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旱是福是禍?春雨不來非洲蝗災有解

by:山謬
5140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科技新報文/ 黃嬿 

去年東非蝗蟲災害堪稱是 25 年來最嚴重的一次,影響 23 個國家。今年是東非蝗蟲爆發持續的第二年,隨著東非播種季節的開始,農民擔憂蝗害將再度侵蝕農作物,但蝗蟲需要水才能繁殖,還好今年春雨不來,乾旱為蝗蟲防治帶來一些曙光。

post title

2018年,阿拉伯半島的熱帶氣旋讓蝗蟲大量繁殖,進而造成了 2020年嚴重的蝗災。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8降雨、2019渡海,2020蝗災爆發

根據聯合國數據,當前的蝗蟲高潮始於 2018 年,當時熱帶氣旋讓阿拉伯半島非常潮濕,為孵化沙漠蝗蟲留下完美條件。當年大量蝗蟲遍布沙特阿拉伯、葉門和伊朗。隨著風吹過紅海,2019 年中降落在非洲之角。

偏偏 2019 年同時也是東非最潮濕的年份之一,也加速蝗蟲的繁殖速度。2020 年的前幾個月,肯亞、衣索比亞、索馬利亞、蘇丹和厄利垂亞遍布大批災民。據東非區域機構政府間發展管理局稱,沙漠蝗蟲對以農業為基礎的生計和糧食安全構成前所未有的風險。一平方公里大小的蝗蟲一天可以吃掉 3.5 萬人的食物。自 2019 年底以來,大舉入侵的蝗蟲開始破壞東非的農作物,使約 3,200 萬人口處於飢餓危機中。世界銀行預測,2020 年,蝗蟲造成的破壞和損失可能達到 85 億美元。

對肯亞而言,2019 年開始的這波蝗災是 70 年來最嚴重的一次,政府無計可施,由於蝗蟲出現地方多半都在無人居住地區,只好大量噴灑殺蟲劑應對。在肯亞有一些非營利機構鼓勵民眾抓蝗蟲來換錢,他們把這些蝗蟲製成魚或動物飼料,但是聯合國糧農組織警告,由於殺蟲劑疑慮,不要將蝗蟲用作飼料。

post title

在經歷 2020年慘重的蝗災後,今年春雨的減少,也讓飽受蝗災侵襲的人們看到了蝗災有望告一段落的希望。

路透社/達志影像

春雨減少,蝗災終點的曙光

去年 11 月,第二波蝗蟲襲擊肯亞,這些蝗蟲開始往人類居住區登陸,由於使用殺蟲劑會威脅人畜安全,因此對抗蝗災的任務比往年更困難。還好這個被聯合國比喻為聖經規模的禍害,終於迎來一些好消息。由於今年春雨減少,不利蝗蟲繁殖。

糧農組織表示,蝗蟲需要春雨才能成熟並產卵,但今年肯亞和鄰國衣索比亞的降雨減少,因此蝗蟲仍未成熟,3 月開始蝗蟲數量已經開始下降,如果沒有降雨,這些種群將不會繁殖,就會有效限制它們的威脅規模和程度。加上現在政府正在對蝗蟲進行各種控制計畫,它們的數量可望繼續下降。他們樂觀預期,接著進入夏季,原本衣索比亞東北部的降雨就很稀少,將不利蝗蟲繼續繁殖,蝗蟲的總量可望恢復正常。

乾旱是一把雙面刃

雖然降雨少可能減輕蝗蟲威脅,但乾旱是一面雙面刃,幾乎可以預測今年的農作物收成也不會好。美聯社訪問當地民眾表示,「收成不好總比沒有好。」對於今年初到達的蝗蟲群,他說「我們很幸運蝗蟲在還沒開始種植農作物的時候就到了,否則它們會把我們的農作物全部銷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