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灣事件:美籍傭兵入侵委內瑞拉被抓

by:徽徽
11894

近日,委內瑞拉傳出遭到企圖推翻馬杜洛政權的武裝部隊從海上入侵。在遭到委國軍警逮捕的武裝分子中,赫然看到兩名美國傭兵,也讓外界有古巴「豬玀灣事件」的既視感。

post title

3號這天,委內瑞拉特種部隊成員在遭到武裝分子企圖入侵的海岸巡邏,這裡是位於委內瑞拉北部、面對加勒比海的馬庫托市(Macuto)。

路透社/達志影像

委國逮捕入侵武裝分子

周一(4)晚間,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召開記者會,向外界展示委國軍方日前逮捕、企圖顛覆政府的武裝部隊的武器、對講機、夜視鏡等設備,還有兩名美國傭兵的護照。馬杜洛總統表示,攻擊小隊在周日(3)和周一於委國外海發起政變行動,企圖經由哥倫比亞登陸委內瑞拉推翻政府和執行暗殺計畫。

馬杜洛:以為自己在演藍波

馬杜洛總統特別譴責遭逮捕的兩名美國傭兵,他說:「他們以為自己在演藍波(註),他們以為自己在當英雄。」

「小孩灣事件」

在網路上,這起失敗的入侵行動被戲稱為「小孩灣事件」(The Bay of Kids),被拿來和 1961年發生在古巴的「豬玀灣事件」(Bay of Pigs Invasion)對比。1961年4月17日,美國中情局協助流亡古巴人入侵豬玀灣,企圖推翻卡斯楚(Fidel Castro)政府。

究竟,這幾天在委內瑞拉發生了什麼事呢?

註:藍波(John James Rambo)是美國《第一滴血》系列電影的主角,他是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的退役軍人,在電影中戰技所向披靡。

post title

周一晚間,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召開記者會,他向大眾秀出入侵小隊遭沒收的對講機、武器和制服等物品。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其中,最受人注目的就是兩名美國傭兵的身分證明文件。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兩艘快艇前後出發  還沒上岸就被逮

首先,委內瑞拉軍方在周日就注意到沿岸有不尋常的行動,接連兩艘載著武裝分子的快艇從哥倫比亞出發,先後準備入侵委國海岸,這些武裝分子包含反政府的委國前軍人以及兩名美國傭兵。沒想到,他們還沒有靠岸就被委國派出的武裝直升機、狙擊手和附近的漁夫給包圍。

逮捕13人  擊斃8人

隨後,委國政府表示,他們逮捕了 13名恐怖分子、擊斃了另外 8名恐怖分子,整起入侵事件在周一告一段落。

兩名美國傭兵參與

而在這起入侵事件中,最引人注目的要屬參與行動的兩名美國傭兵,他們分別是今年 34歲的丹曼(Luke Alexander Denman)和今年 42歲的貝瑞(Airan Berry),兩人都曾為美軍,並且被派駐到伊拉克作戰。

在委內瑞拉國家電視台釋出的影像中,丹曼和貝瑞被銬上手銬,和其他嫌犯一起臉朝下的躺在阿拉瓜州(Aragua state)附近的一座海灘上。馬杜洛總統表示,在他倆被逮的幾個小時前,他們還在社群媒體上傳自己搭乘快艇的照片。

因為疫情關係延後攻擊

馬杜洛接著提到,這起入侵行動原本預計在 3月10日發動,但因為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關係,反政府分子決定延到現在。馬杜洛說:「我們知道一切,我們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吃了什麼、喝了什麼,還有誰在金援他們。」

post title

美國傭兵貝瑞(左)和丹曼(右)在遭逮的幾個小時前,在社群媒體上傳了這張搭乘快艇的照片。

Newscom/達志影像

美國政府的嫌疑最大

其中,馬杜洛認為美國政府的嫌疑最大。川普政府不認為馬杜洛政府為合法政權,從馬杜洛 2018年充滿爭議的連任以來,川普政府便轉向支持委國反對派領袖蓋多(Juan Guaidó),蓋多也在 2019年1月宣布即位為臨時總統,造成委國出現了兩名總統的狀況。

美國發動制裁、起訴馬杜洛

為了逼迫馬杜洛交出政權,美國對委內瑞拉施行制裁,並且在今年三月起訴馬杜洛,指控他協助販毒集團運作,讓上百噸的古柯鹼進入美國殘害國民的健康。

川普:和我們無關

周二(5),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出面表示,這起入侵事件「與我們的政府一點關係都沒有」。美國國務院則形容這起事件宛如「狗血劇」,並且直指馬杜洛政府正在放假消息擾亂視聽,讓人難以區分什麼是事實,什麼是馬杜洛政府的政治宣傳。

「令人清楚的是,馬杜洛政權正在利用此事,證明提高鎮壓異議分子的力道是對的。」美國國務院表示。

post title

5號這天,委內瑞拉通訊部長羅德里格斯(Jorge Rodriguez)在委國總統府召開記者會,表示當局已經掌握委國反對派領袖蓋多策畫入侵行動的證據。

歐新社/達志影像

美國傭兵什麼都招了

委國外交部長阿雷亞薩(Jorge Arreaza)則說,在馬杜洛總統召開記者會後,美國政府至今都沒有跟委國聯絡。他說:「他們(美國)有好幾個小時可以制定『這不是我做的』策略。」然而,阿雷亞薩表示,兩名被捕的美國傭兵早就「全盤招供」。

「基甸行動」

這兩名美國傭兵隸屬佛羅里達州的私人保全公司Silvercorp USA,這間公司由前美國特種部隊軍人古德羅(Jordan Goudreau)經營。在事件發生後,古德羅出面承認,這兩名美國傭兵是他的人,負責執行解放委內瑞拉的「基甸行動」(Operation Gideon)。

傭兵公司坦言由蓋多金援

古德羅表示,共有 60名「自由鬥士」參與了「基甸行動」,負責金援該行動的是委國反對派領袖蓋多,他也有與蓋多簽約。古德羅的說法與委國檢察總長的發言不謀而合。委國的檢察總長在受訪時指出,他們手上握有一份 2億美元(折台幣約 60億元)的合約,上頭可以看到蓋多的簽名。

委國反對派領袖蓋多否認

然而,蓋多表示他與入侵事件無關,他對馬杜洛喊話道:「馬杜洛,你要負責,你們早就知道這起行動,你們滲透進來等著大屠殺他們。」

根據古德羅的說法,這群「自由鬥士」從去年開始在哥倫比亞人煙罕至的地區受訓。專門追蹤委國軍隊行蹤的非營利組織Citizen Control負責人聖米格爾(Rocio San Miguel)表示,當時委國政府早就悄悄派人滲透。

哥倫比亞政府表示不知情

對於遭委國指控協助入侵行動,哥倫比亞政府表示他們並不知情,而且一直到今年三月才發現訓練營的存在,當時他們沒收了一批武器和夜視鏡。

post title

圖為委國反對派領袖蓋多,他被指控金援整起入侵行動,但他否認與該事件有關。

歐新社/達志影像

前委國將軍幕後策畫

巴杜埃爾(Raul Emilio Baduel)的兄弟──阿多佛(Josnar Adolfo)是「自由鬥士」的一員。

巴杜埃爾說,他有勸阿多佛不要為不值得信任的團隊效力,這群人由阿爾卡拉(Cliver Alcala)領導。阿爾卡拉是前委國將軍,因為與馬杜洛不合的關係流亡哥倫比亞。阿爾卡拉曾經跟《華爾街日報》提過,他打算組一支武裝小隊進入委國作戰。

巴杜埃爾說:「我的兄弟是個勇敢的人,他們認為自己這麼做的原因很高貴,但或許他們被欺騙和被背叛了。」

目前流亡哥倫比亞、負責招募「自由鬥士」的委國反對派立法委員阿萊曼(Hernán Aleman)表示,這起入侵行動一開始由阿爾卡拉提出,但在今年三月時,阿爾卡拉被美國以涉嫌運毒起訴,他也向美國投降,並且從哥倫比亞被引渡到美國受審。

許多反對派偏好協商  不希望動武推翻馬杜洛

阿萊曼接著說,反對派中只有一小群人知道入侵行動的內容和時間,許多反對派人士並不認同用武力推翻馬杜洛,他們還是偏好協商——阿萊曼坦言自己不是後者的粉絲,他直接了當地說道:「我深信,透過武力是我們擺脫這個政府的唯一方法。」

post title

前美國陸軍特種部隊軍官麥斯威爾表示,通常在執行入侵行動時,小隊成員都不會攜帶可以辨識身分的東西。

路透社/達志影像

計畫破綻百出  難怪會失敗

與此同時,待過美國陸軍特種部隊 22年的退伍軍官麥斯威爾(David Maxwell)評論到,這起入侵行動無論是在計畫還是執行面上都錯誤百出。

麥斯威爾分享到,通常執行者身上不會帶任何可以辨識身分的東西,但美國傭兵丹曼和貝瑞居然帶了過期的美軍身分證、退伍軍人事務卡和護照。

「我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對美軍和美國來說這很丟臉,」現在在美國保衛民主基金會擔任資深研究員的麥斯威爾接著說:「難道他們認為這些是讓他們可以不用坐牢的免責卡嗎?」

傭兵母親:從沒聽過兒子提起

接獲兒子被委國政府逮捕的消息,美國傭兵丹曼的母親凱(Kay Denman)表示,她上次和兒子連絡上是幾個星期前的事,當時丹曼在某個秘密地點發簡訊給她,並且問她怎麼防疫、過得怎麼樣。凱表示,她從來沒聽過兒子提到委內瑞拉,而且一直到兒子的朋友通知她,她才知道兒子被抓。

另一名美國傭兵貝瑞的家人則不願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