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開鍘澳洲《天空新聞》 涉疫情不實資訊禁止上傳一周

by:阿雀
3205

上周四,因為澳洲《天空新聞》的影音內容涉及COVID-19疫情相關的不實資訊,YouTube對這個擁有 185萬訂閱人數的帳號祭出警告,讓它們有一周的時間無法上傳新內容。

post title

因為影音內容涉及COVID-19疫情相關的不實資訊,YouTube對澳洲《天空新聞》祭出警告,停權一周。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集滿三次警告帳號將被移除

上周四(29),因為澳洲《天空新聞》(Sky News Australia)的影音內容,涉及COVID-19疫情相關的不實資訊,YouTube於是依照「《社群規範》警告基本須知」,對這個擁有 185萬訂閱人數的新聞媒體發出第一次「警告」(strike),讓它們有一周的時間無法在自己的頻道內新增影片。

而根據YouTube的《社群規範》,如果澳洲《天空新聞》在 90天內再犯的話,將會導致二次懲戒,且時間延長到兩周;若是第三次觸犯的話,則會造成帳號被永久性移除。

「可能會造成真實世界損害」

YouTube並沒有具體指出澳洲《天空新聞》的影音究竟有什麼問題,只表示有許多「冒犯人的影片」遭到下架,而且它們強烈反對「可能會造成真實世界損害」的內容。

該影音平台的聲明表示,它們「基於當地及全球健康部門的指引」,擁有「清楚且公認的COVID-19醫療不實訊息政策」,因此所有影片皆不得違背相關的治療、預防、傳播和社交距離資訊。

「不允許任何否認COVID-19存在的內容」

除此之外,YouTube的發言人還告訴《衛報》,它們不允許任何「否認COVID-19存在」或「鼓勵民眾用奎寧(hydroxychloroquine)或伊維菌素(ivermectin)治療、預防COVID-19病毒」的內容。

發言人還透露,有問題的那些影片「並沒有提供足夠的反制訊息」,並強調「無論上傳的用戶是誰」,YouTube「都公平地實施著我們的政策」,因此:「依循著這些政策和我們維持已久的警告系統,我們將《天空新聞》澳洲頻道的影片下架並發出警告。」

 

澳洲《天空新聞》在上周四被YouTube發出第一次警告,有一周的時間無法上傳內容。上方影片為其頻道在被停權前的最後一支新聞。

致力於滿足期望、期待短時間後的回歸

針對本次事件,澳洲《天空新聞》則在網站上發出了道歉聲明,表示YouTube有權執行其政策,而且它們也的確有找到一些不符合YouTube規範的舊影片。

該媒體還透露,它們目前正「認真致力於滿足編輯上和社群中的期望」,並期待在短時間後可以再度對其 185萬的訂閱用戶播送新內容。

「沒有否認COVID-19的存在」

但同時,澳洲《天空新聞》則否認了它們的主持人曾有反對COVID-19存在的言論,並強調它們不曾發表或刪除任何具有相關內容的影片。

除此之外,它們也在聲明中指出,它們依舊支持「對大範圍主題進行的研討與辯論」,也支持「對任何民主國家都非常重要的觀點」。

澳洲《天空新聞》還提到,它們在過去一年間發布了 2萬多支影片,而且頻道的 185萬訂閱人數,比起澳洲廣播公司(ABC News)多 40萬人,也比澳洲其他三個商業新聞網站的YouTube訂閱人數總和還要多。

post title

畫面攝於上月 28號。在澳洲雪梨,一隻鳥獨自在空蕩蕩的火車站中走來走去。

路透社/達志影像

「讓陰謀論者、反疫苗者得到支持」

事實上,在這次爭議事件的背後,為了防止Delta變種病毒的散播,有數百萬的澳洲人正面臨又一次的封城,但與此同時,該國卻只有不到 15%的人口完全接種疫苗。

然而在這個敏感的時機,澳洲《天空新聞》資深主播瓊斯(Alan Jones)卻在前陣子發表了爭議的言論。上月 12號的一場播出中,瓊斯和澳洲議員凱利(Craig Kelly)雙雙表示Delta並不如原始的COVID-19病毒危險,而且疫苗是沒有用的。

澳洲電台主持人哈德利(Ray Hadley)便因此抨擊瓊斯,認為他「讓陰謀論者、反疫苗者......得到了少數人的支持,他們都認為COVID-19病毒不過只是一種流感」。

澳洲《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則在上周三(28)結束了瓊斯的專欄。

post title

瓊斯在播出中與澳洲議員凱利否認Delta病毒的危險性,引發該國大眾輿論。

歐新社/達志影像

「刪除內容是對保守派的箝制」

但另一方面,澳洲《天空新聞》的網路編輯部則做出反擊,認為YouTube祭出警告的決定,將對自由思考的能力產生令人不安的攻擊。

其中,編輯豪頓(Jack Houghton)便在一篇刊登於其網站上的文章指出,那些被認為「令人不快」的影片,內容包括了口罩的效用及封城的合理性——豪頓表示,他們對於兩邊的觀點都有進行討論,而且無論意見是正是反,雙方的科學證據「肯定都沒有很清楚」。

同時,豪頓還認為,刪除內容是對保守派聲音的一種箝制手法,而且要是關於澳洲COVID-19政策的討論被扼殺的話,那麼澳洲的「政治人物將在免疫的情況下自由行事,這並不正當,也缺少了來自公眾的充足審查」。

「你的思考自由將被消滅。」豪頓說。

post title

澳洲《天空新聞》編輯豪頓反控YouTube及Facebook,認為它們沒有處理瓊斯反對疫苗接種的不實報導。

歐新社/達志影像

反控YouTube和Facebook

除此之外,豪頓還反控YouTube及Facebook,認為這兩個平台自己也沒有禁止商業媒體的不實言論,例如聲稱它們的資深主播瓊斯反對疫苗接種。

豪頓抨擊那些故事「如此侮辱人、錯誤且偷懶」,表示這些媒體都沒有公布瓊斯鼓勵大眾接種AZ疫苗(AstraZeneca),而且自己也已經接受施打的事實。

豪頓透露,即使瓊斯的肺部有七個血栓,他也依舊這麼做了,而且澳洲《天空新聞》的所有評論家也都鼓勵人們施打疫苗,因為他們都明白這是讓澳洲擺脫封城的途徑之一。

不是第一次採取「警告」手段

事實上,這並不是YouTube第一次針對COVID-19疫情不實資訊,對大媒體或大人物祭出懲戒手段。例如上月 22號,YouTube才因此刪除了巴西總統波梭奈羅(Jair Bolsonaro)的部分影片。波梭奈羅自疫情開始以來,便時常發表反對封城、口罩和疫苗等防疫措施的言論。

YouTube強調,它們並不是出於意識形態或政治理由而有此舉,而是無法允許口罩無助於防止疫情、以奎寧和伊維菌素進行治療等不實言論出現,是基於內容方針才採取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