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職業賭徒之路 賭博廣告激發青少年堅強的「賭性」

by:山謬
10905

看到孩子躺在沙發滑社群軟體,沒想到滑著滑著竟滑出下個賭場常客?

post title

英國的一項研究指出,青少年大量曝光在賭博廣告下會改變他們對賭博的觀感,進而提高未來嘗試賭博的機會。

Photo: Dylan Clifton

培養職業賭徒三大關鍵

如果計畫從小培養下一個賭徒,有三大關鍵可以改變孩子們對賭博的態度:電視廣告、社群媒體以及家庭。

如果不打算讓孩子未來成為職業賭徒,那麼最好小心這三者的影響,特別是近年來新興的社群媒體對孩子賭博觀念的潛在影響。

英國一份研究已經證實,曝露在賭博廣告中的頻率越高,成年後越有可能成為「賭性堅強」的賭徒。

廣告是賭徒的養分

根據斯特靈大學(University of Stirling)及市場研究公司Ipsos Mori所發表的研究,在 11-24歲的青少年中,96%的人在過去一個月中曾經看過賭博廣告,提高了他們參與賭博活動的機率。

研究者表示:「經常性地暴露在賭博廣告中,會逐漸改變人們對賭博的觀念及想法,影響未來投入賭博的可能性。」

post title

2005年賭博廣告大量增加後,曾經引起社會輿論的批評。賭博公司因此達成共識,運動賽事現場轉播期間內,不會投放賭博廣告。

Photo: Miltiadis Fragkidis

2005年:賭博廣告大爆發的一年

如果單看英國本身,賭博廣告數量大量增加的關鍵在 2005年。當時,工黨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領導的政府,允許賭博廣告自由化後,造成賭博廣告數量大幅上升。其中,最明顯的變化出現在運動賽事轉播中。

在輿論強烈批評下,賭博公司彼此達成「哨子禁令」(whistle to whistle ban),約定凡在晚上九點開始的運動賽事直播,從賽事開始前五分鐘到賽事結束後五分鐘這段期間內,不會在電視節目上投放賭博廣告。

雖然有一定成效,但是社群媒體的興起又讓情況發生改變。

電視不放,改放社群媒體

社群媒體興起後,賭博公司廣告預算逐漸轉往社群媒體上,引發新的危機。

這份研究中,研究者以Twitter為主要分析對象,他們估計賭博相關帳號的追蹤者中,約有 4萬1,000個帳號的主人是年齡在 16歲或以下的青少年及兒童。如果將範圍限縮至傳統賭博(註)帳號的追蹤者,約有 6%的追蹤者是兒童。

註:研究者將「博弈公司」(Bookmaker)、「報明牌者」(Tipster)定義為傳統賭博。

post title

Twitter上與賭博相關的大帳號,平均每天發布 78則新貼文,且貼文往往經過「精心設計、有利傳播」。

Photo: Sara Kurfeß

每天更新78條新貼文

此外,研究者統計Twitter上五個最大的賭博主題帳號:Ladbrokes, bet365, Coral, Betfred和Paddy Power,發現他們每天平均更新 78條貼文。

這些貼文往往經過仔細設計,「非常有吸引力、分享價值高,有些更以迷因的方式呈現」。

「因此,非常難以限制甚至預測貼文的受眾。」

研究者更做出一項令人擔憂的結論:出現在社交媒體上的賭博廣告中,只有 0.1%包含最低賭博年齡警告。

今日受眾,明日的問題賭徒

所幸,這份研究得到了英國工黨議員哈理斯(Carolyn Harris)的重視。她認為,賭博正常化的情形,使得一個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往往將之視為一個無害的活動。

她說:「(賭博廣告)今日的受眾,將成為明日的問題賭徒。是時候(賭博公司)必須認清這類灌輸對青少年可能造成的傷害。」

GambleAware的執行長艾特切斯(Marc Etches)也認為,賭博是成年人的活動,但新研究已經顯示賭博正成為兒童及青少年的日常。

「這份研究也提醒我們,必須確保下一代意識到賭博的風險。」

當社群媒體成為青少年僅存的娛樂

哈理斯議員擔心,防疫期間大量社群媒體上的賭博廣告會對待在家的英國人產生不良影響。

「目前來看更可怕的是,青少年在家唯一的娛樂是社群媒體。」

post title

英國議員哈理斯在意識到賭博在英國封鎖期間的風險後,與其他議員共同呼籲賭博公司在這段期間設立每日賭注上限。

Photo: Toa Heftiba

每天最多賭50鎊

哈理斯議員也為此採取行動,組織跨議院的議員們共同呼籲賭博公司在封鎖期間設立每日賭注最高 50鎊(折台幣約 1,830元)的上限。

《衛報》更指出,儘管賭博公司們表示已經減少防疫期間線上賭場產品的廣告,但卻有證據顯示在英國封鎖令期間,這類產品的廣告不減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