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哪,畫到哪 印尼發現地表最老洞穴畫

by:山謬
3859

最令考古學家布魯姆惋惜的是,明知下一個洞窟裡可能就有比這幅疣豬圖更古老的畫作,但印尼蘇拉威西島洞穴畫作的剝落速度,卻不允許他慢條斯理地一路研究過去。

post title

最近,考古學家完成了對 2017年一場前往印尼的田野調查分析,確認當時他們在洞穴裡發現的一幅疣豬圖,是現存最古早的洞穴畫作。

Photo: Adam Brumm Et al.

最古老的洞穴藝術

最近,一組由澳洲格里菲斯大學(Griffith University)考古學家布魯姆(Adam Brumm)率領的團隊證實,他們在 2017年於印尼蘇拉威西島(Sulawesi)一處山洞發現的壁畫至少有 4萬5,500年的歷史,刷新全球最古老洞窟壁畫的紀錄

可能不只4萬年

專精定年法的科學家奧伯特(Maxime Aubert)指出,現有的數字是測定壁畫附近的沉積物而得,壁畫的實際作畫時間很可能比 4萬5,500年這個數字還要早。

位於印尼偏遠山洞裡

這幅壁畫位於蘇拉威西島西南部的梁克冬格洞(Leang Tedongnge cave),它與最近的一條公路相隔約 1個小時的腳程,而且只有乾季才能造訪,因為雨季時洞內會充滿積水,有時水勢甚至會讓鄰近村莊的村民得靠獨木舟才能出門。

post title

梁克冬格洞裡的疣豬圖總共包含 3隻疣豬和某隻無法辨認的動物,考古學家假定那是第 4隻疣豬。然而,第 4隻疣豬的顏料已經剝落得太嚴重、難以辨認,因此在電腦示意圖中僅分析了 3隻比較清楚的疣豬。

Photo: Adam Brumm Et al.
post title

從考古學家畫的示意圖來看,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這幅畫作共包含三隻疣豬,左側最完整,右側的兩隻疣豬的顏料大半都已剝落,但勉強仍能辨識。

Photo: Adam Brumm Et al.

畫家到底在畫什麼?

這幅壁畫位於梁克冬格洞洞頂處,尺寸大約是 136公分x54公分,史前畫家以深赭紅色(dark red ochre)顏料畫出三隻疣豬的樣子,左上方還留著兩個手印。

三隻疣豬當中,最完整的一隻位於畫面左側,從牠臉上的獠牙,考古學家得以推測牠應該是隻公疣豬;另外兩隻位於右手邊的疣豬,牠們的外觀十分不完整,只能勉強看出部分身體輪廓。

畫家身分仍然是團謎

目前,考古學家並沒有直接證據證實這幅壁畫的畫家身分,但是從在作品旁蓋上手印、使用扭曲透視法(twisted perspective,註)作畫和其他畫作細節來看,布魯姆推測這幅畫的畫家應該是人類演化史中比較靠近現代的人類,很可能與我們相差無幾。

專精定年法的科學家奧伯特說道:「繪製這幅作品的人跟我們相差不遠,擁有創作任何畫作所需的能力和工具。」

註:扭曲透視法是早期藝術家的常見繪圖技巧之一,他們會以側面視角描繪動物的輪廓,但是畫到動物的獸角時,卻又會轉為正面視角。

post title

梁克冬格洞約略位於蘇拉威西島西南部,而布魯姆等考古學家認為,這裡所在的印尼群島東半部一帶,可能藏有更古老的史前畫作,甚至是史前人類居住過的痕跡。

地球圖輯隊

史前人類的遷徙線索

除了藝術上的意義,考古學家也認為這幅畫作提供進一步的線索,幫助人們了解史前人類往澳洲移動、遷徙的歷史。

科學家們推測,史前人類大約是在 6萬5,000年前自北方南遷抵達澳洲,中間很可能曾經過印尼,卻沒有太多證據佐證。有了這幅畫作,科學家就能進一步縮小日後的調查範圍,加速破解人類抵達澳洲的路線之謎。

更老畫作就在前方

雖然這幅疣豬畫作,讓布魯姆等人刷新洞穴畫作的最古老紀錄,但他們推測,在蘇拉威西島以及鄰近幾個印尼東部群島上,還留著更古老的史前畫作,甚至留有史前人類居住過的證據。

post title

縱使蘇拉威西島充滿考古潛力,布魯姆卻遺憾地發現當地的洞穴藝術畫作正在飛速消失。圖中白色箭頭處就是梁克冬格洞的入口。

Photo: Adam Brumm Et al.

史前畫作的敵人:時間

但時間不會讓布魯姆等人有遲疑的機會,如果想找到更早的史前畫作,他們必須加緊腳步,因為在這趟調查之旅中,他們已經明顯看見印尼的洞窟藝術正在飛速消失。

「我們發現梁克冬格洞周遭的每個洞穴藝術都在飛速消失,當地的文化遺產單位也表示這些史前畫作剝落的速度非常快。」布魯姆說道。

「這非常令人堪憂,如果按照目前的速度下去,在我們有生之年,人們就會看到冰河時期的印尼洞穴藝術徹底消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