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唱團也能「遠距教學」?費城男孩合唱團親身示範

by:山謬
7712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MUZIK文/ MUZIK編輯部 

「亞美利加」(America)這四個字的最佳演唱方式為何?

post title

圖為一個合唱團。即便因為封鎖令不出門,費城男孩合唱團還是找到辦法團練。

合作廠商

誰說不出門,就不能參加合唱團練習?

費城男孩合唱團(Philadelphia Boys Choir and Chorale)的成員們,熱烈討論正確的發音方法,完全不受到疫情波及。

合唱團藝術總監傑佛瑞.史密斯(Jeffrey Smith)對團員們說道:「有人可以『打』出他唱這段樂句時的想法嗎?」

史密斯示範:「沒錯,亞、『沒』、利、『加』!」把原字的E跟R都發得輕一點,以利輕鬆唱到下一個音。

「亞美利加、亞美利加,神降慈悲於汝。」

史密斯一邊看著學生有沒有好好拿著樂譜跟唱,一邊教他們何時呼吸、中音聲部該如何用一個音節唱三個音,以及更多其他問題:視訊會議的談天禮儀是什麼?有問題想問指揮?請說……嗯?問的是不關合唱的事情?……

史密斯很早就跟團員們提醒:「這聊天室不是讓小明去聊:『我今天褲子帥嗎?』的地方,而是讓我可以跟你們溝通的管道。」

日期未定的音樂會

史密斯表示,3月16日起,費城男孩合唱團內的四個子團靠著使用ZOOM視訊會議軟體,每週都展開9場線上排練。姊妹團費城女孩合唱團的四個子團,大概也排練了14次。

他們正為了疫情結束後的音樂會做準備,代表大家需要記住數量不少的曲目。以目前的「線上排練」來說,他們準備的曲目有艾靈頓公爵組曲、希伯來頌歌,以及布列頓(Benjamin Britten)《小彌撒曲》(Missa brevis)裡的〈榮耀頌〉(Gloria)。

史密斯進一步表示:「我們正準備長達兩小時音樂會的演出曲目。」

post title

由於視訊軟體ZOOM無法同步聲音,史密斯只好改採一位成員唱,其他成員聆聽的方式,帶著合唱團繼續練習。

合作廠商

團練時的獨唱練習

全世界的合唱團與樂團皆設法合作線上音樂會,有些影片也造成網路轟動。不過要使用無法同步聲音的視訊會議軟體ZOOM,為將近300位兒童團員排練,又是另一回事了。

史密斯先研究了各種應用程式APP,接著他為合唱團員整理了一份ZOOM的連接說明,甚至包含了智慧型手機版,給家裡沒有電腦或平板的團員使用。

接下來他們就能真的開始練唱了。排練講究的是由點至線至面地練習,但當聲音無法完全統一播送時,指揮避免過多不和諧音的方式,就是讓團員各自單獨演唱,其他人靜音觀看。

這也讓11歲的團員葛萊芬.米勒(Griffin Miller),重新發現了自己聲音。

「我從不知道我唱歌可以像線上排練時聽到的這麼大聲。」米勒透過ZOOM的會議室功能表示,另外兩位13歲團員奧利佛.傑克森(Oliver Jackson)與麥克斯.艾班萊特(Max Ebenreiter)立刻同意。

艾班萊特解釋道:「合唱時,你不想讓自己的聲音過於突出。所以你現在會唱得比你平常來得大聲許多。」

遠距練習練不了的項目

當然,團員也認為還是有些東西在分開時很難學習。艾班萊特說:「譬如節奏、動態,或是你應該要唱多大聲。」

某程度上,分開的時刻正反映了團員的真正技巧來自團體,或像史密斯說的:「多數的力量」。

史密斯比喻道:「完整的個體,比各自的總和要來的厲害多了。」特別像是有些多達八聲部的曲目,「當大家團結在一起時,就能於精神或是合作上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力量。幸運的是,有了視訊會議的幫助,即便對我來說只是看著螢幕教學,至少我們還可以看到彼此……」

「……不過,這當然還是無法比擬大家站在一起的感覺。」

像是米勒覺得無法聽到聲音融合的感覺,艾班萊特也認為大家失去了自我修正的機會。他提到:「如果你唱錯了,你可以聽團內怎麼唱然後問自己:『好,那我該怎麼修正?』」

post title

雖然是線上練習,不過團員們的出席率並沒有太多變化,女孩合唱團的出席率甚至提高了。

合作廠商

線上線下出席率一樣高

史密斯表示,男孩合唱團的出席率並沒有因線上排練大幅降低,缺席的話也會用電子郵件的方式來確認他們是否順利連線。女孩合唱團的出席率,在某些時刻甚至還變得更高了一些。

Zoom讓家長們可以省去於鬧區穿梭接送的煩惱,合唱團排練也讓孩子們能夠在家裡無聊閒晃、看電視或做線上功課的居家期間,有個喘息的空間。

傑克森補充道:「全世界的運作都停止了,但我們竟然還可以持續練唱。至少在一整天無所事事後,我有地方可以排練並且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