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用品從天降 非洲偏鄉的救命無人機

by:山謬
3286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徐梅玉 (中央社駐約翰尼斯堡記者) 

非洲的盧安達、迦納與無人機公司Zipline採公私合營,將急救藥品及血液以無人機送往陸路難以抵達的地區,以搶救人命。隨著武漢肺炎大爆發,Zipline的訂單更是多了四倍。

post title

與Zipline公司合作後,盧安達、迦納的政府兩國都明顯看到無人機運輸在醫療領域的巨大潛力。

美聯社/達志影像

透過網路下單訂購食品已是全球許多人生活的新常態,但在非洲某些基礎建設落後國家的醫生們卻是透過網路訂購血液與藥品。在人力難以抵達的偏鄉或山區,血液與藥品可以倚賴無人機於數分鐘內運送完畢。

道路狀況惡劣 無人機空運效率高

美國無人機公司Zipline在美國的知名度或許比不上在非洲。東非的盧安達(Rwanda)與西非的迦納(Ghana)居民,經常可看到時速110公里、彷彿一隻「巨鳥」般呼嘯天際而過的無人機,風雨無阻地載運物品往返各地。

這兩國均採取公私合營的方式,政府支持並支付某些費用,其他費用則由非政府組織與慈善機構提供。目前兩國是全球首創將急救藥品以無人機送往陸路難以抵達地區的國家,效果顯著。

Zipline與盧安達政府於2016年開始合作無人機運送藥品業務,設有兩座配送中心,覆蓋全國80%區域。盧安達有1,000多座丘陵,道路條件差,凸顯出空中運輸的重要性與時效性。以成本而言,無人機與公路運輸所差無幾,但以效率而言則有著天壤之別,尤其在人命關天的緊急事件上,例如產婦遇到難產。

截至2019年9月止,Zipline已在盧安達成功運送出2萬次血液,飛行里程數超過100萬公里,且短短數年內已擴展到運送160種不同醫療藥品,曾為40多名癌症與白血病患者以無人機遞送口服藥品。

相較盧安達,迦納幅員遼闊,Zipline自2019至2020年5月已設有四座配送中心,每座配送中心有30架無人機,並與政府簽訂以每天出勤600趟為原則的四年合約,整體費用約為1,250萬美元(約新台幣3億5,787萬元)。

2019年6月,迦納偏遠山區的113名高中生倚賴無人機於30分鐘內送達125劑急性腹瀉口服藥而痊癒;在西部偏鄉地區則運送避孕器與避孕藥,進而減少意外懷孕、墮胎和產婦死亡風險。

隨著2 0 1 9 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全球大爆發,無人機更進一步發揮功能。

post title

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流行期間,迦納政府給了Zipline公司一項新的運輸任務,讓Zipline公司首度得面對如何讓旗下無人機在都市地區順利飛行的大考驗。

路透社/達志影像

疫情下突破服務範圍 收集採樣送驗

迦納政府要求Zipline以無人機到各地收集冠狀病毒測試樣品,再出發送到各城市的檢驗中心,如此可以節省陸路往返的漫長時間與昂貴車費。這也是無人機首次進入人口稠密的城市地區,突破服務範圍。

Zipline創辦人兼任執行長芮歐度(Keller Rinauto)接受「今日財經內幕」(Business Insider Today)採訪說:「病患的生命仰賴我們。我們每天都在瘋狂的天氣中營運,要穿越狂風、暴雨、沙塵暴,才能抵達他們身邊。」

「從前很難自迦納的偏遠地區將可能的患者的採集樣本送到城市裡檢驗。如果採樣數量不夠多,政府便不願意投資金錢與時間把樣本送到城市裡檢驗。」

無人機一次充電後可以來回飛行將近300公里,為兩國大約2,500家醫院與醫療機構提供服務。無人機腹部有個艙口,內部最重可載運1.8公斤的包裹,並在指定地點下降30英尺左右,以降落傘將包裹卸下。

Zipline全球健康部門負責人夏姆(Brittany Hume Charm)表示:「能夠在冠狀病毒疫情期間成為護理工作快捷供應鏈一環,Zipline是個無名英雄。我們意識到無論是緊急情況或例行情況下都可嘉惠(病患)某些東西。」

夏姆說,疫情爆發前,Zipline便已在盧安達與迦納成立無人機系統,因而在大爆發時可以立即投入救人行列。當時非洲陷入半癱瘓,各國都有不同程度的封鎖。迦納實施封鎖後陸路運輸更加困難,Zipline收到來自四面八方、比平時多四倍的醫療機構訂單。

醫生透過Zipline的應用程式下訂單並跟蹤貨物運程。配送中心接到訂單後的五至七分鐘即可讓無人機起飛,飛行時間為15至30分鐘不等。每架無人機的飛行全部自動化,由配送中心全程監控。

post title

相較於盧安達、迦納,奈及利亞就遲遲無法提供無人機公司精準的地圖,或是通過相關法規,幫助無人機能盡速投入第一線的醫療物資運輸中使用。圖為一名在盧安達工作的Zipline員工,正在將準備要運輸的藥品放入無人機的機身中。

美聯社/達志影像

芮歐度曾經表示,長期以來偏遠地區醫療機構的中央藥品庫深受藥品時效困擾,既擔憂浪費又擔憂取得不易,如今依靠無人機的運送,尤其是冷藏設備不足的機構,解決了問題。

換國家、換地區 挑戰大不同

歐洲工商管理學院(EuropeanInstitut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INSEAD)技術與專業營運管理學教授沃森霍夫(Luk Van Wassenhove)說:「在盧安達,無人機可以不受限制地飛翔;在曼哈頓(美國紐約)則會很困難。」

然而擁有超過2億人口的西非奈及利亞(Nigeria)病患卻無法如此幸運了。從美國返回祖國奈及利亞定居並創辦生命銀行(Lifebank)的基瓦-圖波桑(Temie Giwa-Tubosun)表示,在首都拉哥斯(Lagos)的司機們根本無法在壅塞的交通中牢記400多家醫院位置,也無法依賴不夠準確的地圖。以無人機運送救命血漿與藥品是最佳選擇,然而政府卻遲遲沒有通過相關法令,讓人扼腕。

Zipline在非洲成績亮眼,還有其他無人機公司陸續加入市場,例如:EVA、Flytrex和Matternet等,也在疫情大流行期間啟動物流服務。

雖然無人機無法解決這次疫情的每項挑戰,但卻是解決部分困境的最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