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值得這一切!」美國新英雄、女足隊長拉皮諾為同工同酬、LGBT平權而戰

by:徽徽
8868

頂著一頭紫色短髮、張開雙臂擁抱眾人對她的喝采──她是美國國家女子足球隊隊長拉皮諾,也是站在同工同酬、LGBT平權議題第一線的美國新英雄。

post title

圖為美國女足隊隊長拉皮諾,她在女子世界盃球賽上進球後張臂接受眾人歡呼。

美聯社/達志影像

今夏風雲人物  帶領美國女足得冠軍

今年夏天,要說美國最受矚目的風雲人物非今年 34歲的美國國家女子足球隊隊長拉皮諾(Megan Rapinoe)莫屬。她在 7月7日帶領美國女子足球隊贏得國際足總女子世界盃冠軍,以 2:0擊敗荷蘭。

用「同工同酬」取代歡呼

當時,場上除了加油聲外,還有高喊「同工同酬」(Equal Pay)的呼聲,凸顯出足球界同工不同酬的情況。舉例來說,女子足球隊獲得世界盃冠軍的獎金只有 2018年男子世界盃冠軍的十分之一,每一隊平均總獎金也是十分之一。

指控美國足協性別歧視

今年三月,拉皮諾和美國其他 28名女性足球員對美國足球協會提起性別歧視訴訟,目前整起案件還在審理中。

在影片中,美國女足隊長拉皮諾一手拿著世界盃冠軍獎盃,另一手拿著香檳表示:「我值得這一切!」

凱旋回國  受到英雄式歡迎

在帶領球隊獲得女子世界盃冠軍後,拉皮諾和隊友回國後在紐約受到盛大歡迎,她們參加了紐約市為她們舉辦的凱旋彩帶遊行,搭乘遊行車隊中沿著華爾街一路到市政廳。

「我值得這一切!」

在隊友守門員哈里斯(Ashlyn Harris)拍攝的影片中,可以看到拉皮諾舉著冠軍獎杯高喊:「我值得這個!我值得這一切!」搭配上一旁的香檳和眾人的歡呼。

女性被期待低調謙虛

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歷史系教授莫里絲(Bonnie Morris)說,這樣毫無掩飾的自信對女性來說很不尋常。傳統上,女性被期待「要低調謙虛」。

「女性很小心地不要表現得太有自信或知識淵博,因為這麼做會被認為太驕傲,讓男性感到挫敗。」

高超球技+自信  成為孩子的偶像

然而,拉皮諾毫不保留地展現自信,並且開心地和隊友享受勝利的滋味。她的照片和專訪出現在各大報章雜誌,她高超的球技和抗壓力也讓她成了孩子們的新偶像,許多人把她視為榜樣、讚賞她的自信。

post title

在紐約市中心,凱旋歸來的美國女足隊參加了彩帶遊行,從市中心一路遊行到紐約市政廳。

路透社/達志影像

遭批驕傲又自大

不過,也有一批反對人士稱拉皮諾驕傲自大。

「沒人知道該怎麼處理拉皮諾,因為她很迷人、聰明,並且是名很棒的運動員,」莫里絲教授接著說:「她有權展現出自己的能力,但仍有人不希望讓她表現出驕傲。」

凸顯社會雙重標準

莫里絲教授提到,這完全就是雙重標準,男性運動員可以大大方方地挺胸接受眾人的祝賀,而不用因此受到批評,但因為拉皮諾是一名頂著紫色頭髮、敢於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吵架的同志,她對於許多人來說是異類,因為這些人從來沒有看過這種女性。

post title

7月7日這天,美國女足隊擊敗荷蘭奪得女子世界盃冠軍,隊員們在球場上歡慶。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將勝利歸功於隊友

在遊行的終點紐約市政廳,巡迴賽MVP和金靴獎得主拉皮諾獲邀演說,她將球隊的勝利歸功於隊友們:

「這個團隊...太強了,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讓這個團隊感到迷惑。我們很冷靜,我們喝茶(sipping-tea,註),我們慶祝。我們的球隊裡有粉紅頭髮和紫色頭髮。我們有刺青跟辮子頭,我們有白人女孩、黑人女孩和所有在這之間的成員。我們有直女也有同志。」

註:在美國女足對上英國女足的世界盃半決賽上,美國女足前鋒摩根(Alex Morgan)在得分後開心地跑到場邊做出喝茶的姿勢慶祝。

讓愛更多、恨更少

緊接著,拉皮諾提到了她對這個世界的期許:「這是我對每個人的責任,我們必須做得更好,我們得讓愛更多、恨更少,我們得多聽少說,我們得知道這是每一個人的責任。在這裡、不在這裡或不想在這裡的每個人都有責任。同意或不同意的每個人都有責任。」

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是我們的責任。 美國女足隊長  拉皮諾

post title

在紐約市政廳,美國女足隊隊長拉皮諾發表演說,要每個人負起讓這個世界更好的責任。

路透社/達志影像

海報遭破壞  詆毀性取向

然而,在拉皮諾演說的當下,幾個街區外的地下鐵站發生了她的海報被破壞的事件,上頭寫了許多不堪入目的字眼,詆毀公開出櫃的她。對此,紐約市警局表示,海報上出現「各式各樣充滿貶義、反性取向的評論」。

寧願她什麼都不要說

「許多人寧願她靜靜地贏球,然後什麼都不要說,因為人們不想要面對一個驕傲迷人的美國英雄。」莫里絲教授評論道,在過去數十年來,這個社會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接受LGBT運動員,但要真正達到平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恐同浪費才能

隨著拉皮諾旋風橫掃美國,許多人認為拉皮諾的出現可以替女性和LGBT運動員帶來希望。莫里絲教授說,讓一個聰明且高成就的蕾絲邊為美國在世界盃上贏得冠軍,給了她一絲希望:「人們會發現恐同症根本就是在浪費才能跟成就。」

post title

2016年9月18日,拉皮諾加入了不唱美國國歌球員的行列,用下跪抗議美國警方對黑人的暴力和種族歧視。

路透社/達志影像

加入下跪運動員行列

其實,拉皮諾不只為同工同酬和LGBT權益發聲,她從多年前就在球場上以實際行動聲張社會正義。

抗議美警對黑人的暴力

舉例來說,2016年,拉皮諾加入唱國歌時下跪的美國運動員,在亞特蘭大對上荷蘭的那場球賽上,她跪下來等待國歌唱完,藉此抗議當時美國警方對黑人的暴力和種族歧視。

依然拒唱國歌

時至今日,拉皮諾雖然在唱國歌時沒有下跪,但她拒絕唱國歌或是像其他球員一樣把手放在心臟的位置。

除非特權階級願意改變

在被問到為什麼這樣做時,拉皮諾回應道:「我和前舊金山 49人隊四分衛卡珀尼克(Colin Kaepernick)站在一塊,希望可以繼續對話。在這個國家,我們依然有十分緊繃的種族關係,這點不是秘密。我不認為每個人都擁有一樣的自由。直到擁有最多特權的人──我認為自己是這些人的一員──願意投入改變,否則事情不會真的有所改變。」

影片中,拉皮諾直接說:「我不會去那個該死的白宮」、「我們也不會獲邀。」

和美國總統隔空交火

除了在球場上的一舉一動獲得廣大關注,拉皮諾和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隔空交火也頻頻登上媒體焦點。

不會去「該死的白宮」

今年六月,拉皮諾受訪時提到,如果她的隊伍贏得世界盃冠軍,她不會「去那個該死的白宮」。看到訪問的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立刻在Twitter上回應道:「我是美國女足隊的大粉絲,但拉皮諾在發言前應該先贏再說!完成(妳的)工作!」

向川普喊話  要他做得更好

在美國女足隊獲得世界盃冠軍後,美國總統川普晚了四個小時才在Twitter上恭喜美國女足隊。當時,拉皮諾被問到有什麼話想跟川普說,拉皮諾表示:「你釋放的訊息正在排擠人,你排除了我,你排除了那些像我的人,你排除了有色人種,你排除了那些有可能支持你的美國人。」

「你得為了大家做得更好。」

post title

今年 7月2日,在美國對上英國的半決賽前,美國女足隊隊長拉皮諾走過球場。

路透社/達志影像

特權、輕浮、不愛國

在拉皮諾多次與川普槓上後,前川普顧問戈爾卡(Sebastian Gorka)指控美國女足隊在攻擊美國價值。他說:「她們瘋了,她們想要摧毀在我們國家、在我們的猶太─基督教文明中有益的一切。」

美國政治新聞周刊Washington Examiner記者波倫波(Brad Polumbo)表示:「她(指拉皮諾)事實上是個很糟糕的人。沒錯,她的足球技巧很棒,但她一副有權、輕浮和不愛國的態度正是第一世界特權的縮影。」

《紐約郵報》記者泰森(Marc Thiessen)表示,拉皮諾不應該身穿美國國旗,又抗議美國,「拉皮諾是個很棒的運動員,但她自私搞分裂」。

拉皮諾:我非常美國

面對外界質疑拉皮諾的愛國心,拉皮諾回應道:「我認為自己是個獨特且非常美國的美國人。如果我們想聊聊那些自己支持的理想、歌曲和國歌,還有那些作為基礎的事物,我認為我非常美國。」

拉皮諾坦言,她並不完美,而她的國家跟她一樣也不完美。

「沒錯,我們是個偉大的國家,這裡有許多美好的事物,我感到非常幸運能待在這個國家。在其他地方,我可能永遠無法這麼做,但是,這不代表我們不能做得更好,這不代表我們不該努力變得更好。」

不會選總統  會一輩子為同工同酬而戰

隨著美國總統大選即將在明年登場,拉皮諾也被問到有沒有可能參選,畢竟有民調指出,她如果參選贏面很大。

拉皮諾表示,她不認為自己有資格角逐公職,但她承諾會一輩子「為同工同酬奮戰」。

「你知道嗎?我會為了我自己、為了我的團隊、為了每一個人、為了男性、女性、移民、美國公民、有色人種或不管是誰爭取同工同酬。就像偉大的網球選手小威廉絲(Serena Williams)所說,她會為同工同酬而戰『直到進墳墓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