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牌榮耀的悲歌:體操選手「台下十年功」背後的黑暗面

by:山謬
6894

看著一個個體操選手高舉雙手慶祝奪牌的身影,台下觀眾心裡不免浮現「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句話,但最近陸續傳出選手遭虐的新聞,讓人們意識到這「十年功」背後的黑暗面……

post title

看著體操選手的身影,人們總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只是這「十年功」的艱辛程度,可能遠遠超乎人們的想像。圖為在 2017年歐洲藝術體操冠軍賽(2017 European Artistic Gymnastics Championships)賽後,所有獲獎選手一同站上講台合影。

歐新社/達志影像

華麗的體操身影

看著台上體操選手深吸一口氣,身形在空中迅速旋轉、伸展,最後穩穩落地,台下觀眾爆出熱烈掌聲。這是體操選手們苦練多年後的成果,但是所謂的「訓練」卻是一連串不當對待的結果,全是為了讓他們能在短短的一、兩分鐘內發光發熱。

歐美運動員相繼痛訴

最近,多名歐美體操選手相繼出面痛訴,他們在訓練期間都曾遭受不當訓練,面臨言語暴力、帶傷訓練、被批評身材等,許多人直到退役都還未必能走出選手時期留下的陰影。

這些選手未必來自同一個國家,英國、澳洲都有人出面揭發,美國過去也有類似案例,顯示歐美甚至整個體操界存在著某種不當的訓練文化。

影片為Netflix推出的《體操A級醜聞》的預告片。

紀錄體操界醜聞的紀錄片

多名澳洲體操運動員提到,Netflix製作的紀錄片《體操A級醜聞》(Athlete A)是她們決定挺身而出的關鍵。

《體操A級醜聞》紀錄美國女子體操隊隊醫納薩爾(Larry Nassar)在擔任隊醫期間涉嫌性侵、猥褻多名運動員的調查過程,受害人超過 150名,最後被重判 175年的刑期。

痛苦的陳年往事

為澳洲拿下兩面 2014年大英國協運動會(2014 Commonwealth Games)體操項目銀牌的蒙克頓(Mary-Anne Monckton)說道:「這部紀錄片勾起很多陳年往事,特別是那些將我推入痛苦深淵的回憶。」

post title

在 2017年歐洲藝術體操冠軍賽的賽場上,英國體操選手埃莉正在進行表演。

歐新社/達志影像

兩周得減去六公斤,否則……

英國體操選手埃莉(Ellie Downie)指出,她整個生涯都因體重而感到羞恥。當她進入國家訓練營中受訓時,曾被要求得在 2周內減去 6公斤,如果沒有達成目標,「後果自行負責」。

埃利的姐姐貝吉(Becky Downie)也曾因危險的訓練方式導致腳踝受傷,必須接受四場手術治療;另一名不具名的運動員家長表示,女兒曾在訓練過程中手腕意外受傷,但在取下固定用的夾板後,女兒就被要求上場練習,一度讓她痛到無法忍受甚至嘔吐。

另一名體操選手帕維爾(Nicole Pavier)則表示,她在 14歲那年開始出現暴食症的症狀,3年後她不得不選擇退休,因為她感覺到自己只剩下一副空殼。

不希望小孩步入體操界

而這種過度訓練甚至侮辱的環境,也深入影響運動員的心理層面,不少運動員退役後仍飽受憂鬱、焦慮所擾,必須服藥或是接受進一步的治療。

不少運動員在接受BBC訪問時都表示,未來如果有小孩,不希望他們追隨自己的腳步進入體操界。

post title

不只英國,這種不當訓練的情形也同樣出現在澳洲。圖為在 2014年的大英國協運動會上,澳洲體操選手薇薇安正奮力保持平衡。

路透社/達志影像
 
 
 
 
 
 
 
 
 
 
 
 
 
 
 

Olivia Vivian(@oliviavivian)分享的貼文 張貼

透過自己的Instagram帳號,澳洲體操選手薇薇安也向世人分享自己在訓練期間面臨的不當對待。

澳洲也有類似情形

在澳洲,體操選手蒙克頓、薇薇安(Olivia Vivian),雙雙出面揭露澳洲體操界同樣存在這種批評運動員身材、過度訓練以及充斥大量批評和否定運動員的「有害環境」。

為何不早說?

對這些體操運動員來說,「體操」是他們投資大半輩子的事物,很多人都害怕輕率揭發,最終反而可能失去一切,因而寧可保持沉默,才讓這種惡劣的訓練文化成為體操界的常態。簡單來說,運動員害怕揭發後,自己反而成為最大的受害者。

蒙克頓說道:「這種文化在體操界中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影響無數年輕運動員的生命。這種負面經驗在運動員的生命中留下深刻疤痕,有時得花上好幾年的時間才能癒合。」

post title

目前,英國、澳洲的體操協會都已經展開調查,而英國體操選手平奇斯也開始善用自己的人脈,希望能在體操選手間建立起一個彼此支持的網絡。圖為 2012年的倫敦奧運,平奇斯代表國家出戰的身影。

歐新社/達志影像

英國、澳洲採取行動改善情況

在運動員出面揭發後,英國體操協會(British Gymnastics)已經承諾要展開獨立調查;澳洲體操協會(Gymnastics Australia)則進一步成立「意見蒐集小組」(Listening Groups),在保密的情況下,蒐集更多人或團體的意見,以了解未來可以提供的協助和改善的方式。

「希望未來的體操運動員能擁有快樂、健康的訓練環境」

另一名英國體操選手平奇斯(Jennifer Pinches)已經展開行動,聯絡其他體操選手,希望能夠建立起一個彼此關懷的網絡,她說:「體操選手們必須團結合作,向那些同樣經歷不當訓練的選手們表達支持。」

「我們知道有其他更好的訓練方式,因此我們希望起身,對抗任何摧毀運動員的行為,並向擁有類似經歷的人展現支持,希望未來的體操運動員能夠擁有一個快樂、健康的訓練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