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棺材自己做 紐西蘭棺材俱樂部風行

by:徽徽
7335

在去世前,你想達成什麼心願呢?或許,「幫自己做棺材」會是清單上的一項!

post title

你會想要親手打造自己的專屬棺材嗎?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上百萬鍍金棺材

在這個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棺材,像是美國貝茨維爾棺材公司(Batesville Casket Company)推出的「普羅米修斯」(Promethean)14K金鍍金棺材,就是許多上流社會人士想要長眠的選擇, 這口棺材的價格高達 4萬5,000美元(折台幣約 141萬元),去年過世的美國靈魂歌后艾瑞莎弗蘭克林(Aretha Franklin)就是採用「普羅米修斯」棺材。

手作感木製棺材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另一種充滿手作感的棺材,低調的木頭材質加上個人化的裝飾,這些棺材正是紐西蘭棺材俱樂部成員們的「作品」,也是未來他們往生後,肉身將會存放的地方。

挑好、拼好再裝飾

至於要怎麼打造一口屬於自己的棺材呢?紐西蘭棺材俱樂部的成員表示,第一步就是挑選棺材的款式,看是要長方體還是六方體的棺材。再來,開始測量和鋸木材,並且想辦法把它們拼成一口棺材。最後才是裝飾外觀。

究竟,這股手作棺材風是從紐西蘭哪裡吹起的呢?

在紐西蘭「奇異棺材俱樂部」,你可以自己打造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棺材,讓滿滿的偶像照片陪著自己入土。

「享受」手作棺材的快樂

2010年,在紐西蘭北島的羅托魯亞城(Rotorua),曾經擔任安寧病房護理師的威廉姆斯(Katie Williams)創辦了全球第一間棺材俱樂部──「奇異棺材俱樂部」(Kiwi Coffin Club),讓加入的成員「享受」自製棺材、直接面對生死的快樂。

「奇異棺材俱樂部」在它們的成立宗旨上寫到:「這裡透過探討、支持、為你的棺材上色與畫線來提起、處理、理解、和接受有關死亡與失去的議題。」

為什麼棺材這麼貴?

一開始,威廉姆斯和一群朋友很好奇,為什麼一口棺材就要 5,000紐西蘭元(折台幣約 10.5萬元),對他們來說,「這不過就是一口箱子而已」。於是,他們開始打造自己的棺材,為棺材加上許多個人裝飾,並且利用每周相聚做棺材的時間談天說地、分享日常趣事還有對生死的看法,以及自己最後想怎麼跟大家說再見。

來到紐西蘭的棺材俱樂部,不只可以學習到木工技巧,還可以跟會員一塊談天說地,建立人際連結。

各地出現棺材俱樂部

很快地,紐西蘭各地出現了許多和「奇異棺材俱樂部」一樣的組織,像今年成立滿五年的「卡蒂卡蒂棺材俱樂部」(Katikati Coffin Club)就是其中之一。至今這家棺材俱樂部已經有 213名會員,他們固定在每周三早上一起做棺材。

「什麼都聊,除了死亡」

對會員們來說,「卡蒂卡蒂棺材俱樂部」不只教會員木工,還是個活力四射的社交場所。俱樂部出納員羅素(John Russell)說:「曾經有電視台來拍攝我們的聚會,他們以為聚會會很正式,當他們看到我們喝茶聊天吃餅乾的時候很驚訝。」

「我們什麼都聊,就是不聊死亡──這裡的氣氛很棒。」

在紐西蘭棺材俱樂部,會員挑好棺材的款式後,接下來就是拼裝還有彩繪了!

彩繪丈夫的棺材

另一家受到矚目的紐西蘭棺材俱樂部,是位於紐西蘭北島黑斯廷斯市(Hastings)的「黑斯廷斯棺材俱樂部」。當記者前往採訪時,俱樂部會員之一的艾特肯(Judith Aitken)正在彩繪她丈夫的棺材。

「他是個蘇格蘭小夥子,他愛噴火戰鬥機。」艾特肯指著棺材頂部的蘇格蘭哈茨(Hearts)足球俱樂部心型LOGO給記者看,她還為棺材加上了二戰不列顛戰役(Battle of Britain)使用的戰鬥機。

某天丈夫會躺進去

艾特肯表示,某一天她的丈夫會躺進這口棺材中,被所有他生前喜歡的事物圍繞。艾特肯不希望這天太早到來,畢竟她和丈夫都才 50多歲而已。

把去過的地方畫上去

至於艾特肯自己的棺材呢?她說自己的棺材早就畫完了,她把所有曾經去過的地方畫在棺材上,讓倫敦大笨鐘、羅馬競技場和巴黎艾菲爾鐵塔陪著她。

post title

圖為裝著美國靈魂歌后艾瑞莎弗蘭克林遺體的「普羅米修斯」棺材,這口14K金的鍍金棺材要價上百萬元台幣。

路透社/達志影像

原因一:省錢

當被問到為什麼會參加棺材俱樂部時,艾特肯說:「為什麼要花 5,000紐西蘭元買一口普通的棺材,而非花 500紐西蘭元來得到一口棒透了的棺材呢?」這個回答和創辦「奇異棺材俱樂部」的威廉姆斯很像,她們都不解為什麼市面上販售的制式棺材那麼貴。

在棺材俱樂部裡,人們可以選擇各式各樣的棺材設計和尺寸,價錢範圍落在 250紐西蘭元(折台幣約 5,200元)到超過 500紐西蘭元(折台幣約 1萬456元)。

原因二:不要成為家人負擔

再者,許多人選擇自己做棺材,是為了不要讓挑選棺材這件事成為家人的負擔。畢竟當離世那天到來時,家人在平復內心哀傷的同時還得籌辦喪禮,如果棺材已經事先準備好,一切會輕鬆得多。

原因三:感受生命的美好

除此之外,有人到棺材俱樂部做棺材,是為了重新感受生命的美好,今年 50歲有犯罪前科、曾入監服刑的懷卡托史卡德(Andre Tipi-Rangi William Waikato-Skudder)就是其中之一,他喜歡幫別人製作和裝飾棺材。

「我想,在接下來的日子我都會來彩繪棺材,我喜歡做這件事,」懷卡托史卡德也很喜歡和俱樂部的會員們相處:「我認為這些人在面對難以避免的死亡時,態度非常成熟。」

你有想過當生命走到盡頭,自己最後的落腳處長得怎麼樣嗎?

風潮吹到澳洲、英美

現在,紐西蘭行之有年的棺材俱樂部風潮也吹到了澳洲、英國和美國。

探索自己最大的恐懼

今年稍晚,美國俄亥俄州(Ohio State)將成立「克里夫蘭社區棺材俱樂部」(The Cleveland Community Coffin Club)。在還沒開幕前,這家俱樂部就已經出現許多人等著成為會員,他們的年紀從 16歲到 80歲都有。

「克里夫蘭社區棺材俱樂部」創辦人派翠柯爾(Adaire Petrichor)說:「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我們變得恐懼死亡,這(自己做棺材)是一種讓人們在探索自己最大的恐懼時,覺得自己有用的方式。」

揭開最後一程的面紗

住在俄亥俄州阿克倫市(Akron)的作家吉菲爾斯(David Giffels)認為,自己做棺材可以揭開人生最後一程的神秘面紗。在他 2018年出版的《裝飾永恆》(暫譯,Furnishing Eternity)一書中,他記錄了和父親花了五年一同打造自己的松木棺材的經驗。

現在,這具松木棺材被放在靠近吉爾菲斯臥房的走道上,時時提醒著他生命有限。吉爾菲斯說:「當你躺進去這具棺材時,你會發現自己有多麼渺小──不只是指你的身體,還有你和這個宇宙的關係。」

我們所有人都只是最後某天會躺在箱子中的東西。 美國作家  吉爾菲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