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在《吶喊》上頭亂寫字? 隱身孟克大作裡的百年謎題

by:山謬
7289

你知道在挪威國立藝術、建築和設計博物館收藏的畫作《吶喊》上,隱藏著一道百年來未曾被破解的謎題嗎?

post title

在研究室裡,科學家們搬出紅外線設備,打算仔細研究《吶喊》上的神祕字樣。

歐新社/達志影像

是誰為《吶喊》加了料?

很少有人知道,在挪威國立藝術、建築和設計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Art, Architecture and Design)收藏的畫家孟克(Edvard Munch)代表作《吶喊》(The Scream)的左上角,有一行小到肉眼難以看見的鉛筆字,寫著「只有瘋子才畫得出來」(Kan kun være malet af en gal Mand!)。

到底是誰寫的?

多年來,這行字讓藝術史學家、評論家們傷透腦筋,不知道這行字究竟是某位遊客蓄意破壞留下的後果,抑或是孟克本人親手留下。一直到展開調查以前,人們還是傾向相信這行字是遊客蓄意破壞的說法。

字太小 蓄意破壞說不通

但是,博物館的策展人古倫(Mai Britt Guleng)對這個說法始終半信半疑,因為這行字實在太小,如果是遊客蓄意破壞,字跡應該會更大才對。

因此,抱著解開謎底的好奇心,古倫趁著近來《吶喊》正在修復的機會,率領一組專家展開調查。

post title

「只有瘋子才畫得出來」這行字位於《吶喊》左上角的雲層中,肉眼幾乎無法看見。

Photo: Nasjonalmuseet
post title

在紅外線設備掃描下,這行字才稍稍明顯一點。

歐新社/達志影像

字跡毫無疑問是孟克

在調查小組以紅外線設備仔細檢視字跡,並和孟克本人留下的書信、日記交叉比對後,古倫說道:「在一個字母一個字母、一個詞一個詞的仔細研究後,(我們認為)這行字肯定是出自孟克的手筆。」

在研究中負責筆跡鑑定的專家雅各布森(Lasse Jacobsen)進一步解釋,這行字裡的字母N、D末端都往上翹了起來,是典型的孟克筆跡,而在紅外線影像下,這個特徵更是一覽無遺,她說:「當我看到這些(特徵),我立刻知道:『這肯定是孟克的筆跡。』」

1895年寫上

古倫進一步推測,這行字應該是孟克在 1895年於挪威首度展示《吶喊》後所寫上,當時他因為這幅作品而遭許多人批評,甚至有人憑著畫就質疑孟克的心理狀態有問題。

post title

圖為孟克在 1895年為自己畫的作品《自畫像與骷髏手臂》(Self-Portrait with Skeleton Arm),同年,他在展示《吶喊》後遭人質疑心理狀態有問題、是個瘋子。

Photo: Edvard Munch

你是個瘋子吧?

雅各布森指出,在 1895年挪威奧斯陸大學(University of Oslo)學生會舉辦的一場活動裡,一位名叫沙芬伯格(Johan Scharffenberg)的醫學生聲稱這幅畫給了他充足的理由懷疑孟克的心理狀態出了問題,甚至當場稱孟克是個「不正常的人」、「瘋子」。這件事讓孟克很受傷,日後他在日記裡也再次提起了這件事。

孟克的矛盾心理

古倫相信,「只有瘋子才畫得出來」這句話背後帶著很強烈的諷刺意味,但它同時也反映了當年孟克遭人詆毀的痛苦,以及害怕被人看作是精神病患的恐懼。

「透過在《吶喊》的雲上寫下這行字,孟克想要親手控制,或是決定外界看待、理解他的方式。」古倫說道。

不確定真是在1895年寫上

曾在 2008年出版一本孟克畫冊的藝術史學家沃爾(Gerd Woll)也大致同意古倫的說法,因為它確實解釋了為何孟克要在《吶喊》上寫上這則「聲明」,但是沃爾同時也提醒眾人,目前我們還無法確定這行字當真是在 1895年寫上。

post title

有鑑於目前畫作、博物館本身都還在修復中,因此想親眼見見真跡的遊客可得等上好一陣子了。圖為一名遊客於 2012年美國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的一場孟克展覽上,拿出手機對著《吶喊》拍照。

路透社/達志影像

現在下定論還太早

然而,策展人范迪克(Maite van Dijk)卻不同意古倫一行人的想法,他認為孟克在畫上寫字的舉動實在是太模稜兩可,背後的動機、目的都還有討論空間,他說:「孟克在畫上寫字的意義很含糊,這句話可能是反問句,也可能是一則聲明。......他說的話很神祕,也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

想看真跡得等等

可惜的是,目前這幅畫仍在修復中,博物館本身也還在維護場館設施,因此想親眼看看孟克作品上這行謎一般字樣的遊客,可得耐心等到 2022年博物館整建完畢,才有機會一償宿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