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走入歷史,「清真寺」重新現身 土耳其地標命運塵埃落定(07/15更新)

by:山謬
7691

07/15更新:上周,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正式宣布世界知名遺產聖索菲亞大教堂「博物館」將走入歷史;熟悉又陌生的聖索菲亞「清真寺」將重出江湖,繼續敞開雙臂接待來自全球各地的觀光客。

◆ 原文上線時間:07/03,原標:聖索菲亞大教堂「博物館」還是聖索菲亞「清真寺」?土耳其地標的茫茫未來
◆ 增修時間:07/15 更新標題、內文、圖說

post title

最近,聖索菲亞大教堂的未來成為土耳其及各國關切的議題之一,究竟該保持聖索菲亞大教堂「博物館」的身分,還是將它改回「清真寺」?

歐新社/達志影像

博物館還是清真寺?

上周,土耳其最高行政法院國務委員會(Council of State)對聖索菲亞大教堂(Hagia Sophia)的身分做出裁決,決定廢止 1934年由土耳其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主導,將其改為聖索菲亞大教堂「博物館」的命令,並且宣布重新定調為聖索菲亞「清真寺」。

聖索菲亞大教堂的3度變身史

聖索菲亞大教堂是由拜占庭帝國(Byzantine Empire)皇帝查士丁尼一世(Justinianus I)下令建造,完工於 6世紀中葉,成為當時拜占庭帝國以及東正教的中心。當時,許多拜占庭帝國的重要儀式,如:加冕禮等都會在聖索菲亞大教堂舉辦。

post title

鄂圖曼帝國攻陷拜占庭帝國後,隨即在蘇丹一聲令下,將聖索菲亞大教堂內的東正教裝飾移除或是抹去,大教堂內也多了不少伊斯蘭教的裝飾。圖為幾名遊客拜訪聖索菲亞大教堂,牆上布滿帶有伊斯蘭特色的裝飾。

路透社/達志影像

第2次變身:從教堂變成清真寺

但是到了西元 1453年,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在蘇丹穆罕默德二世(Mehmed II)的領導下征服拜占庭帝國,成為聖索菲亞大教堂的新主人,並下令將其改建為清真寺。

於是,鄂圖曼土耳其的建築師著手進行改建工程,移除或是遮掩許多教堂內的東正教裝飾並在教堂四周加上尖塔。

第3次變身:從清真寺變成博物館

時序進入 20世紀,鄂圖曼帝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戰敗瓦解。在土耳其民族主義者的努力下,這才建立起今日人們印象中的土耳其。1934年,土耳其國父凱莫爾下令將聖索菲亞大教堂改立為博物館,並禁止在其中進行宗教活動。

post title

近年,埃爾多安在聖索菲亞大教堂上的立場逐漸改變,回應穆斯林主張將聖索菲亞大教堂改回清真寺的訴求。圖為 2019年,埃爾多安披著黃色圍巾,在台上對支持者們發表演說。

美聯社/達志影像

土耳其穆斯林的心願

然而,土耳其的穆斯林卻不大滿意凱末爾的決定,因為在他們心中,聖索菲亞大教堂是鄂圖曼帝國蘇丹穆罕默德二世的重要象徵之一,因此長年主張將聖索菲亞大教堂改回清真寺,並數度在聖索菲亞大教堂博物館外抗議,表達訴求。

願望成真的機會:埃爾多安總統

穆斯林們長年的訴求,終於在現任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及他所屬的親伊斯蘭政黨「正義與發展黨」(AK Parti)上台後,得到一償宿願的機會。

不過,在埃爾多安執政早期,他一直都對聖索菲亞大教堂議題保持沉默,一度還發言反對將聖索菲亞大教堂改為清真寺,要支持者們「改去旁邊、鄂圖曼帝國蓋的藍色清真寺(Blue Mosque)」。

post title

依據博物館的規定,聖索菲亞大教堂內禁止任何宗教活動,但近年來,這項規定已經漸漸鬆綁。圖為今年 5月,一名伊斯蘭教的宗教領袖伊瑪目(Imam)在聖索菲亞大教堂內,準備朗誦《古蘭經》。

歐新社/達志影像

逐漸鬆綁 慢慢出現宗教活動

近年來,埃爾多安在聖索菲亞大教堂議題上的立場開始漸漸改變。在去年地方首長選舉結果出爐前,為了替自己的政黨鞏固伊斯坦堡的市長大位,埃爾多安在一場演講中表示,當年將聖索菲亞大教堂改為博物館「是個非常大的錯誤」。

不只公開表態,埃爾多安也陸續採取行動表達他的立場,舉例來說:過去幾年,土耳其漸漸鬆綁聖索菲亞大教堂內不允許宗教活動的規定,近年屢屢出現穆斯林在其中舉辦宗教活動的畫面。

為什麼這樣做?

分析師及政治評論家普遍將埃爾多安的舉動解讀為分散國內注意力的策略,藉此轉移國內對政府COVID-19(武漢肺炎)防疫政策、近年土耳其經濟表現疲軟的討論,並重新獲取民眾的支持。

推動土耳其朝伊斯蘭化邁進

BBC分析師蓋林(Orla Guerin)指出,將聖索菲亞大教堂定位為清真寺意義非凡,因為將聖索菲亞大教堂定調為「博物館」是凱末爾推動土耳其走上世俗化道路的重要象徵,埃爾多安將其改回清真寺一舉,無異於帶著土耳其走上伊斯蘭化的路線。

post title

獲悉土耳其打算將聖索菲亞大教堂改為清真寺後,東正教的領袖普世牧首巴爾多祿茂隨即發言反對。

歐新社/達志影像

東正教牧首:聖索菲亞大教堂是和平的象徵

在聖索菲亞大教堂宣布改回清真寺前,東正教就已經預見可能的影響,因此消息傳出後,東正教宗教領袖普世牧首(Ecumenical Patriarch of Constantinople)巴爾多祿茂(Bartholomew I)出面表示:「身為一間博物館,聖索菲亞大教堂長期扮演著基督教與伊斯蘭教人們相遇、對話、和平共存及互信的堅固場所和象徵。」

「將聖索菲亞大教堂改為清真寺,將會引起全球數百萬計的東正教信徒對伊斯蘭教的反感。」

各國紛紛出面反對

除了宗教領袖,各國也紛紛出面反對將埃爾多安將聖索菲亞大教堂定調為清真寺一事。

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譴責土耳其的決定,表示此舉嚴重侵犯聖索菲亞大教堂的普世性,說道:「土耳其的決定不單影響土耳其和希臘之間的關係,也影響了土耳其和歐盟、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及整個國際社會之間的關係。」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塔古斯(Morgan Ortagus)也在聲明中表示:「美國對土耳其政府決定改變聖索菲亞大教堂定位一事,感到非常失望。」

post title

在聖索菲亞大教堂前,兩名民眾在大教堂前展示國旗,支持政府將聖索菲亞大教堂定位為清真寺。

路透社/達志影像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對土耳其的決定感到遺憾

就連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也出面表示,對於土耳其未經事前充分討論、輕易改變聖索菲亞大教堂的定位一事深表遺憾,但仍呼籲土耳其政府盡速展開對話,讓更多意見參與討論。

土耳其:這是家務事

對於外國政府自改變聖索菲亞大教堂定位消息傳出以來的指指點點,埃爾多安自然感到不滿。今年 5月接受電視採訪時,他強勢地回應希臘先前的批評,說道:「希臘居然敢告訴我們別把聖索菲亞大教堂變成清真寺?現在是誰在統治土耳其啊,是你希臘政府,還是我們土耳其政府?」

國外風雨交加,國內晴朗無雲

長年深耕國際領域的德國博世基金會(Robert Bosch Foundation)的土耳其專家達萊(Galip Dalay)指出,相較於國際對此議題紛紛擾擾的意見,埃爾多安在國內政壇反而沒有遇到太多反對意見,各在野黨基本上也都保持沈默。

達萊解釋道:「整起爭議並非發生在土耳其國內,而是在土耳其政府和歐盟、希臘甚至美國政府之間。土耳其國內的在野黨基本上都同意將聖索菲亞大教堂改回清真寺。」他補充道:「各個政黨要不是支持,就是考量土耳其的民意普遍支持,而不願意多給埃爾多安一個分裂土耳其社會的機會。」

根據《半島電視台》引述的民調,上個月土耳其約有 73%的人支持埃爾多安的決定。

post title

聖索菲亞大教堂的命運,最終仍取決於總統埃爾多安的立場。圖為今年齋戒月開始時,攝影師所拍下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全景。

歐新社/達志影像

既是旅遊景點,也是清真寺

目前,埃爾多安已經在記者會上對外宣布,聖索菲亞大教堂變為清真寺的第一場穆斯林祈禱活動,將於 7月24日於聖索菲亞清真寺內舉辦。

至於聖索菲亞清真寺內各式各樣的基督教符號、馬賽克藝術等,土耳其政府表示不會移除,將繼續保留在清真寺內。

此外,聖索菲亞清真寺未來將比照藍色清真寺規範,對所有人開放,不會限制入內參觀者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