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警告,二次罰款,三次捕殺!」中國禁止遛狗令惹議

by:徽徽
4673

在德國,當局要求狗主人一天要遛兩次狗,好好照顧狗的身心健康;然而在中國的威信縣,牽狗出去遛可能會為狗狗引來殺身之禍......

post title

2018年的聖誕節,一名女子在遼寧省瀋陽市牽著她被染得花花綠綠的貴賓狗。

路透社/達志影像

威信縣禁遛狗令  抓到三次就捕殺

近日,中國雲南省威信縣公布了《威信縣文明養犬、禁止遛狗的通告》,上頭寫到禁止民眾在城區內遛狗,被抓到第一次給予警告,第二次處人民幣 50-200元(折台幣約 217-867元)的罰款,第三次則聯繫公安機關予以捕殺,這麼嚴格的規範旨在避免再有不受控制的狗狗在大街上攻擊民眾。

人狗衝突多  頒布禁令一勞永逸?

威信縣一名吳姓官員表示,最近縣內人狗衝突越來越多,有的民眾遭身邊沒有跟著主人的狗狗咬傷,狗狗隨地大小便也造成清潔人員的麻煩,因此才決定頒布禁止遛狗的新規定,且這項新規定預計在 20號上路。

post title

反對威信縣禁遛狗令的民眾表示,當局應該要懲罰的是失職的狗主人,而不是狗狗本身。

路透社/達志影像

應該懲罰主人,而不是狗

在威信縣的禁遛狗令公布後,中國社群媒體上出現激烈的辯論,愛狗人士紛紛反對這樣極端又殘忍的手段。

化名「璇璣玉衡Abilene」的網友表示:「為什麼這些狗狗要這樣就被捕殺?狗狗有什麼錯呢?」她提到應該要加重懲罰不負責任的狗主人,而不是全面禁止狗主人在公共場所遛狗。

另一名化名「隱身不可說」的網友說:「這麼做是一種不科學又懶惰的處理方法。」其實,只要規定狗主人上好牽繩、狗狗大完便後要撿起來就可以了。

武漢市小動物保護協會主席杜帆痛批威信縣禁遛狗令「超級沒人性」,他說:「當局想要處理問題沒有錯,但我認為用這種方法違反了相關法律。」杜帆補充到,當局不該禁止狗主人在戶外遛狗。

困在室內對身心有害

新加坡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執行董事吉爾博士(Dr Jaipal Singh Gill)則說,將狗狗困在室內對牠們的身心健康有害。

「與其禁止遛狗,當局可以考慮教育狗主人如何負責任,並且制定相關法規來取代,」吉爾博士接著說,像是規定狗狗在外頭一律上牽繩等。

太常把動物放在人類前

無論如何,網路上也有另一派聲音支持威信縣的禁遛狗令,支持者認為現在這個世道太常把動物福利置於人權前,影響民眾的身心健康。

post title

目前,在中國大約有 550萬隻寵物狗,且數量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中國寵物狗越來越多

根據 2019中國寵物產業白皮書的統計,目前在中國大約有 550萬隻寵物狗,並且數量有持續增加之勢,這可能和中國社會改革開放、中產階級的增加有關係。

布爾喬亞的產物

《紐約時報》寫到,隨著戰後經濟開始發展,「養寵物狗」被視為是資產階級的產物,只會浪費資源、不事生產。一直到 1980年代,北京都還不准市民養寵物狗,要到中國經濟改革後,新興的中產階級開始養起了一隻隻寵物狗,整個寵物產業才開始一飛沖天。

post title

2014年12月,一隻會兩腳站立的狗行走在上海街頭,獲得了不少人的注意。牠每天都會陪著主人上市場買菜。

路透社/達志影像

名犬成了地位的象徵

時至今日,不少中國有錢人開始爭相購買血統純良的名犬,如此一來出門遛狗時可以當作地位的象徵。然而,在寵物狗數量越來越多的同時,失職的狗主人造成的狗狗咬傷/咬死人意外頻傳,每年更有好幾百人死於狂犬病。

過去看家護院,現在是寵物

2014年,中國共產黨黨報《人民日報》上出現了一篇社論,上頭痛批失職的狗主人「只顧寵愛甚至溺愛自家的狗,而對他人的權利、安危以及公共環境、公共安全漠不關心、麻木不仁,漠視甚至無視國家、地方相關的法律法規。社區草坪、通道乃至馬路上如地雷般的狗屎,令人防不勝防」。

「早先國人養狗,大都是農村人或少數城裡人作看家護院之用,把狗作為寵物養,也可說是西風東漸。無論對養狗者還是對管理者而言,只學洋人的生活方式而不學其管理方式,恐有東施效顰之嫌、之弊。在此呼籲養狗者及管理者:擔起你的責任來!」

post title

2020年2月,一名女子牽著兩隻柯基犬在北京街頭散步。在北京,民眾不可以飼養羅威納犬或是德國牧羊犬這類大型犬。

美聯社/達志影像

除了禁遛狗,還禁養大型犬

回到威信縣的禁止遛狗令上,杭州市在 2018年推出了類似規範,不過只有規定民眾不准在大白天遛狗。此外,像是羅威納犬或是德國牧羊犬這種大型犬,在北京和上海禁止飼養;上海、青島和成都更推出「一狗化政策」:規定一戶人家只能養一隻狗。

爭議排山倒海  官員再研究

隨著威信縣的禁止遛狗令遭到排山倒海的反對,威信縣官員表示,他們非常重視民眾的意見,多個部門正在對相關情況進行研究,然而目前為止,威信縣當局並沒有回覆該禁令最新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