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科聖地綁架案 奈及利亞344名學生獲釋

by:山謬
4599

上周五晚上 9點40分,奈及利亞一所中學突然遭到綁匪夜襲,超過 300名學生一夜間被綁匪帶走。所幸,在各方努力援救下,344名學生已經成功獲救,很快就能與家人相見。

◆ 原文上線時間:2020/12/16,原標:博科聖地深夜突襲 奈及利亞300名學生下落不明
◆ 增修時間:2020/12/18 更新事件進展

post title

上周五,學生們紛紛爬上床準備闔眼休息之際,騎著摩托車的綁匪突然對州立政府科學中學發起夜襲,擄走大批學生。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奈及利亞夜半遭襲

上周五(11)晚間 9點40分左右,學生們紛紛爬上宿舍的床,準備在期末考結束後好好睡上一覺。下一秒,大批騎著摩托車、手持AK-47步槍的綁匪突然對奈及利亞西北部卡齊納州(Katsina state)坎卡拉鎮(Kankara)的州立政府科學中學(Government Science Secondary School)發動夜襲,擄走數百名學生。

一邊撤退、一邊槍戰

正當綁匪們試圖把學生帶走時,學校的警衛、當地警察紛紛趕到現場與綁匪發生槍戰,讓學生們得以趁機逃出綁匪手掌心。但是,根據僥倖脫逃學生們的說法,當時仍有大批學生被綁匪押進森林。 

300多人一度下落不明

整個周末,搜救工作陷入一片混亂,奈及利亞政府一方面動員大批軍力參與搜救、追捕綁匪;但另一方面,政府又無法詳細清點學生們的人數,只能確定有 300多名學生下落不明。

post title

在奈及利亞軍警通力合作下,344名學生們成功獲救,但仍有其它消息指出,還有一小部分的學生仍在綁匪手上。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15歲的阿布巴卡爾(Muhammed Abubakar)是少數從綁匪手下自行脫逃的學生,如今大部分他的同學都成功獲釋。

路透社/達志影像

344名學生成功獲救

周四(17)晚上,奈及利亞政府釋出好消息:344名被綁架的孩子已經獲救,周五(18)簡單確認孩子們的身體狀況後,就能與家人團圓。

退休醫護人員坎卡拉(Shuaibu Kankara)13歲的兒子也在獲救之列,他開心地表示:「我開心極了!家長們都很感謝卡齊納州政府,以及所有參與救援工作的人。」

少數學生未獲救

然而,BBC等媒體紛紛在報導中指出,現在仍有一小部分學生還在綁匪手上,營救任務仍然在進行中。

post title

周二上午,博科聖地透過一則錄音檔,坦承他們就是這起綁架案背後的真兇。圖中手持藍色文件者,就是博科聖地的現任領導人謝考。

路透社/達志影像

博科聖地:我們就是主謀!

起初,部分專家一度認為盤據奈及利亞西北部的土匪,是整起綁架案的主謀。

但在周二(15)上午,博科聖地的領導人謝考(Abubakar Shekau)透過一則錄音檔,宣稱他們就是這起綁架案的主謀,謝考說道:「卡齊納州的綁架案是為了要宣揚伊斯蘭教。西方教育並不是阿拉和祂神聖的先知所允許的教育方式。」

西北地區維安變差,謝考藉機擴張勢力

這多少讓專家感到意外,因為卡齊納州位於奈及利亞西北部,而博科聖地主要的活動地點則集中在奈及利亞東北部,兩者間其實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不過,奈及利亞智庫全球公民穩定倡議(Global Initiative for Civil Stabilization)的衝突研究與分析計畫執行主任納斯魯拉(Fulan Nasrullah)指出,在奈及利亞西北部維安日益惡化的同時,謝考也因而獲得擴張勢力的機會。

「謝考利用伊斯蘭國(IS)、蓋達組織(al Qaeda)外圍團體在奈及利亞西北部崛起的機會,透過現有聯繫網絡與當地土匪團體合作,進而在西北部的偏遠地區建立戰力。」

只是一種宣傳策略

但目前為止,除了博科聖地的錄音檔,並沒有其他證據顯示博科聖地就是這起綁架案背後的主謀,因此也有專家懷疑,謝考出面坦承犯案不過是一種取得媒體關注的手段,讓博科聖地在與另一個恐怖組織「西非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West Africa Province, ISWAP,註)競爭時能獲得更多優勢。

註:西非伊斯蘭國是由博科聖地分裂出來的恐怖組織,雙方雖然曾有一段淵源,但今日西非伊斯蘭國已經逐漸成長,培養出自己的支持者。

post title

學生們被綁架後,兩名男子走進宿舍,望著宿舍裡學生們留下的私人物品。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州立政府科學中學裡,有人把學生們遺留下的拖鞋聚在一塊,彷彿這麼做就能讓被綁架的學生們及早平安歸來。

路透社/達志影像

整體局面越來越動盪

與此同時,BBC駐奈及利亞記者瓊斯(Mayeni Jones)指出,目前已經有越來越多民眾對奈及利亞當前的動盪局面感到擔憂,除了西北部卡齊納州的綁架案,南部也有組織為了要求政府提高分配給當地的石油收益,對石油開採設備發動攻擊;東北部則依然有伊斯蘭武裝份子在當地作亂

「看不到政府存在的價值」

伊斯梅爾(Bint'a Ismail)是一名來自卡齊納州小鎮丹賈(Danja)的母親,她的孩子和一名年幼的弟弟都被擄走。周日(13)受訪時,她說:「我們看不到政府存在的價值。我來自丹賈,我的弟弟、孩子都被綁架,我一大早就到學校,而政府卻遲遲沒有進一步的消息。」

「攻擊奈及利亞的孩子,就是攻擊奈及利亞的未來」

英國非政府組織布萊爾全球變遷研究所(Tony Blair Institute for Global Change)的分析師布加提(Bulama Bukarti)表示:「只有在奈及利亞,才會發生武裝分子走進高中,擄走全校學生的事。」

「攻擊奈及利亞的孩子,就是攻擊奈及利亞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