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Google工作很好,但卻讓人氣到抓狂?旗下公司前CEO自白:我被「生活至上」的文化逼瘋

by:徽徽
19995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經理人月刊文/ Janis 

Google 一向以優渥的員工福利著稱,是許多人都想進入的科技公司。但是,Google 旗下導航軟體公司 Waze 的執行長巴爾丁(Noam Bardin)卻有不同看法......

post title

在瑞士蘇黎世,一名男子走過Google位於當地的辦公室。

路透社/達志影像

Waze 是一家做導航 App 的公司,於 2013 年被 Google 收購,巴爾丁也因此在 Google 工作了 7 年,隨後離開。他在個人部落格中寫下對這間公司的觀察,開頭就直言,「過去兩周內,有許多人一直問我『為什麼要離開』,其實我更想問的是,『為什麼我會待這麼久』?

巴爾丁首先回憶 Waze 被 Google 收購的狀況,當時他們沒有太多的股權,和部分董事會成員的關係也不好,「我當時說了這麼一句:你們寧願替賴利·佩吉(Larry Page,Google 共同創辦人)工作,還是為現在的董事會?」

其次,由於 Google 承諾會給 Waze 團隊十足的「自治權」,讓 Waze 可以自由地營運,使用原有的工具與解決方案,同時保有自己的品牌以及使用者條款,他們認為可以在 Google 的資源之下,讓品牌逐漸成長。

在這期間,Waze 的確快速成長,每月活躍用戶從 1000 萬成長至 1.4 億,還發表了新產品,究竟出了什麼錯?讓巴爾丁自嘲是「天真的新創」(the naive startup),低估了「巨獸」的力量。

post title

圖為Google旗下導航軟體公司Waze的前執行長巴爾丁,他在部落格中寫下自己離開Google的真正理由。

美聯社/達志影像

品牌、升遷與讓人瘋狂的薪資

首先是對品牌的概念,在新創公司,產品、企業和品牌的目標都是一致的,就連管理者與投資人也目標一致,若是產品做得好,公司也會變得更好,員工與投資人亦是;但在 Google 這樣的大企業裡,員工效忠的是「企業」,而非品牌,產品只不過是一個追求職涯發展的工具,不是員工的熱情、任務,或者來改變遊戲規則的東西。

哪樣產品可以推動,是依據「能否為個人帶來升遷」做決定,巴爾丁提到,「因此我們也開始用這種錯誤的心態來招募新人,Waze 不再是個推動改變的工具,而成了往上爬的墊腳石。」

而在薪酬方面,高得嚇人的薪水以及配股影響了大家的判斷能力,「配股基本上就是免費獲得的錢,不管你或你的產品表現如何,你的股利都會快速成長,」結果就是 「我」變得比「我們」或是產品、用戶還要重要

被 Google Map 偷走的產品

回到 Waze 本身,Google 也沒有像預期地大力推廣它,許多點子萌生之後,很快就會被 Google Map「採納」,此外,就連 Google Play 都把他們當成「第三方」,沒有預設安裝在用戶的手機裡,或是額外行銷,得像其他公司一樣付費推銷。

巴爾丁提到,在沒有「母艦」的支持下,Waze 依然成長得很快,「回過頭來看,若是我們沒有被收購,搞不好會成長得更快、更有效率。」

post title

圖為Google位於德國柏林的辦公室。對Waze前執行長巴爾丁來說,Google養出了一批不食人間煙火的員工,讓他決定離開Goog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生活至上」的公司文化

巴爾丁因 Waze 執行長的身分,獲邀參加了一些活動或是研討會,但隨後 HR 就收到了一些對他的抱怨,有人指出他太愛說 F 開頭的髒話,或是開政治不正確的玩笑,這樣的下場就是,巴爾丁無法再參加這些活動了。

他斥責,整個矽谷的文化導致了這種結果──正確的用語比內容來得更重要,「只要你用字正確,說再糟的事情都沒關係,但即便是陳述很重要的內容,用錯了一個字,那就只能收到 HR 的投訴了。」

此外,Google 以優渥的員工福利聞名,這對巴爾丁來說很難適應。

他提到,過去大家只會瘋狂工作,達成目標,但當他有了孩子後,才開始有了「工作生活平衡」(Work Life balance)的概念,「我想花時間待在家陪小孩,可能需要在周末或深夜加班,或是選擇提早下班、在家工作,對我來說,這才是正確的平衡──在員工身分與公司之間達成。」

但是他認為,如今的矽谷已經把「生活」凌駕於工作之上,許多年輕的員工想要快速升遷、經濟獨立,又想早點回家,或是不想錯過瑜珈課,「我常常因為『有新的瑜珈老師上課,我不想錯過』或是『今天是我享受個人時光的日子』這種理由而無法安排會議,這真的會把我逼瘋。」

這樣的文化也造就了一批被寵壞、不食人間煙火的員工,許多人也不懂得感恩自己的工作。巴爾丁舉例,當疫情開始爆發、公司宣布在家上班政策後,「有些人開始抱怨自己不能買到食物,只因為沒有進公司,但『現實世界』中有非常多人直接丟了工作,或是根本找不到工作。」另外,他也曾聽到員工在餐廳內抱怨「不會吧,今天又吃壽司?」這些小事都讓他感到抓狂。

post title

圖為Google位於美國紐約的辦公室,門上寫著「和Google一起成長」。

美聯社/達志影像

Google 仍是一間好公司,或許只是不適合創業家

不過,即使有這些不滿,巴爾丁仍然認為讓 Google 收購 Waze 是正確的選擇,問題只出在自己身上──想要把新創的工作方式運用在科技巨頭裡面。他指出,3 年前就有想離開的念頭,但當時團隊還不夠完整,因此他慢慢培養接班團隊和領導者,讓公司可以在他離開後順利運行。

最後,巴爾丁總結,自己並不是一氣之下而離開 Google 的,反而很感謝高層給予 Waze 很多獨立空間和自由,他認為是周遭的那些聲音消磨了他,「我希望我每天可以告訴自己『我為用戶做了什麼』,而不是『我這麼做能不能升遷』,我想這樣的模式可能不適合我吧。


更多【經理人月刊】精彩內容:《Gmail 拋棄了信封!用了 16 年 logo,為何要重新設計?
Google、Apple、Facebook 怎麼帶新人?報到第一天,決定留才的成效
Google 宣布一周只進公司 3 天!比起永久在家上班,「混合辦公」更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