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灣危機升溫中:英國油輪遭伊朗扣留

by:泥仔
2998

最近,伊朗與其他西方國家之間的危機不僅沒有緩解,還有持續升高的趨勢。現在,在各個國家互相指責的情況下,局勢會如何變動、石油價格有沒有可能因此受影響也充滿了未知數。

post title

圖為現在被扣留在伊朗的英國油輪「斯坦納帝國號」,這是艘註冊在瑞典,在航行時掛著英國國旗的油輪。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美國與伊朗的紛爭,擴散

這幾個月來,中東海灣地區格外不平靜,特別是美國不斷指控伊朗及其代理人一直在這一帶製造紛亂、威脅美國利益;與此同時,伊朗則反控美國意圖用軍事力量、經濟壓力來弄垮伊朗政府。因此當上周五(19),伊朗扣留了一艘掛有英國國旗的船隻時,各界多半認為這樣的情況是可以預期的,卻也不是他們樂見的走向。

美國指控、伊朗否認

整體來說,持續發生在海灣地區的紛爭是從今年 5月、有四艘停泊在沙烏地阿拉伯富吉拉港口(Port of Fujairah)的船隻遭不名人士攻擊開始,當時美國指控這些攻擊和伊朗有關,伊朗則否認這種指控。今年 6月中,又傳出兩艘油輪在阿曼灣爆炸起火事故,美國同樣指控一切跟伊朗脫不了關係,伊朗政府則「明確否認美國的不實指控」。這段期間,也傳出兩國擊落對方無人機的消息。

情況在今年 7月進一步蔓延。

post title

圖為本月 4號,英國皇家海軍準備攔截油輪Grace 1的畫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違反歐盟制裁令  扣留伊朗油輪

本月 4號,英國皇家海軍在直布羅陀扣留了載滿伊朗原油的油輪Grace 1,因為英國當局認為這艘船準備要運到敘利亞政府控制的巴尼亞斯煉油廠(Baniyas Refinery),有違反歐盟針對敘利亞阿薩德(Basharal-Assad)政府的制裁令之虞。

伊朗:會有後果

此舉立刻引起伊朗強烈反彈。伊朗政府除了召回伊朗駐英國大使,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也警告英國的「海盜行為」將會招來後果。

post title

綜觀整個海灣地區,這幾個月格外不平靜,最近的焦點則來到荷莫茲海峽。

地球圖輯隊

強迫油輪開到伊朗海域事件

在「直布羅陀事件」幾天後,本月 10號,在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的伊朗出動了 3艘船艦,意圖把商船「英國傳承號」(British Heritage)驅趕到伊朗海域,卻因為英國海軍巡防艦HMS Montrose剛好在附近而未果。

本月 19號,伊朗精英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的成員透過直昇機空降到掛有英國國旗的船隻「斯坦納帝國號」(Stena Impero),要求這艘船往北駛向伊朗海域。

船員和船  都在伊朗

這一次,巡防艦HMS Montrose雖然試圖介入,卻因為距離太遠而沒能成功。現在,「斯坦納帝國號」連同船上 23名船員都被扣留在伊朗的阿巴斯港(bandar abbas)。

在這系列由《路透社》取得的照片中,紀錄下伊朗精英伊斯蘭革命衛隊空降到「斯坦納帝國號」上的畫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在這系列由《路透社》取得的照片中,紀錄下伊朗精英伊斯蘭革命衛隊空降到「斯坦納帝國號」上的畫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在這系列由《路透社》取得的照片中,紀錄下伊朗精英伊斯蘭革命衛隊空降到「斯坦納帝國號」上的畫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違反規則 vs. 國家海盜

對此,伊朗政府指控這艘油輪「違反國際海事規則」:與一艘漁船相撞後,未能回應那艘船的呼叫。不過英國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杭特(Jeremy Hunt)駁斥這種說法,他批評伊朗的舉動不僅不合法,也向國會形容伊朗的舉動形同「國家海盜」(state piracy)。

先加強保護  後建立通道

目前,杭特呼籲要和歐洲其他國家合作,盡快發展出一條安全路徑,讓國際船隻在海灣地區能夠自由航行,這項初步計畫已經獲得法國與德國外交部長支持。

至於在現階段,英國政府已經派遣英國驅逐艦鄧肯號(HMS Duncan)到海灣地區,儘可能確保英國船隻及其船員的安全。

安全計畫  不包含美國

值得注意的是,在整起事件發生後,美國就表達對英國的支持、對伊朗的譴責,美國中央司令部也表示他們正在發展多國的海上行動來杜絕這類情況;但外交及國協事務大臣杭特堅持,整個安全路徑的建置計畫將不會把美國包含在內。

杭特指出,在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大幅施壓」伊朗政府的現在,英國不會是這盤棋的一部分,他也強調,英國會在「不犧牲」在荷莫茲海峽自由航行權的情況下,設法不讓國際情勢升溫。

post title

圖為伊朗首都德黑蘭一景。對於海灣國家的情勢,各界雖然緊張,對接下來的發展卻也拿不準。

路透社/達志影像

去年開始  積極斡旋的歐洲國家

這一切反應了伊朗、美國、 歐洲之間的僵持關係。

自從 2018年5月,美國總統川普宣布撤出 2015年伊朗核協議、重啟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後,便對影響伊朗的經濟命脈原油和金融領域甚深,歐洲則想方設法要挽救美國退出的核協議。

本月 7號,伊朗政府更宣布將打破核協議中的限制、提煉濃度更高的濃縮鈾,以此對歐洲施壓,要這些國家想辦法緩解美國針對伊朗的經濟制裁。

「一場風險很高的賽局」

舊金山大學的政治學教授祖內斯(Stephen Zunes)便認為,不論是美國或伊朗,他們多半都沒有開戰的打算,他說:「面對美國持續在海灣地區部署兵力,伊朗政府現在的種種舉動,可能是想藉此向歐洲社群喊話:『欸,這真的不是開玩笑,你們得想辦法在事情惡化前多想點辦法。』」

我不認為美國或伊朗真的想要開戰,但是在雙方互相挑釁的情況下,隨時都可能出現一個讓情勢迅速升溫的誤解或意外,這是場風險非常非常高的賽局。

 舊金山大學政治學教授 祖內斯
post title

一名船員走在「斯坦納帝國號」內。這艘船的船員來自印度、俄國、拉脫維亞、菲律賓等國。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進退維谷的英國

這次引發爭端的荷莫茲海峽,每年大約有五分之一的原油會航經此處,因此國際船隻在這裡航行的路線受阻,勢必會對全球油價造成影響,進一步影響經濟發展。

《半島電台》記者羅倫斯(Laurence Lee)便指出,現在的英國政府可說處在「非常艱難的處境」,他分析道:「英國政府不想加入美國政府正在做的事——在海峽上部署多國戰艦,但在另一方面,他們也沒有足夠的戰艦來保護行經海峽的英國油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