,關乎未來保險需要支付的附加費用,以及是否會為大量相關訴訟開了大門,前者頗有可能,後者則未必值得煩心。英國音樂家聯盟發言人表示,聯盟成員並不在意,沒人因為此案而想打官司。年輕人也沒被「傷耳」嚇到,仍對音樂相關科系趨之若鶩。

再者,該案發生當年,法律就有所改動,次年實施的企業與規範修正案中,著力降低政府干預的程度,雇主也不會單純因為違反規定就得負起法律責任,而是索賠者必須舉證雇主過失——這無疑讓相關訴訟成立的機會減少,當然也遭到律師們的反對。

更須注意的是,Goldscheider一事發生在排練華格納時,樂手遭遇的強大音量是可以預期的,加上樂團座位更動,又在排練特別大聲的段落,所謂「聲震」的診斷在這種狀況下顯得有些怪異,整個案子只能說是特例,而它對英國整體音樂表演環境的影響,則仍待上訴結果與後續觀察而定。

原文出處:Royal Opera House legal case: the shocking story that could change orchestra pits forever


延伸閱讀:《音樂進了耳朵之後去哪裡?
WHO:音樂不要聽超過1小時
只想聽舊歌,不想找新歌 你進入「音樂麻痺」的年紀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