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撤回《逃犯條例》了嗎?

by:徽徽
8516

答案是,還沒。

post title

4號這天,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電視演說中承諾,特區政府會「正式撤回《逃犯條例》草案」,完全釋除市民的疑慮。

美聯社/達志影像

林鄭月娥回應五大訴求

周三(4)下午五點半,如果你人在香港,打開電視就可以看到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演說,她在演說中回應了香港示威民眾的五大訴求,並提出了四項行動,希望作為香港社會向前行的起點。

以下整理了林鄭月娥對五大訴求的回應:

一、撤回《逃犯條例》修訂
林鄭怎麼回:我在六月十五日已經宣布暫緩條例草案,之後亦表明,修例工作已經完全停止,條例草案明年七月便會自動失效。

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
林鄭怎麼回:政府認為有關警方執法行動,應該按既定機制,交由專責的獨立監警會處理,而不應該另設獨立調查委員會。監警會除了處理有關警方的投訴,亦正按照其法定職權,詳細審視六月九日開始,發生的一連串大型公眾活動,市民很關注的七月二十一日元朗襲擊事件是其中一個重點。審視工作的目標是重組事實,評估警方的處理,並提出改善建議。監警會已經成立國際專家小組,協助委員會工作,報告的內容和建議都會公開。

三、取消把警民衝突定義為「暴動」
林鄭怎麼回:有關示威活動的定性,我們多次重申,法律程序上不存在「暴動定性」。律政司已清楚指出,每宗案件的刑事檢控決定,都是按證據、按法律、按《檢控守則》作出。

四、釋放被拘捕的示威者、承諾不會起訴他們
林鄭怎麼回:有關要求釋放所有被捕人士,不檢控、不追究違法的人,這些要求是法治社會所不能接受的。根據《基本法》,律政司的刑事檢控決定,必須不受任何干涉,否則有違香港的法治精神。

五、盡快實行「雙普選」,讓民眾能投票選出香港立法會議員和行政長官
林鄭怎麼回:這是《基本法》訂下的最終目標。要實現這個目標,社會需要在法理的基礎上,在平和及互信的氛圍下,以務實的態度進行討論,否則只會令社會更加撕裂。

post title

4號下午,香港的一間餐廳正在播放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演說。

美聯社/達志影像

林鄭月娥提出四項行動

回應完民眾的五大訴求後,林鄭月娥提出了四項行動:

一、特區政府會正式撤回條例草案,完全釋除市民的疑慮。保安局局長會在立法會復會後,按《議事規則》動議撤回條例草案。

二、我們會全力支持監警會的工作。除了邀請海外專家,我已委任兩位新成員加入監警會,他們是余黎青萍女士和林定國資深大律師。我向大家承諾,政府會認真跟進監警會日後提交的報告建議。

三、由今個月開始,我和所有司局長,會走入社區與市民對話,讓社會各個階層、不同政治立場、不同背景的人士,透過對話平台,將種種不滿直接說出來,一起去探討解決方法。

四、我會邀請社會領袖、專家和學者,就社會深層次問題進行獨立研究及檢討,向政府提出建議。經過兩個多月因修例工作引起的衝突,大家都意識到,我們眼前的矛盾是反映了長期積壓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例如房屋和土地供應、貧富懸殊、社會公義、青年人的機遇,以至公眾參與決策等。我們的對話平台,亦可以讓大家一起探討這些問題。

post title

在示威活動中,一名民眾帶著寫有「千古罪人:林鄭」的牌子出現,和其他民眾一起從反送中到爭民主。

美聯社/達志影像

五大訴求,只回應了一點

然而,林鄭月娥提出的四項行動中,只有對示威民眾提出的五大訴求讓步了一點,且外界質疑「動議撤回」如果需要表決的話,到時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仍能否決,讓《逃犯條例》草案繼續存在。

對於民眾的質疑,香港特首辦公室回覆到,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第 64條,負責法案的議員或官員可在立法會二讀或三讀時,宣布撤回法案,也可以在恢復二讀時提出撤回法案,而且「過程不涉及投票或辯論」,所以不會出現民眾擔心的情形。

從反送中到爭民主

六月香港民眾上街反送中、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草案以來,每個周末上街示威的民眾人數只增不減,港警鎮壓的手段也越來越兇殘,他們發射了超過 2,350罐催淚瓦斯、上百發的布袋彈和海綿手榴彈,並且逮捕了超過 1,200名示威民眾。這期間民眾也從原本反送中到爭民主,提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post title

對香港示威民眾來說,林鄭月娥的「讓步」太少,也太晚。他們也重申「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路透社/達志影像

讓步太少,也太晚

在林鄭月娥提出港府會按《議事規則》動議撤回條例草案後,親民主人士和示威民眾普遍認為這樣的讓步太少,也來得太晚。被當作示威行動指揮中心的香港網路論壇LIHKG上湧入了大量的留言,示威民眾互相打氣,要大家繼續撐下去,不要離開抗議現場。其中,「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樣的口號充斥在一篇篇的留言中。

如果我們接受了......

在社群媒體上,許多示威民眾分享了 2014年烏克蘭危機紀錄片《凛冬烈火:烏克蘭自由之戰》中的一段話:「如果我們接受這些政府提出的條款,我們已失去的朋友們不會原諒我們。」

「讓步」不是真的讓步

在Telegram上一個名為「香港守護者」(Guardians of Hong Kong)的群組上,示威民眾指控港府的「讓步」不是真的讓步,而是在拖時間好準備鎮壓整起示威活動,上頭寫到:「如果體制沒有改變,悲劇會一再重演。在這幾個月來的抗議後,我們不會放棄。」

冷血暴政  堅定抗議決心

組織大型遊行活動的民間人權陣線表示,雖然林鄭月娥真的有確實回應了五大訴求中的其中一項,但她「嚴重錯判情勢」,誤以為這樣就夠了。

「在前線的年輕抗議者希望能捍衛他們的家園,在沒有選擇之下,他們違反了法律被捕,並且被以暴動起訴,他們也遭到嚴重的攻擊。」

「冷血的暴政讓我們堅定決心,要為普選而戰,我們會繼續奮戰直到實現五大訴求。」

post title

2019年8月25日,在香港新界西南荃灣區,港警拔槍瞄準示威民眾。

路透社/達志影像

監警會成員不夠獨立

而林鄭月娥提出加入監警會的兩名新人選──余黎青萍和林定國都被示威民眾認為效忠港府,獨立性不夠,香港還是需要與政府無關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好好地調查警察是否執法過當。

只撤回《逃犯條例》草案不夠

上周,林鄭月娥邀請了 19名香港各界人士前往官邸討論如何與民眾對話,香港倡議型政治智庫「民主思路」前聯席召集人麥嘉晉也在其中。對於港府撤回《逃犯條例》草案的決定,麥嘉晉表示,這麼做的確能讓某些香港人滿意,但是「示威民眾大部分在情緒上都受到他們和警察的衝突所衝擊,我不確定只撤回《逃犯條例》草案可以達到港府想要的效果。」

黃之鋒:不要被港府騙了

對於林鄭月娥向示威民眾伸出的橄欖枝,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Twitter上寫到:「香港民眾早已充分了解林鄭月娥惡名昭彰的紀錄,每當出現橄欖枝的跡象,就代表會更嚴厲地箝制(人民)行使公民權。」

「我們也要呼籲全世界注意這樣的手段,不要被香港和北京政府騙了。事實上,他們什麼都沒讓步,而全面鎮壓已經在路上。」

post title

2019年9月2日,在旺角警署外,一名示威民眾被港警壓在地上。

路透社/達志影像

香港人不再信任政府

接受VOX訪問的香港示威民眾艾德(Ed)表示,香港人不再相信政府,「我們認為他們很快會開始推動比《逃犯條例》草案更邪惡的事物」。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前立法會議員陳家洛說:「香港政府是一個支持警察暴力、威脅使用無限制緊急權力、禁止和平集會,以及逮捕超過上千名示威民眾的政府。」

「經歷了這麼多,今天很少人會感謝林鄭月娥。」

就連建制派也懷疑

即使親北京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也質疑港府的「讓步」能否平息示威民眾。香港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田北辰在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說:「從七月開始,整個焦點已經轉成警察和示威民眾的衝突,還有大眾是如何看待這件事。大眾完全兩極化,但焦點已經不再是《逃犯條例》草案了。」

如果不接橄欖枝?

VOX在報導中指出,目前在香港並非所有人都支持示威民眾,就算那些同情示威民眾的香港人也不一定同意所有示威民眾的抗爭手段。現在如果示威民眾拒絕了港府遞過來的橄欖枝,反而會加深港府一貫的論調──示威民眾都是沒有理性、不守規矩、製造不必要破壞的一群人。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教授曾銳生說:「如果這(撤回《逃犯條例》草案)沒有辦法平息在香港的抗議,這依然能讓當局在使用更激烈手段鎮壓示威民眾時更加簡單。」

post title

2019年6月30日,在香港九龍昂船洲海陸兩軍基地,一名中國人民解放軍站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宣傳標語前。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中國媒體批示威民眾:一群暴動的流氓

在中國,中國國營媒體早就稱香港示威民眾是一群暴動的流氓,如果抗議平息不了將更有助於推廣這樣的論調,搭配西方國家在背後操縱、製造動亂的論述。

一邊打資訊戰,一邊派駐武力部隊

VOX報導到,最近幾周,中國對香港示威民眾的耐心越來越少,一開始國家媒體先是忽視他們,隨後用假新聞資訊戰的方式汙衊示威行動。中國也開始在深圳聚集解放軍部隊和坦克,並且釋出武力部隊在演習時的影片。中國當局在抨擊香港示威民眾上也越來越嚴厲,包含稱抗爭「幾乎跟恐怖主義一樣」。

中共國慶日要來了

眼看 10月1日、中共七十周年國慶日即將到來,外界認為無論對港府或是香港示威民眾來說,抗爭和衝突風險會越來越高,因為中國政府不希望焦點被香港的示威行動給搶走。然而,無論港府的讓步是不是真的想要平息抗爭,對香港示威民眾來說,至少現在他們還不會放棄,因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