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國王寶座的算計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發動突襲、拘捕競爭者

by:山謬
6063

上周五,沙烏地阿拉伯王儲沙爾曼突然發難,逮捕了兩名王室高層:艾哈邁德親王及納伊夫王子,象徵沙烏地阿拉伯的另一場王室戰爭,已經拉開序幕。

post title

一名路人走過印有沙爾曼王儲(左)及沙爾曼國王(King Salman,右)的看板前。上周五,沙爾曼王儲為了進一步鞏固地位,突然逮捕一系列的王室成員,其中包含一名親王及王子。

 
美聯社/達志影像

沒有親人的家庭

上周五(6),沙烏地阿拉伯沙爾曼王儲(Mohammed bin Salman)無預警發難,以企圖政變的名義,對部分王室成員發動大規模逮捕,包括兩位身分顯赫的成員:艾哈邁德親王(Prince Ahmed bin Abdulaziz)及納伊夫王子(Mohammed bin Nayef)。

目前,沙國官方尚未出面對此發表任何評論,所有新聞來源皆是來自國外媒體各自的消息來源。對於沙爾曼王儲的行動,外界普遍將這場行動此解讀為鞏固權力之舉。

前王儲及國王的弟弟

這次不幸成為沙爾曼王儲目標的兩人,身分其實非同小可。

艾哈邁德親王是現任國王唯一在世的弟弟;納伊夫王子則是現任國王的姪子,以及前王儲。

衛兵直接衝進門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整起事件發生突然,兩位皆是被蒙面的皇家法院衛兵以政變之名衝進家中逮捕。據信,兩位王子目前都被軟禁在各自位於沙烏地首都利雅德(Riyadh)的別墅中。

 
post title

圖為本次沙爾曼王儲的目標之一:艾哈邁德親王。沙國王位過去「傳兄弟不傳兒子的作法」,讓親王以現任國王兄弟的身分成為王位的潛在競爭者之一。

美聯社/達志影像

王位的潛在競爭者

艾哈邁德親王及納伊夫王子兩人都是沙爾曼王儲王位的潛在威脅。

根據沙烏地阿拉伯一直以來的傳統,國王寶座一向是「傳兄弟,不傳兒子」。因此,現任沙爾曼國王立沙爾曼王儲為王儲,其實是打破了沙國一直以來的傳統。

而國王唯一在世的弟弟艾哈邁德親王,自然也成為沙爾曼王儲王儲大位的威脅之一。

同時,艾哈邁德親王 2018年居住於倫敦時,曾經流出一支影片,隱約透露他對國王以及王儲的不滿。

影片中他說:「不要怪罪整個王室……國王以及王儲必須要對此負責。……不論是在葉門或是在其他地區,我們都希望戰爭能及早結束。」

雖然事後艾哈邁德親王很快地撤回評論,並強調他的話被斷章取義,但是從此之後,就不斷的有支持他的資源朝他湧入。

至於納伊夫王子,他透過反恐任務與西方列強建立友好關係,再加上內政部長的資歷,讓他在沙國政局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沙爾曼王儲夠格當王儲、甚至接掌王位嗎?

自從沙爾曼王儲在 2017年成為王儲以來,他便發起一系列大規模的擴權行動,引發部分王室成員的不滿。2018年,在他傳出派遣特務謀殺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等事件後,王室中就不斷傳出質疑他的領導能力的聲音,甚至有聲音傳出想要轉而擁立艾哈邁德親王為王儲。

不過,雖然沙爾曼王儲在謀殺記者哈紹吉、參與葉門內戰等事件的處理上的確表現不佳,但是他所提出的 2030願景計畫、推動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地表最賺錢的公司—上市、放鬆國內的社會管制等,仍然讓他在國內博得部分掌聲。

post title

圖為沙烏地阿拉伯境內的煉油廠。受到疫情影響,石油價格不斷下跌,沙國因此呼籲石油輸出國家組織的成員一同減產,提升油價。但是,過去一向配合的俄國本次卻拒絕配合,讓沙國大為光火,決心要增產「報復」俄國。

美聯社/達志影像

為何要現在動手?鞏固王位,預備開打石油戰

國際媒體對於這場逮捕行動也是一片譁然,但是沙爾曼王儲此時突然發難的理由卻似乎有跡可循。

鞏固王位當然是重要原因之一。從 2017年時,沙爾曼王儲就曾以反貪汙的名義,下令淨空沙國首都利雅德的麗思卡爾頓酒店(The Ritz Carlton),圍捕當時在飯店內的王室成員及富商。

另外,近期受到COVID-19(武漢肺炎)的影響,油價不斷下跌。沙烏地阿拉伯因此呼籲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the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OPEC)減產讓價格回彈。唯獨一向配合石油輸出國家組織增減產的俄國,這次卻不再配合,宣布將「自由增產」。

這項決定讓沙烏地阿拉伯十分不滿,因此打算透過更大規模的增產,「報復」俄國拒絕配合同步減產的行動。

但是,做出這項決定的沙爾曼王儲,其實也十分害怕其他王室成員的反彈,使他失去王儲的身分。

post title

圖為沙烏地阿拉伯提供的一張沙爾曼國王與政府官員握手的畫面。隨著王子這次發難,部分人士也開始懷疑國王的健康情形,沙國官方希望藉由這張照片,能破除有關國王健康的謠言。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沙爾曼王儲很緊張嗎?

貝魯特美國大學的新聞學教授霍里(Rami Khouri)指出,「有鑑於沙爾曼王儲對沙國所有安全機構『龐大、直接且殘暴的掌控』,政變的可能性並不高」。

他說:「這是沙爾曼王儲及他身邊統治沙國的人們感到緊張的信號。他們大概預測國王不久後就會退位或是駕崩,他們也預期會在接掌王權的過程中,可能會面臨一些挑戰。」

美國蘭德分析公司的政治研究員瓦瑟(Becca Wasser)也有類似的想法,他認為沙爾曼王儲非常大膽,已經在接近毫髮無傷的情況下清除了他崛起路上的所有威脅,殺害或是關押了可能的批評者。

「這是沙爾曼王儲強化權力,並且釋出一個給包括王室成員在內所有人的信號:別想超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