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興奮劑治療酒癮?研究者:成果很樂觀

by:波波
3424

全世界第一個針對使用MDMA治療酒癮的研究顯示,這種療法不但安全,還可能比傳統戒酒作法有效。

post title

英國研究團隊針對MDMA治療酒癮的安全性和成效進行了初階研究,研究結果證實了該療法確實有可行性。MDMA是一種興奮劑,也是搖頭丸的主要成分。

Photo: Surprise

首次研究MDMA治療酒癮

最近,英國布里斯托(Bristol)的醫師團隊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指出利用搖頭丸的主要成份之一「MDMA」治療酒癮不但安全,又比傳統戒酒作法有效。這是全世界首度有研究團隊針對MDMA療法進行實驗,儘管該研究仍在初期階段,但已經展現出樂觀的結果。

傳統療法有80%患者重新酗酒

該團隊讓參與實驗療法的受試者接受心理治療,搭配MDMA的使用,而完成療法的受試者幾乎沒有重新酗酒的跡象,也沒有任何生理或心理的不適。主導該研究、任職於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成癮精神病學家瑟薩(Ben Sessa)表示,相比之下,接受現行戒酒治療的英國人中,有 80%的人會在三年內重新酗酒。

post title

該研究讓受試者在醫師監督的環境中服用MDMA,而藥物作用消退後的追蹤成果顯示,沒有任何受試者出現藥物戒斷或退藥後的「跌入低潮」狀況。

Photo: aloisiocostalatge

MDMA搭配心理治療

MDMA療法的研究計畫目前仍在初期階段,主要是為了證實該療法的安全性。在通過藥物和心理測驗後,參與該療法的受試者會接受為期八周的心理治療課程,在第三周和第六周會分別服用劑量足夠的MDMA。

藥物作用期間受醫師監督

服用MDMA的受試者會在精神科醫師和心理醫師的陪同下度過藥物的作用期。受試者通常會躺下、戴著眼罩和耳機,並在醫院待滿八個小時。瑟薩醫師表示:「我們讓受試者主導整個療程,會發生的事情就會發生,研究人員並不會有過多的干涉。」

後續追蹤並無戒斷症狀

MDMA療程結束後,受試者會在醫院度過一個晚上,接著,研究團隊會連續七天用電話與受試者聯繫,追蹤他們的睡眠品質、情緒狀況和自殺傾向變化。值得一提的是,沒有任何受試者在使用MDMA後,回報他們出現MDMA藥物戒斷症狀,或是藥效退掉後造成的「跌入低潮」(Comedown)情況。

post title

研究者指出,接受現行傳統療法的酗酒者有 80%會在三年內重新酗酒,而完成MDMA療法的受試者大多都成功戒酒。

Photo: rebcenter-moscow

11位受試者完成療程

目前,在研究團隊的監督下,已經有 11位受試者完成全部的療程,包含九個月的後續追蹤。「其中一位受試者又開始酗酒,五位受試者滴酒不沾,其他大約四、五位會時而小酌,但喝酒的量不會達到酗酒的程度。」瑟薩醫師表示。

證實MDMA療法的安全性

現階段的研究成果證實了MDMA療法具有一定的安全性,但未來該療法仍需要更進一步的研究,將參與MDMA療法的受試者與服用安慰劑的控制組相互比對,才能證實MDMA療法具有一定的效果。

post title

在 1970到 1990年代的美國和瑞士,MDMA曾是合法的心理治療藥物,相關研究也顯示MDMA可以有效治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hoto: Anemone123

MDMA曾是合法藥物

事實上,普遍被當作娛樂性精神藥物的MDMA在 1970年代到 1985年的美國,以及 1993年前的瑞士,都被當作是用於心理治療的合法藥物。近年來,越來越多科學團隊投入研究用MDMA治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可行性。

治療創傷的最佳藥物

瑟薩醫師解釋,大多數的成癮症狀最根本的原因都是心理創傷,其中又以兒童時期的創傷為主。「MDMA可以削弱大腦的恐懼信號,讓我們可以回顧痛苦的回憶,但不會受到過多負面情緒影響。」他說:「MDMA心理治療法讓患者有機會面對創傷對他們造成的影響,MDMA是治療創傷的最佳藥物。」

post title

今年稍早發表的醫學研究顯示,61%接受MDMA療法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在一年追蹤期過後,狀況仍持續改善。

Photo: avi_acl

MDMA治療PTSD有61%成功率

上周末的倫敦精神藥物論壇「突破研討會」(Breaking Convention)上,迷幻藥物多元研究協會(Multidisciplinary Association for Psychedelic Studies)的創辦人多布林(Rick Doblin)分享了一份今年稍早發表的報告,該報告研究的是MDMA治療PTSD的效果。

報告結果顯示:「兩個月的後續追蹤期過後,61%的患者不再受PTSD所擾,但更重要的是,一年追蹤期過後,這些患者的狀況仍在持續改善中。」

研究者:危險性被媒體誇大

「如果世界上有一群人開始濫用治療癌症的化療藥物,沒有人會覺得醫生開給你化療藥物是一件危險的事情。」瑟薩醫師強調:「科學家知道MDMA並不危險。《太陽報》之所以認為MDMA很危險,不過是因為每年少少幾件因MDMA致死的案件全部都會被當成頭條報導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