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視醫療衛生 巴基斯坦東南部超過500名兒童感染愛滋病毒

by:波波
3644

過去兩個月期間,巴基斯坦東南部地區爆出數百名兒童感染愛滋病毒。政府和專家推測,當地對醫療衛生的忽視和重複使用針頭的習慣是這場愛滋病毒感染事件的主因,並逮捕了當地一名涉嫌引發此事件的醫師。

post title

過去兩個月期間,巴基斯坦東南部的信德省爆發大規模的兒童感染愛滋病毒事件。圖為居住在當地的一個家庭,包含 3歲兒子在內的一家三口都是這場感染事件的受害者。

美聯社/達志影像

大規模兒童愛滋病毒感染事件

今年 5月,巴基斯坦東南部信德省的拉爾卡納縣(Larkana)和日多地爾(Ratodero)地區爆出大規模孩童愛滋病毒感染疫情。5月26日,巴基斯坦政府公開證實,過去兩個月期間,共有 681名當地居民驗出愛滋病毒陽性反應,其中有 537名年齡介於 2歲到15歲的兒童。

亞洲愛滋病情最嚴重的國家

巴基斯坦約有 15萬名成年人與兒童受此病毒所苦,每年平均增加 2萬名帶原者,是東南亞地區愛滋病病情最嚴重的地區。根據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的統計,該國只有 10%感染者有能力負擔醫療資源,16%帶原者接受愛滋病毒檢驗,而高達 80%帶原者對自己已感染愛滋病毒毫不知情,並很有可能因此將病毒傳染給伴侶和未出生的嬰兒。

重複使用針頭為主因

然而,對巴基斯坦而言,如信德省這般以兒童為主要感染者的愛滋病毒爆發事件並不常見。由於愛滋病毒的主要傳染途徑為輸血、危險性行為和藥物注射,巴基斯坦特別衛生顧問米爾札(Zafar Mirza)推測藥物注射應該是這起愛滋感染事件的主因。

post title

過去兩個月間,超過 500名兒童被檢驗出愛滋病毒陽性反應,其中年紀最小的小孩只有 2歲。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兒童患者持續高燒不止

根據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ational Public Radio)和《美聯社》的報導,今年 4月,巴基斯坦信德省的家長們開始注意到孩童有持續性的發燒症狀,於是將他們帶去醫療中心做檢查。拉爾卡納縣警察署副局長西迪克(Muhammad Nauman Siddique)說,4月24日,15名介於 2歲到8歲的兒童被驗出感染愛滋病毒。

父母都不是帶原者

注意到這起事件的嚴重性,當地政府設立了健康檢查營,專為當地居民提供愛滋病毒篩檢服務。「剛開始幾天的篩檢結果很令人震驚。」副局長西迪克在一篇關於此事件的社論中寫道:「被驗出感染愛滋病毒的孩童的父母都不是病毒帶原者。」

陽性反應的人數越來越多

這讓當地政府產生疑惑,這些孩童究竟是如何感染愛滋病毒的。根據巴基斯坦全國愛滋病毒控制計畫的統計,到了 5月14日,在接受篩檢的一萬名居民中,已經驗出了 400多名愛滋病感染者,隨著接受篩檢的人越來越多,發現的感染者也越來越多。

感染事件爆發後,大量當地居民爭先恐後地前往醫院接受篩檢。

美聯社/達志影像

感染事件爆發後,大量當地居民爭先恐後地前往醫院接受篩檢。

美聯社/達志影像

當地醫師被懷疑為罪魁禍首

當地政府推測,重複使用不潔針頭、忽視醫療衛生可能是這起事件的主因。他們也發現,許多篩檢出愛滋病毒陽性反應的孩童,都曾在拉爾卡納縣一間由甘蓋魯醫師(Muzaffar Ghangharo)執業的兒童診所接受診療。在眾多家長的要求下,甘蓋魯醫師接受愛滋病毒篩檢,並驗出陽性反應。

以刑法醫療疏失起訴

CNN指出,今年五月初,甘蓋魯醫師因被懷疑刻意將愛滋病毒傳染給自己的病患而遭到逮捕,他則在監獄中錄影否認該罪名。巴基斯坦電視台SAMAA TV的報導更新,他已在 5月23日獲得釋放,改以「刑法醫療疏失」的罪名起訴。

新聞頻道GNN報導了這起感染事件的發生,並在報導中播出甘蓋魯醫師在拘留所中錄製、否認刻意感染患者的影片。

不是首度爆發感染事件

事實上,這不是拉爾卡納縣的醫療系統第一次引發愛滋病毒感染事件。2016年,約有 50名接受血液透析的患者被感染愛滋病毒,更多年前,毒品使用者之間也爆發大規模感染事件。

密醫執業導致患者權益受損

當地政府指稱,密醫執業、重複使用注射針筒、重複使用點滴組件是這起事件的幕後主因。拉爾卡納縣警政署副局長西迪克在文章中寫道,已經有 61間不符合醫療衛生安全的診所被勒令停業,29間醫療中心受到警告。專家表示,貧窮和低受教率是密醫得以欺騙患者的主因。

post title

一名醫師取得一名民眾的血液樣本,為他進行愛滋病毒篩檢。

美聯社/達志影像

長期存在使用不潔針頭的問題

巴基斯坦特別衛生顧問米爾扎在 5月26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巴基斯坦長期以來都有使用過的注射針筒被重新包裝、販售的問題。在巴基斯坦南部城市卡拉奇(Karachi)擔任醫院感染科主任的莎拉胡丁(Naseem Salahuddin)說,從 2017年起,他們便試圖推動政府立法管制不當的醫療衛生行為,但政府遲遲沒有規劃全面的監督系統。

大量注射藥物的需求

根據莎拉胡丁的說法,巴基斯坦的人民相信藥物注射比使用口服藥來得更加有效,2005年的一份研究也顯示,信德省的藥物注射量已達濫用的程度。在小診所中,一位醫師每天需要面對平均 200名患者。為了節省時間,醫師會重複在不同病患身上使用同一支注射針筒。

理所當然的醫療衛生疏失

「重複使用針頭已經是理所當然的做法了。」莎拉胡丁補充,醫學院並沒有提供足夠的感染控制訓練,「沒有人在遵守醫療衛生標準。」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的波洛米歐(Maria Elena G Filio Borromeo)也同意,非安全性注射和非安全性輸血在巴基斯坦「十分猖狂」,但當地的無照儲血中心和無照診所已被勒令停業。

post title

在巴基斯坦,重複使用注射器和點滴套件已經是眾人習以為常的醫療作風,無論是民眾或是醫師都不夠了解忽視醫療衛生所造成的感染風險。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國際組織聯手前往當地視察

上周,世界衛生組織(WHO)和巴基斯坦疾病管制署(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組成聯合團隊前往當地視察感染疫情,找出可能的控制方法。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也在當地協助管理疫情,提供免費愛滋病毒篩檢服務,打擊高風險診所與理髮廳,並建立教育營推廣愛滋病毒的相關知識。

增加當地醫療衛生資源

同時,拉爾卡納縣的副局長西迪克呼籲醫療專業人員使用不能被二次使用的自動鎖頭注射器,也要求當地設立品質更好的醫療用血中心。巴基斯坦特別衛生顧問米爾扎則在 5月23日宣布,政府將在信德省設立三間愛滋病毒醫療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