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外交」來勢洶洶 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到上海

by:徽徽
2904

明天,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就要在上海開幕,正式歡迎一般民眾參觀,這是法國「博物館外交」下的最新一步棋,也是龐畢度所稱「中法史上最大文化交流」,而這步棋早已佈局許久......

post title

5號這天,法國總統馬克宏來到龐畢度上海分館參觀,這裡即將在 8號開放一般民眾參觀。

路透社/達志影像

博物館該不該推廣政治?

十幾年前,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就已經想在中國開設分館,直到今日,法國國內仍對此爭辯不休,大家對法國視如珍寶的國家級博物館究竟該不該在推廣海外的政治和商業利益上參一腳有不同的看法。

博物館外交勢在必行

然而,隨著羅浮宮分館 2017年在阿布達比開幕、龐畢度分館 2015年在西班牙馬拉加啟用,法國的「博物館外交」勢在必行,即將開放民眾參觀的上海龐畢度分館再次驗證了法國利用藝術推廣海外知名度的策略。這一次,連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都親自參加了周二(5)舉行的啟用典禮。

圖為位於上海黃浦江沿岸的西岸博物館,法國龐畢度分館就位在裡頭,展覽場地超過 758坪。

座落於上海河岸文化長廊

座落於上海黃浦江沿岸的龐畢度分館,是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與上海西岸開發集團合作的產物。上海西岸開發集團是國營企業,近年來和當地政府積極合作,投資了超過 30億美元(折台幣約 920億元),將原本黃浦江沿岸的工業區改造成長達 11公里的河岸文化長廊。

其中,龐畢度分館就位於新建的西岸博物館內,由英國建築師基帕菲特(David Chipperfield)設計,展覽場地超過 758坪,裡頭有三個展廳被宛如翠玉的玻璃給包覆,內由中庭連接。

中法史上最大文化交流

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稱這樣的合作是「中法史上最大型的文化交流」,不過與阿布達比羅浮宮相比,這樣的規模其實並不大,因為中法間只簽了五年的合約,但法國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簽的是 30年的合約。

圖為夜晚的龐畢度上海分館。法國龐畢度中心主席拉斯維涅斯表示,他們之所以到上海開館,為的是對話而不是賺錢。

法國出借館藏、培育人才

在中法這五年的合約中,法國龐畢度中心答應要特別為中國參觀民眾策展,他們會出借法國龐畢度中心的館藏。同時,他們也會提供教育訓練,培養中國博物館專業人才。在五年合約期滿時,若雙方都覺得滿意,有望延長彼此的合作。

中國負責場地成本

作為交換,法國龐畢度中心主席拉斯維涅斯(Serge Lasvignes)表示,上海西岸開發集團會負責實體場地的成本,並且去掉運輸費用和保險費用,每年支付法國龐畢度中心 275萬歐元(折台幣約 9,394萬元)。

為了對話,不是為了賺錢

拉斯維涅斯強調,中法雙邊合作是為了對話,而不是為了賺錢,「如果我們真的想賺錢,比較好的做法是把我們的展覽一一地賣給世界各大博物館」。

post title

圖為俄國 20世紀畫家康丁斯基的作品《黃-紅-藍》,這幅畫作將在龐畢度上海分館的《時間的形狀》展覽中展出。

Photo: Wassily Kandinsky

時值中西關係不穩

然而在中國,就算是國際級博物館的龐畢度中心想要對話都會遇到挑戰,尤其在龐畢度上海分館開幕的此時,中國和西方世界的關係正處於不穩,藝術的世界當然也無法對政治免疫。

中國政府藝術審查

在中國的創意產業中,官方審查和自我審查很常見,即使是沒有對一般大眾開放的私人博物館和藝廊,都得上交他們的展覽計畫給主管機關,獲得同意後才能展出。

要求龐畢度撤掉展品

在龐畢度上海分館正式開幕前,他們已經遇上了審查,也基於「很多原因」撤掉了部分展品。舉例來說,在《時間的形狀》(The Shape of Time)這個展覽中,龐畢度中心原本想要透過 100件展品呈現 20世紀藝術的歷史,裡頭除了有西班牙著名藝術家畢卡索(Pablo Picasso)的畫作《吉他手》、俄國畫家康丁斯基(Vasily Kandinsky)的《黃-紅-藍》外,還會展出中國藝術家張洹與趙無極的作品。

雖然展覽中大部分的作品都富有教育意義,但當局還是在開展前要求龐畢度撤掉了少數展品。

post title

2016年10月,法國龐畢度中心主席拉斯維涅斯在館內接待比利時瑪蒂爾德王后(Queen Mathilde)。

Newscom/達志影像

有展出總比沒展出好

對此,法國龐畢度中心主席拉斯維涅斯表示:「我們彼此有討論,我們也有解釋,在大部分的情況下他們(當局)同意讓我們留下展品。」拉斯維涅斯補充道,少於五件作品最後被撤掉,而撤掉的理由「不僅僅是因為政治」而已。

「我真心相信──或許我很天真──只要你可以創作出有趣的事物,只要你可以創作出不會背叛自己的事物,有展出總比完全沒有被展出好。」

「最終,我們要靠無視中國,還是與中國建立聯繫、提供接觸西方文化的管道,以及與合作夥伴、藝術家和參觀民眾對話來更好地為民主服務?」

如果真的有問題......

法國龐畢度中心主席拉斯維涅斯補充道,他們和上海西岸開發集團的合作有限,隨著計畫的推展,他們也能即時評估情況作出反應。「對我而言,問題是:『這些規定是否真的改變了整個計畫的本質?』」拉斯維涅斯接著說:「如果沒有,我們就繼續做;如果有,我們就停下來。」

post title

圖為法國巴黎龐畢度中心,特殊的建築外觀令人印象深刻。

Photo: Luke McKernan

接受藝術審查  不想前功盡棄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法國龐畢度中心之所以不願為了中國當局的藝術審查放棄合作的主因就是不想前功盡棄,畢竟這項與中國交流的計畫已經進行了將近二十年。

十年前曾泡湯過一次

大約在十年前,法國龐畢度中心原本要在上海開設分館,然而計畫在最後一刻泡湯。

2015年,拉斯維涅斯接下法國龐畢度中心主席一職,重啟跟中國官員的對話,當時中國在藝術世界中已經是個頗具份量的要角。

中國藝術市場排第三

根據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和瑞銀集團(UBS)的藝術市場報告,隨著中產階級的興起,去年中國的藝術市場規模排名全球第三大。此外,中國藝術市場的蓬勃發展也讓許多策展人、收藏家、藝術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從全球知名的艾未未到藝術界的新星曹斐都受到關注,曹斐最近才在法國龐畢度中心開設個展。

post title

圖為來到法國巴黎羅浮宮參觀的中國遊客。和羅浮宮與奧賽美術館相比,龐畢度中心在中國遊客中人氣沒有那麼高。

路透社/達志影像

想吸引遊客到本館

法國龐畢度中心也希望透過上海分館的開設,吸引喜愛藝術的中國遊客到法國巴黎參觀龐畢度中心。根據近期法國龐畢度中心的統計,他們的參觀民眾中只有 1%來自中國,大部分的中國遊客都跑去參觀羅浮宮和奧賽美術館。

下一步:到比利時開分館

接下來,法國龐畢度中心要朝比利時拓點,他們計畫在 2023年於布魯塞爾開設分館,他們也在和南韓和捷克協商,要在當地開設分館。

打造全球龐畢度帝國?

當被問到龐畢度中心是否想打造一個全球龐畢度帝國時,位於龐畢度中心內的法國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館長布里斯特恩(Bernard Blistène)說:「這是為了打造、測試、實驗一些東西,要不然你和你的收藏待在你的大城堡裡就好了,永遠一成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