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警察不給拍?國會新法禁拍警察惹議

by:山謬
2296

警察在執法的時候,一般民眾到底可不可以拍攝?在法國,這就得看民眾錄影、拍照的目的了。如果當事人抱著事後要找警察麻煩的打算,依照本次國會新通過法案的規定,警方很快就會找上門。

post title

最近,法國各地陸陸續續出現示威民眾走上街頭,抗議法國國民議會通過的一項新法案,這部法案將禁止民眾為了事後惡意傷害警察們,拍下足以辨識警察身分的照片或影片。在法國的波爾多,民眾更是與前來控管現場狀況的示威警察發生衝突。

美聯社/達志影像

為言論自由而戰的示威

上周六(21),法國境內大大小小的城鎮都出現了示威人潮,因為法國國會即將在周二(24)的時候表決一項新法案,通過後將禁止人民出於想要惡意傷害特定警察,拍攝足以辨識出該名警察身分的照片及影片。示威者們主張,這項法案在通過後將大大限制民眾、記者的言論自由。

「放下你的武器,我就會放下手機」

在法國首都巴黎的示威現場,這裡總共聚集了數千名示威者,高喊著「自由,自由」、「當警察放下手上的武器,人民就會放下手機」等口號,希望國會議員們能擋下這部草案。

國民議會過關,12月將送參議院

然而,周二國會的表決結果讓示威民眾大感失望,這部草案順利在國民議會過關,將於 12月的時候進入參議院中表決,只要參議院也通過,這部法案就會上路生效。

post title

支持這部法案的人主張,有了這部法案才能對法國的警察提供更完整的保護,但反對者們卻擔心這部法案反而會限制法國人民的言論自由。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法國巴黎鐵塔附近的特羅卡德羅廣場(Trocadero square),反對這部法案的民眾聚集起來,表達他們對這部法案的擔憂。

美聯社/達志影像

惡意傷害就要罰

法案上路後,如果未來民眾出於想惡意傷害執勤中警察的身心健康,拍下包含特定警察臉部,或是足以辨識出特定警察身分的相片及影片,就有可能會吃上一張最高可達 4萬5,000歐元(折台幣約 156萬9,150元)的罰單,或是被判入獄服刑,最長可達一年。

保護那些保護法國民眾的人

法國政府以及支持這部法案的人強調,這部法案對警察來說很重要,以當年被派往黃背心運動(gilets jaunes)示威現場的警察及其家屬為例,他們當中有些人在勤務結束後,卻飽受部分示威民眾的騷擾所苦。如果有了這部法案,就能大大減少他們被騷擾的情況。

法國總理卡斯泰(Jean Castex)也表示,這部法案不會限縮人民的言論自由權,法案將聚焦在那些「明顯意圖傷害」警員的照片、影片上。

故意煽動仇恨、號召採取暴力行動才會被影響

支持這部法案的法國議員特洛(Alice Thourot)解釋道:「不論拍下的照片、影片中是否足以辨識特定警察的身分,民眾依然可以用相機或是手機拍攝執勤中的警察。」

「真正會影響到的是那些使用拍下特定警察臉部的照片、影片,號召要對他們發起暴力行動,或是煽動仇恨言論的人,他們才會受到法律的制裁。」

post title

在法案通過前夕,一大群鎮暴警察在法國巴黎鐵塔附近聚集,準備要應對屆時可能失控的示威場面。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將會傷害新聞自由

與此同時,卻有不少人反對這部法案,反對者們聲稱這部法案會侵犯記者們的新聞自由,未來也會更難讓執法過當的警察對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

為了守護基本人權

「當權者正在阻擋民眾、記者和吹哨者揭發這個國家失敗的一面,這就是民主日漸凋零的象徵。」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發言人梅維爾(Pauline Ades-Mevel)說道:「今天我們站上街頭,並不是要守護新聞自由、記者的自由或是任何身為新聞從業人員讓我們享有的特權。我們要守護的是人人都該享有的基本人權。」

什麼叫做「意圖傷害警察」?

除此之外,無國界記者組織也指出,法案裡有些法條的用詞遊走於灰色地帶,像是「意圖」一詞實際上有很大的詮釋空間,也很難定義。檢察官從記者們的背景,或是往來的電郵等,就能找到指控記者們所需的證據,因而要求國會方面務必要澄清用詞。

「批評方的媒體很容易因為發布足以辨識警察身分的照片、影片的內容,或是有人在下方留下批評意見,就因此被政府指控為試圖傷害照片、影片裡的警察。」無國界記者組織表示。

影片為數支路人、警察所側錄下的影片,記錄下警方逮捕、壓制喬維亞特的過程。

路人影片也能扮演關鍵角色

事實上,限縮民眾錄製、拍攝能辨識警察身分的權利確實會帶來不小的影響。今年稍早,一名 42歲的法國外送員喬維亞特(Cedric Chouviat)在路上遭警察逮捕,當時警察對他施展鎖喉技並將他壓制在地,在他失去意識、窒息前,他曾喊了 7次「我窒息了!」。送醫後兩天,喬維亞特不幸身亡,檢察官所撰寫的一份報告顯示,喬維亞特喉部骨折是導致他死亡的重要原因。

目前,三名警察都被以過失殺人罪起訴,而在檢方的調查過程中,喬維亞特自己以及當時其他路人側錄下的影片都在其中發揮重大作用。

路人只知道當下必須錄影

這件事在法國一度被拿來與今年 5月發生於美國的佛洛伊德(George Floyd)案比較,最近剛完成紀錄片《壟斷暴力》(The Monopoly of Violence)的導演杜福雷斯尼(David Dufresne)說道:「當時經過喬維亞特被逮捕現場的路人,只知道當下狀況看起來不太妙,根本不會知道事情居然會糟到以喬維亞特的死收場。」

「當路人們拿起手機開始錄影時,他們只知道當下他們必須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