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樹木有臉,它會長怎樣?羅馬藝術家的「給臉」行動

by:波波
7463

你可能不知道他是誰,但如果你曾經去過羅馬,那你很有可能曾在羅馬街頭看過這名義大利藝術家的創作。

post title

過去四年期間,甘第尼在義大利首都羅馬,為 65棵死去的樹樁刻上人與動物的臉孔。

Photo: Fanpage.it

為樹樁刻上臉孔

今年 22歲的義大利藝術家甘第尼(Andrea Gandini)是在羅馬土生土長的木材雕刻師,也是羅馬唯一一位以街頭的樹樁為雕刻材料的樹木雕刻師。過去四年,他在羅馬把一棵又一棵樹樁雕刻成不同的臉孔和動物。

四年已刻65棵樹樁

這個被甘第尼稱作「死木計劃」(Troncomorto)的雕刻創作已經為羅馬市民帶來 65個奇形怪狀的樹樁,也被他忠實記錄在Instagram和官方網站上,最近一年陸續引起媒體和越來越多遊客的注意。

 
 
 
 
 
 
 
 
 
 
 
 
 
 
 

A post shared by Andrea Gandini (@gandini.andrea) on

 
 
 
 
 
 
 
 
 
 
 
 
 
 
 

A post shared by Andrea Gandini (@gandini.andrea) on

與使用雕刻泥土的雕刻家不同,甘第尼的雕刻創作遍布羅馬街頭,融入市井街道中。

高中時受市景啟發

根據國際旅遊指南《孤獨星球》的介紹,「死木計劃」起源於四年前甘第尼仍在就讀藝術高中的時候。當時還是學生的他用完了雕刻黏土,決定從家鄉的市井街道尋找靈感,卻意外發現羅馬街頭充滿著「等著迎接新生命」的雕刻原料。

政府疏於照顧街木

羅馬政府長期因為疏於整理市容而遭到公眾譴責,政府管理不力也導致城市中的許多樹木默默死去。「我們曾經有五到十年的斷層期,期間沒有任何樹木受到應有的照顧。」甘第尼說:「因為沒有人在照顧它們,許多生病的樹木現在只能被砍斷,讓羅馬到處都是死氣沉沉的樹樁。」

用雕刻給予死木新生命

於是,甘第尼決定利用街道上的這些死木,為羅馬街頭帶來新氣象。不過,他對自己的創作材料也有所要求。如果樹樁的木材太軟,表示它已經腐爛,不適合再進行雕刻。在選好想要雕刻的樹樁後,甘第尼會直接帶著工具,坐在路邊開始工作。

一個義大利藝術團體用影片記錄了甘第尼雕刻樹木、將樹木表面轉化成栩栩如生的人像的過程。

如果它是人,它會長怎樣?

甘第尼之所以選擇雕刻人臉和動物,是因為他相信這些畫面能激起路人和民眾對樹木的同理心和尊敬。「他們會體會到樹木也是一條獨立存在的生命。」甘第尼說,他會想像如果這棵樹是人類,它會擁有什麼樣的臉孔。「我會試著為每一棵樹樁找到適合它的面貌。」

藝術創作和街頭表演的交集

對甘第尼來說,在街頭利用樹樁創作帶來的樂趣不僅於此。他進行藝術創作過程中與路人形成的臨場感與互動感,是「死木計劃」無可取代的價值之一。「想像你工作八小時下班後,在回家的路上看見一個人蹲在路邊對樹樁敲敲打打,走近一看才發現有一張祥和的臉孔被刻到樹木上。」甘第尼表示,他很享受路人的好奇心與他的藝術相遇的剎那。

 
 
 
 
 
 
 
 
 
 
 
 
 
 
 

A post shared by Andrea Gandini (@gandini.andrea) on

 
 
 
 
 
 
 
 
 
 
 
 
 
 
 

A post shared by Andrea Gandini (@gandini.andrea) on

除了人臉外,丹第尼偶爾也會雕刻動物的形貌,增加作品的趣味性。

post title

甘第尼網站上的「死木計劃」地圖,記錄了過去四年他雕刻的所有樹樁的位置。由圖可見,他的作品密集地遍布於義大利羅馬,其餘零星作品分布在義大利境內和匈牙利。

Photo: Andrea Gandini

被警察阻止七次

不過,也不是每個人都欣賞他的藝術創作。前陣子,他在羅馬競技場附近找到一棵適合創作的樹樁,在他準備動工前,附近巡邏的警察阻止了他。「這已經是我在羅馬第七次被警察阻止了。他們警告我,如果我執意繼續,他們會禁止我靠近該地區整整一年。」

義大利沒有相關法規

「義大利沒有禁止在樹木上雕刻的法律,所以這些警察也不知道該怎麼做。」甘第尼指出:「這些樹樁已經死了,早就不算是政府財產的一部份。就道德上而言,我有權在這些樹樁上進行創作。」

 
 
 
 
 
 
 
 
 
 
 
 
 
 
 

A post shared by Andrea Gandini (@gandini.andrea) on

現在,甘第尼的街頭樹樁雕刻作品儼然已經成為了羅馬另類的觀光景點之一。

羅馬街頭的獨特景象

至今,甘第尼的作品已經漸漸被街頭導覽團體列為必訪地點之一,他也在官方網站上的創作地圖上,標出了「死木計劃」所有樹樁的地點。目前,他的足跡已經遍佈羅馬街頭,更延伸到義大利各地,甚至連匈牙利都有一棵經他巧手改造的樹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