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不再是你 犯罪現場的DNA證據都不會錯嗎?

by:徽徽
11617

過去,靠著在案發現場採集到的DNA樣本,犯罪鑑識人員成功抓到了不少罪犯,也奠定了DNA證據值得信賴的地位。然而,當犯案者是「嵌合體」,結果又會如何呢?

post title

在犯罪現場採集到的DNA樣本,能否百分之百的確認犯案者/受害者的身分呢?

Photo: Gerd Altmann

現實生活中的「奇美拉」

在希臘神話中,奇美拉(chimera)是一隻會噴火的怪物,牠有獅子的頭、山羊的身體和蛇的尾巴。在現實生活中,奇美拉雖然長得不像希臘神話中一樣,不過它確實存在,用來指稱擁有兩組不同基因組態的個體,在中文中我們稱之為「嵌合體」(chimera)。

在一個人身上找到兩組DNA

而我們可以在什麼地方看到嵌合體呢?在先前DQ曾經介紹過的美國歌手慕妮(Taylor Muhl)身上可以看到:當異卵雙胞胎在母體子宮時,兩個胚胎融合成一個團體,最後,這個胚胎團體一起發育成一個人,這個人的身上就可以找到兩組DNA。

接受骨髓捐贈者身上也看得到

除此之外,接受骨髓捐贈者的身上也可以看到嵌合體現象,患者在接受完骨髓移植之後,新造出來的血球細胞DNA型態會和捐贈者一樣,這也是一個人身上有兩種不同DNA型態的嵌合體。不過,大部分的人都沒有察覺到這個狀況,畢竟嵌合體現象並不會給人帶來任何不舒服的狀況。

然而,對美國人隆恩(Chris Long)來說,這個狀況值得好好深入研究,尤其是在他所服務的犯罪領域上。

隆恩的故事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讀者關心,在接受骨髓捐贈後,他的血液驗出了捐贈者的DNA。

不只血液的DNA改變了

四年前,在內華達州瓦肖郡(Washoe County)警長辦公室工作的隆恩因為罹患白血病的關係,接受了一名德國捐贈者的骨髓移植。隨後,隆恩發現不只自己血液驗出的DNA改變了,從他的嘴唇、臉頰、口腔中驗出的DNA也不再只有他的DNA,而出現了捐贈者的DNA。

「我居然就這樣消失了」

尤有甚者,隆恩精液驗出的DNA也變成了捐贈者的DNA。隆恩表示:「我覺得這很不可思議,我居然可以就這樣消失,然後某個人跑了出來。」

現在,只剩下隆恩的頭髮和胸毛的DNA和隆恩原本的DNA一模一樣。負責定期檢驗隆恩DNA的犯罪鑑識科同事史蒂梅茲(Darby Stienmetz)表示:「對於隆恩(原本的DNA)整個不在了這件事,我們有點被嚇到。」

post title

圖為希臘神話中的怪獸奇美拉,牠有獅子的頭、山羊的身體和蛇的尾巴。而在討論「嵌合體」時,用的英文正是chimera這個字。

Newscom/達志影像

如果嵌合體去犯罪......

然而,現在犯罪鑑識人員最擔心的是,如果像隆恩這樣的嵌合體去犯案,現場驗出的DNA可能會是隆恩的捐贈者,而不是隆恩本身的DNA。內華達州瓦肖郡警長辦公室犯罪學家奇爾頓(Brittney Chilton)表示,如此一來就有可能誤導鑑識人員。

DNA證據有多可信?

於是,上述情形點出了個有趣的問題:犯罪現場採集到的DNA樣本有多值得信賴?

post title

在犯罪現場採集到的DNA樣本有多值得信賴,是許多犯罪鑑識學家反覆討論的議題。

Photo: clement127

人在牢中怎麼犯案?

奇爾頓表示,過去犯罪鑑識人員曾經碰到這樣的案件。

2004年,阿拉斯加的鑑識人員將犯案現場精液中採集到的DNA樣本和犯罪資料庫中的DNA樣本作比對,結果發現該樣本符合一名嫌犯的DNA,但令人不解的地方在,這名嫌犯當時人在監獄,根本不可能出現在犯案現場。最後,鑑識人員才知道這名嫌犯曾接受過骨髓移植手術,他的兄弟把骨髓捐給了他,真正犯案的是他的兄弟。

確認受害者身分也有問題

除了嫌犯的身分因為嵌合體現象的關係模糊不清,類似狀況也會出現在確認受害者身分上。

北德州大學人類識別中心訪問學者嚴永斌(音譯,Yongbin Eom)就提到,2008年,當他試著在南韓尋找一起交通事故受害者的身分時,血液檢測結果顯示受害者是一名女性,然而事故現場的屍體卻是一名男性。最後,他們發現這名死者曾經接受過女兒的骨髓移植。

post title

在嵌合體的血液中,可以驗出兩組不同的DNA,如果在犯罪現場遇到這樣的狀況,很有可能會誤導鑑識人員。

Photo: NASA's Marshall Space Flight C

DNA是難以推翻的鐵證?

回到隆恩的身上,QUARTZ的報導中寫到,要是隆恩今天是一名性侵犯,那麼他在犯案現場留下的精液DNA可能會誤導犯罪鑑識人員,讓他們以為性侵犯是遠在德國的骨髓捐贈者。畢竟,無論是鑑識人員還是陪審團,目前仍對DNA採證充滿信心,認為DNA是難以推翻的鐵證,比目擊者的證言或是不在場證明還要值得信賴。

成為人體白老鼠  為犯罪學盡力

有鑑於目前考慮到這一個面向的人並不多,隆恩決定挺身而出,成為警長辦公室犯罪鑑識科的白老鼠,定期檢驗讓大家知道體內DNA的改變狀況,為犯罪學盡一份力。

此外,隆恩希望能在接下來的德國之旅和他的骨髓捐贈者見面,親自謝謝他救了自己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