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童也可安樂死? 比利時反應兩極

by:阿咖
11281

當病房中的孩童喊著好痛、好想死時,爸爸媽媽、還有醫護人員是不是該尊重他們的意願,讓他們得以求死?比利時現在就因為是否要讓小孩子也可以成為安樂死對象掀起熱烈議論。

post title
路透社

《德國之聲》22號報導,以開放態度面對安樂死相當出名的比利時,現在因為是否要讓小朋友也成為可以要求安樂死的對象中引起爭議。


孩子們成熟到可以面對?
研究絕症照護的伯恩海姆教授(Dr. Jan Bernheim)問道:「為什麼不讓已經病入膏肓且痛苦不已的孩子和大人有一樣的權利?」
 
根據癌症的專家調查,孩子們在重症的狀態下,仍是能相當成熟且清楚思考的。對伯恩海姆教授來說,他就希望可以讓沒有醫藥可以救治的重症孩子們享有結束生命的選擇權
 
「他們並不像年齡顯示那樣的幼齡,這些孩子們的心理所展現出來的樣子其實相當成熟,這也是為什麼比利時的小兒科醫生們希望能回應(絕症案例中)孩子們想結束生命的要求。」伯恩海姆教授說
 

post title
路透社

不能買酒但可以求死?
這陣子,比利時當地就有16位小兒科醫生連署一封公開信,表達希望能擴大安樂死的對象到病童,這項公開信也被發表在比利時的報紙上。
 
然而,所有的宗教團體都聯聲強烈反對:來自天主教、新教、基督東正教、伊斯蘭教的代表們聯合聲明,讓幼齡孩童安樂死這件事情,不管從道德上還是倫理上都讓人完全無法接受
 
生物倫理學歐洲協會(European Institute of Bioethics)的布洛歇爾(Carine Brochier)也無法接受安樂死放寬,她說「在比利時,一個孩子是無法買房子的;在比利時,一個孩子是無法買酒的。但現在規範這些的法律卻允許孩子有權利求死。這才是有問題的事情」


 

post title
路透社

心理太苦想死
有關安樂死的爭議,在過去幾個月中成了比利時相當熱門的議題,這是因為當地出現幾件引起居民不同反應的求死案例。

 
受刑人求死
首先,10月份時,比利時的雜誌Panorama報導到,一名受刑人因為受不了監獄帶來的心理痛苦和壓力,要求安樂死,儘管案件仍在審理、該名受刑人也還沒有安樂死,但目前的氣氛傾向讓他如願。但電視報導中也談到,如果讓非病入膏肓的受刑人安樂死,這不就等同於讓死刑又回到比利時的國度中?

 
變性失敗求死

另一個案例,同樣在今年10月初時,因為變性手術失敗的44歲男子納森(Nathan),他由於無法接受變性後的身體導致精神抑鬱,最後以安樂死的方式結束生命。納森原來是女兒身,但感覺自己應該是男性,於是在2012年時進行了變性手術,但因為身體無法接受新的生殖器官,這讓納森相當痛苦,他在離世前接受訪問留下了話「我不想變成一個怪物」。
 
為納森安樂死的醫生醫生迪斯特曼斯(Wim Distlemans)談到納森的心路歷程時,就說他們花了6個月的時間評估安樂死這件事情,這是很艱辛的一段歷程。


 

post title
路透社

安樂死讓人有安全感
根據伯恩海姆教授,安樂死並不是魯莽的決定,而是當病患在心理上無法承受痛苦之下才做出的決定。「如果死亡還有數個月、甚至是數年之久,那麼你就必須要和第三方醫生討論,通常這位醫生就會是一位心理醫生。(確定可以安樂死)之後,你還有一個月的「緩衝等待期」,換句話說,你還要在等上一個月才能安樂死。」


該給的是藥物不是死亡
反對擴大安樂死對象的人們認為,症狀嚴重的心理病患應該要給予治療而不是順從他們的求死意願。
 
生物倫理協會的布洛歇爾就擔心,如果放寬安樂死的規範會有不良後果,「安樂死的出現就是對有安樂死需求者的回應,你給越多人這樣的權利時,就有越多人要求這件事情,」布洛歇爾認為,應該要放寬的是舒緩痛苦的藥物,藉此減緩病患在死亡過程中遭受的痛苦,讓他們能在放棄插管或是其他急救措施的狀態下安然辭世
 
 舒緩藥物的放寬上,研究絕症的伯恩海姆教授也認同要擴大使用的限制,並說有30%的人最後並沒有走上安樂死一途,許多決定繼續活下去的人,把安樂死當成一種寄託,因為他們認為如果哪天真得受不了時候,他們還有安樂死這條路可以走。「但大部分的人還是選擇繼續活下去」伯恩海姆說
 

post title
路透社

讓人死並不有趣
11年過去了,合法化的安樂死在比利時的醫護人員身上形成相當大的影響,反對安樂死的布洛歇爾就認為應該要在比利時社會中進行大規模的討論,因為安樂死對家庭成員、醫院人員、還有醫生們都是很大的壓力,就算安樂死合法了,但還是有許多醫生拒絕替病患安樂死。
 
「安樂死並不容易,讓一個人死並不有趣,安樂死是真的去殺人,就算我們知道這是(在替病患)解除痛苦,但這對下手的人來說有負面影響。安樂死也像是在抹殺社會」布洛歇爾說



擴大到孩童與早期癡呆者
目前,比利時的政府就針對是否要擴大安樂死的對象到幼童以及早期癡呆症患者進行討論,
 
比利時當地,安樂死已經行之有年,安樂死在當地已經合法化了11年之久,光是2012年,就有1,432人以安樂死的方式辭世。相較其他歐盟成員的保守與禁止的態度,比利時、荷蘭、以及盧森堡在安樂死議題上都抱持相當開放且自由的態度,
 
根據布洛歇爾表示現在有許多安樂死的案例並沒有被報導出來,因為有不少年長者害怕自己的病症拖延多年之下,或許選擇走上安樂死一途更具經濟效益,目前,比利時有3/4的民眾支持現行的安樂死規範,而比利時政府則是考慮要對法規進行修正。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Belgium debates euthanizing suffering children
 
延伸閱讀:《變性失敗 比利時男性安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