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會上癮 加拿大「無償代孕」的故事

by:徽徽
5261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胡玉立(中央社駐多倫多記者) 

「那對父母抱著女兒,然後那位爸爸抬頭看著我,淚水從臉上流下來,激動說出『謝謝』兩個字。我這一路以來的所有疑慮,都在那一刻消失了。」

post title

「無私代孕」可不可行?加拿大國家廣播公司(CBC)透過一連串報導探討這個充滿爭議的問題。

Photo: Daniel Reche

在加拿大,代孕是合法的,但聯邦法律只允許「利他主義的非商業代孕」,代理孕母只能就妊娠相關開銷向嬰兒父母收取必要補償費。在全球對代孕需求續增下,加拿大因為對同性伴侶和單親家庭也開放代孕,很快成為全球「利他代孕」熱點。

「無私代孕」到底可不可行?加拿大國家廣播公司(CBC)花了數個月時間,持續追蹤採訪幾十名代理孕母和多個代孕嬰兒家庭,挖掘出不少代孕故事,有的溫馨感人,有的讓人錯愕嘆息。

post title

協助不孕的家庭誕下他們的孩子,對代理孕母來說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工作,有的代理孕母也「樂此不疲」,卻忘了照顧自己的健康。

Photo: Stephanie Pratt

產後強烈情緒波動  「非得再做一次不可」

透過CBC的深度報導,讓人驚訝得知,加拿大不少女性對於「利他主義的非商業代孕」充滿熱忱,甚至「樂此不疲」;也有人因為在短時間內「接連代人懷孕」而出現併發症,被迫切除子宮。

據估計,過去十年來,加拿大代孕案例增長四倍以上。代孕諮詢機構「生意興隆」,但法律監督和規管不足,也引起許多爭議。加拿大《人類輔助生殖法》在2004年出爐,以防止對代孕婦女剝削和代孕商業化。代孕者須有懷孕生下自家小孩經驗。

育有兩名子女、39歲的哈利法克斯護士羅伯茨(Elizabeth Roberts),2016年向加拿大最大代孕諮詢機構填寫志願表,幾天內,她的個人代孕資料就上線了。

羅伯茨說:「我其實不太清楚自己一頭栽進了什麼,我只知道自己很想幫助別人建立家庭。」個人資料上線後,尋找孕母的父母檔案迅速湧入。她說:「想找代理孕母的父母很多很多,但代理孕母人數就這麼少。我看得心都碎了。」

post title

曾經擔任代理孕母的加拿大護士羅伯茨表示,當她生下孩子,爸爸看著她激動道謝時,她覺得這一刻什麼疑慮都消失了。

Photo: Mark Timberlake

到底該為哪對夫婦代孕,羅伯茨形容,「一拍即合」的過程很像「網路約會」。在和一對夫婦聯繫上之後,她開始進行痛苦的孕激素注射,然後期待胚胎移植成功。九個月後,羅伯茨產下這對夫婦的女嬰。

當時情景,歷歷在目。羅伯茨說:「那對父母抱著女兒,然後那位爸爸抬頭看著我,淚水從臉上流下來,激動說出『謝謝』兩個字。我這一路以來的所有疑慮,都在那一刻消失了。」

CBC採訪的幾十位孕母幾乎人人提到代孕嬰兒出生後,感受到強烈情感波動,甚至有人說,這會讓人「上癮」。

羅伯茨說:「做完了這麼不可思議的大事,接下來要做什麼呢?我馬上明白,我非得再做一次不可。」

post title

加拿大代孕相關法規並沒有規定代孕期應該間隔多久,很容易讓代理孕母在快速懷孕下搞壞身體。

Photo: StockSnap

代孕間隔期未規定  利他行為恐遭他人圖利

產後沒幾天,羅伯茨很快接到代理機構發來新父母資料。她迫不及待想為另一對夫婦許下代孕承諾。六個月內她又移植了胚胎,九個月後產下第二個代孕嬰兒。

但第二次代孕經驗,羅伯茨身體出現嚴重併發症,最後必須切除子宮。

如今,羅伯茨回想自己迅速做出的第二次代孕決定,她承認產下代孕嬰兒最初幾週,情緒脆弱,迷惘無助。

多倫多西奈山醫院高危產科醫生京頓(John Kingdom)說,羅伯茨的產後併發症很可能是連續快速懷孕造成。京頓最擔心的是,加拿大代孕法律沒有強制規定代孕間隔時間,像羅伯茨這樣的婦女很容易被人慫恿和操縱,「在加拿大代孕是利他行為,那些善良的人,可能面臨權力失衡的風險」。

由於代孕需求極大,孕母可能面臨要求再次懷孕壓力。對代孕諮詢仲介機構來說,仲介成功是財務來源,每對夫婦配對上孕母,仲介機構就有數千美元諮詢費收入。

post title

雖然代孕本身無償,但孕期中需要的食物、衣服、保健、工資損失、差旅費等等都需要嬰兒家庭支付。

Photo: Foundry Co

爭議紛起  「無償」代孕行不行?

根據Sensible代孕諮詢機構資料,加拿大請人代孕總花費約為8萬5,000美元(約新台幣250萬元)。其中,代孕者實收費用約2萬5,000至3萬美元,包括第一次胚胎移植費、食物、衣服、保健、工資損失、差旅費等等。

過去,代理孕母獲得補償是根據預期總費用。2019年夏,加拿大政府宣布修改條例明確規定,任何沒有單據報銷的代理孕母補償費用均屬非法。與懷孕無關卻列入支付費用,最高罰款50萬加元和監禁10年。

但CBC調查發現,政府對此新興「代孕業」缺乏監督,代理機構處理款項不夠透明,已導致多起代孕者與嬰兒家庭的不滿和糾葛,像是有父母發現收據重複或早於孕期開始前,甚至還有樂透彩收據。

post title

對求子心切的家庭而言,代理孕母是他們重要的選項,然而兩者也常因金錢問題讓一番美意付諸東流。

Photo: Марина Вельможко

「我認為這整個行業,所有參與其中的每個人,最終目的就是為了賺錢。」30歲的癌症倖存者安娜.圖奇(Anna Camille Tucci)透過代理孕母在去年12月喜獲健康男嬰,但她對自己每月支付孕母2,000元款項充滿疑問,因為所有孕母提供的開銷收據,得等孩子出生才能拿到。

但也有代理孕母抱怨,她們好心想幫助有需要家庭實現擁有子女的心願,卻被質疑單據費用內容。一位匿名孕母表示由於與該對夫婦的爭議沒有得到解決,懷孕三個月後,她就流產了,「這讓一切美意黯然無光」。

多倫多生育律師科恩(Sara Cohen)對於這樣的事件深感遺憾。科恩說:「很多時候人們只認為代理孕母非常脆弱,但那些父母也非常脆弱,因為有人懷著他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