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登最幸福國榜首,芬蘭卻有「老化」隱憂?

by:徽徽
2786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英語島文/ 陳煥雅 

日前聯合國於三月份中旬公布的《2021全球幸福指數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 2021)調查結果出爐,芬蘭不出所料再度榮登榜首,連續四年蟬聯「全球最幸福國家」。

post title

想到芬蘭,你會聯想到幸福嗎?根據聯合國於三月份中旬公布的《2021全球幸福指數報告》,芬蘭再次成為「全球最幸福國家」。

Photo: Huy Phan

讀到這則新聞時,回憶霎時把我拉回到十年前——那時剛移居至芬蘭,生活幾乎可以用「簡約樸實的幸福」來描述,甚至因為紀錄這與亞洲生活模式截然不同的幸福生活感受,因緣際會出版了一本書,那是約莫在芬蘭住了三年之後的事了,我開始有股衝動想要與大家推廣及分享芬蘭人為何能夠長時間地感到「幸福」的秘訣。

芬蘭獨有的「SISU希甦」精神是什麼?

當時與出版社討論書名時,我心屬意《SISU幸福方程式》這個書名,不過當時出版通路覺得SISU概念過於超前不易推廣,恐影響銷路,最後決定拍板定案變成比較通俗易懂以探討「異國戀情」書名的《台灣女孩與芬蘭大熊的幸福二三事》,心中雖無奈扼腕但也只能接受,不過這個新成立的出版社也因認同其概念,反而將「 SISU希甦」作為出版社名字,也算欣慰。「SISU希甦」可說是芬蘭民族的天性以及代名詞,發音為﹝see-su﹞,除了是流傳的古老詞彙,包含「堅持」、「決心」、「衝勁」之意外,也是芬蘭人即使面對重重困難,卻不輕言放棄和隨便的做事精神。

超前十年的「希甦」概念,如今卻成顯學

近兩年來,市面上突然多出好多以SISU幸福為名的書籍,作者就是芬蘭人,可見我的跨文化觀察觀點方向無誤。其實概念並無超前,而是太過簡單,反倒讓人難以置信呢!捫心自問,至今年七月,我在芬蘭居住就要屆滿十週年了,現在是否依然感到幸福呢? 

我敢大聲回答:「是的」,與十年前所感受的幸福程度居然不相上下。

當然啦,中間我省略了一長串對於「食物」與「惡劣氣候」的抱怨。撇除這兩項比較不盡人意的項目,以及「異國文化適應」因素外,在芬蘭的生活品質真可說是可圈可點,這也難怪絕大數芬蘭人受訪時會給出「感到很幸福」的答案了。

沒有日照+氣候惡劣,芬蘭人的幸福感如何產生?

我認為,芬蘭人民族的血液裡天生帶有SISU堅毅勇敢的性格,是整個幸福感的基底,而芬蘭人幸福的秘訣裡還添加十多個配方:

post title

芬蘭人幸福的秘訣裡,包含了:工作與生活平衡、大自然唾手可得、創新自主的現象式教學與免費教育、育兒環境友善、兩性平權、透明清廉的政治、平等、信任、尊重、低調不炫富、愛護自然、環保永續、簡單樸實、節制知足、守法誠實、高稅與均富。

合作廠商

這些配方通通揉合在一塊,幸福感當然會油然而生。「民族性」與「氣候」常是影響人類行為與思考方式的重要因子,芬蘭的黑歷史也不是完全沒有的,幾乎長達半年惡劣、晦暗且日光短少的嚴寒氣候影響當地人民極深,十多年前芬蘭還是歐洲酗酒最兇、自殺率最高的國家,教育也非世界第一,如今能連續四年蟬聯全世界最幸福的國家,這一切都是人民與政府不斷努力改革的結果。

芬蘭式幸福告訴我們,最幸福的人臉上不總是笑容滿面,而是內心堅毅勇敢、信任、知足並且隨遇而安,如此,便能長時間地感受到幸福。 

《全球幸福報告》如何定義幸福呢? 六大指數看端倪

post title

人均國內GDP生產總值 (real GDP per capita)、社會支持度 (social support)、預期健康壽命 (healthy life expectancy)、人生生活抉擇的自由度 (freedom to make life choices)、慷慨度 (generosity)、對於貪腐的看法 (perceptions of corruption) 。

合作廠商

而《2021全球幸福報告》重點關注COVID-19的影響以及全世界人民的生活狀況,從報告裡可以發現,「心理健康」是影響今年幸福感的重要因素,疫情給受封城影響或失業的人們帶來不僅生理層面,還有心靈上的麻煩。人口平均年齡、對政府公家機關的信心及其對疫情的反應,自身國家的疫情水平等也影響了今年的幸福指數。今年前十名排行仍由北歐國家包辦,東亞國家的抗疫成功可以歸因於政府的更強而有力、更迅速的反應,以及盡最大努力的公民合作,也使得排名往上爬升。

台灣人的幸福感在亞洲國家裡屬於前段班,今年的排名表現更是再次上升5個名次,一舉來到第19名(2017-2019平均排名24名);而中國今年則是一口氣上升17個名次,排名來第52名(2017-2019平均排名69名)。

post title

芬蘭的新生兒數量不斷下降,在 2016年自然人口增長變為負數,人口結構邁向高齡化。

合作廠商

最幸福國的隱憂:新生兒數量不斷下降

根據芬蘭Yle新聞報導,一項針對已開發國家在COVID-19肆虐期間所進行的生育率調查顯示,在疫情大流行開始的9個月後,幾乎所有已開發國家的出生率都大幅下降,但芬蘭的出生率不但沒有往下掉,反而略有上升。疾病的威脅、金融危機往往會導致家庭推遲生育,而芬蘭出生率微幅上升則是個罕見的例外。

儘管如此,芬蘭的出生率仍是來到北歐國家中測量數據上的最低水平。北歐福利國家一直以勞動力充足率和經濟增長為基礎,但芬蘭的新生兒人數卻一年比一年少,自2016年以來,芬蘭新生兒數甚至低於歐盟平均水平,同年,芬蘭的自然人口增長變為負數,人口結構邁向高齡化。去年芬蘭政府已委託人口協會(Väestöliitto)進行一項研究,了解確保人口可持續發展的方法,該項目的調查負責人是研究教授安娜·羅特基希(Anna Rotkirch)。

post title

面對高齡化社會,芬蘭人要如何幸福地老去,是芬蘭政府的新課題。

Photo: Joakim Honkasalo

如何「幸福」地老去,成為芬蘭政府新課題 

與國際上相比,芬蘭的老年人狀況良好,但仍有改善的空間。不斷變化的人口結構和區域集中度帶來了社會挑戰,這些挑戰也可替未來的政策做好準備。芬蘭65歲以上人口,佔總人口約23%,居世界第四位人口嚴重老化的國家,根據估算在15年後,也就是2035年時,85歲以上的高齡人數將增加一倍以上至30萬人。

正常來說,每個人生命的最後幾年常是需要護理和治療的,然而芬蘭政府目前尚未有足夠的長者照護勞動人力。該研究同時表明,「退休但身體卻尚未老」是許多退休者的感受,因此也建議未來的就業政策或終身學習,不應設有65歲的年齡上限,並應通過在整體生活中更積極促進兒童及長照家庭的友善,同時增進自身技能、健康地衰老實現人口持續成長這一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