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王國裡的少數例外 尼泊爾那座「不能攀登的山」

by:山謬
12492

這幾年來,無數登山客蜂擁至尼泊爾,攀登境內一座座壯麗的山峰。但在這個登山勝地裡,卻有一座山峰至今從未有人攻頂過......

post title

在登山大國尼泊爾裡,有這麼一座山從未被登山客攻頂過,唯一有機會登頂的登山隊也在登頂前夕停下腳步,轉身離開了這座山。

Photo: Faj2323

那座無人攻頂過的山

擁有無數山頭的尼泊爾,是不少登山客心目中的聖地,多年來人們更是登遍尼泊爾境內大大小小的山頭,「登山經濟」也為尼泊爾帶來不少觀光收入。

然而,在這麼一個盛行登山的國家裡,卻有一座山從未被人攻頂過。

曾經是濕婆神的家

「魚尾峰」(Machhapuchhare)位於尼泊爾中部的城市博卡拉(Pokhara)附近,海拔約 6,993公尺高。它的名字來自於整座山峰的外型,從遠處望去,魚尾峰的形狀就彷彿一條魚的尾巴一樣。

根據印度教的傳說,魚尾峰曾是濕婆神(Shiva)居住的地方之一,因此成了附近居民心目中的「聖山」。出於尊重當地信仰的緣故,尼泊爾並不允許本國人或是外國觀光客擅自登上魚尾峰的峰頂,而在這座山的歷史上,也只有寥寥數人有過差點攻頂的紀錄,1950年代的英國軍官羅伯茨(Jimmy Roberts)就是其中之一。

post title

諾伊斯(後排左一)是英國知名的登山客,他曾是英國遠征聖母峰登山隊的一員,並且曾經挑戰攻頂魚尾峰。

美聯社/達志影像

原來有座魚尾峰

在 1936年時,羅伯茨首度聽說了魚尾峰的存在,但熱愛登山的他卻一直等到 1950年才有機會親自目睹魚尾峰的壯麗。那場相遇在他心目中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他形容道:「(當時,)魚尾峰在皎潔的月光中閃閃發光,像是一座超然於世外的白色金字塔。」

從此以後,登上魚尾峰的峰頂,便成為了他畢生最大的心願。

差點攻頂的人們

1957年,羅伯茨加入了英國知名登山客諾伊斯(Wilfrid Noyce)籌組的魚尾峰登山隊,首度有了一圓美夢的機會。

然而,根據BBC的報導,這支登山隊在攻頂的時候遇上補給問題,導致登山隊必須拆夥,只有兩人可以繼續往前攻頂,其他人都得折返下山。這時,儘管羅伯茨將登上魚尾峰的峰頂視為人生一大目標,他卻加入了下山隊伍的行列離開魚尾峰。至於諾伊斯所在的攻頂隊伍,最終也因惡劣天候而沒能成功登頂。

不攻頂是為了遵守諾言?

不過,也有人表示諾伊斯沒能攻頂的原因除了天候,還因為他在出發前便已經承諾當時的尼泊爾國王他會尊重當地民眾的信仰,不會踏足魚尾峰的峰頂。

真正成為一座沒人攀登的山

無論真正的原因是什麼,總之這支登山隊在 1957年時並沒有攻頂魚尾峰。但真正令人意外的是,熱愛魚尾峰的羅伯茨在攻頂失敗後,便找上了當時的尼泊爾政府,成功說服他們日後不再開放登山客登上魚尾峰的峰頂。

post title

親自訪查魚尾峰周遭村落的民情後,尼泊爾地理學家古隆發現也許魚尾峰並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樣「神聖」。

Newscom/達志影像

為什麼不讓後世人攻頂?

身為一個如此熱愛魚尾峰的人,羅伯茨的舉動讓許多人摸不著頭腦,甚至懷疑他自己當不成第一個攻頂的登山客,便以這種方式讓後人都無法攻頂。但從 1974年來就與羅伯茨頗有私交的作家喬格(Lisa Choegyal)說道:「羅伯茨不是那種自視甚高的登山客。儘管此舉確實讓人覺得他很傲慢......,但這並無法代表他在現實生活中溫柔的那一面。」

為了尊重當地民眾信仰

BBC記者瓦朗吉(Neelima Vallangi)表示,羅伯茨的舉動一部份是出於尊重查姆隆人(Chomrong)的信仰。查姆隆人是一群住在魚尾峰山腳下的居民,在他們的觀念裡,魚尾峰就是一座聖山,因此有些人也對登山客三不五時就想征服這座「聖山」的行為很感冒,才讓與查姆隆人交情不錯的羅伯茨決定提出這個奇怪的要求。

可能根本不是聖山?

不過這個說法卻被尼泊爾地理學家古隆(Harka Gurung)所駁斥,他在親身走訪當地後,發現魚尾峰附近的居民並沒有特別重視這座山,反而將附近的山一概稱作「kling」,即當地語言中「雪」的意思。若真要說起宗教儀式的話,當地牧人也就只有在隨著季節遞嬗,帶著羊群在高山、山腳間移動時,會在山上進行印度教傳統祈福儀式「供養」(puja),來為羊群祈福,似乎沒有特別將魚尾峰看作是「聖山」的意思。

就算魚尾峰真的有獨一無二的宗教地位,古隆也舉了日本的富士山為例,證明一座山的「宗教價值」與「開放攀登」其實可以共存共榮,因此力主尼泊爾應該開放登山客攻頂魚尾峰。

post title

根據市井傳說,有名紐西蘭登山客曾在 1980年代偷偷進行了一場攻頂魚尾峰之旅,成為史上唯一一位攻頂魚尾峰的人。

Newscom/達志影像

那個唯一攻頂過的人

不過若要嚴格說起來,魚尾峰或許早已被人攻頂。根據市井傳說,在 1980年代時,紐西蘭登山客丹茲(Bill Denz)便已偷偷完成攻頂壯舉,成為史上唯一一位在魚尾峰峰頂留下足跡的人。可惜的是,目前人們還找不到任何足以證明他攻頂過的證據,他本人也在 1983年死於喜馬拉雅山的一場雪崩,使得「有沒有人登上魚尾峰的峰頂?」成了無解謎題。

魚尾峰,美的縮影

不過就當地居民的立場來看,大部分人依舊傾向不開放登山客攻頂,藉此來保護這座獨一無二的山峰。久居博卡拉的詩人史瑞莎(Tirtha Shrestha)就是傾向不開放登山客攻頂的一員,她說:「魚尾峰的山頂並不是用來征服,而是應該要以雙眼來欣賞的。」

「多年來,魚尾峰的美激勵了許多詩人、作家和藝術家。在無數民謠中,這座山享盡了人們的讚美。魚尾峰對我們來說,就是美的縮影。」

post title

儘管不能攻頂,到魚尾峰住個幾晚倒不是難事。在嚮導的帶領下,旅人其實有機會到魚尾峰的基地營住上幾晚,沉浸在魚尾峰無與倫比的壯麗當中。

Newscom/達志影像

來去魚尾峰住一晚

即便今日人們依舊無緣攻頂,但旅人想一親魚尾峰的芳澤倒非不可能。當地有幾間旅行社提供付費徒步旅行服務,讓旅人只要花上 895美元(折台幣約 2萬5,571元),就能來場 13天的旅行,還有機會拜訪海拔約 3,700公尺高的魚尾峰基地營(Machhapuchhre Base Camp),近距離領略魚尾峰的美。

上線時間:2021/04/01
增修時間:2021/04/06  修正內文年代矛盾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