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老銀行的末日 義大利西恩納牧山銀行何去何從?

by:阿雀
4334

今年七月底,擁有 549年歷史的義大利西恩納牧山銀行,被監管機構認定為全歐洲最脆弱的金融機構,而隨著裕信銀行有意收購它的消息傳出,這間「世界最老銀行」的未來動向也因此備受矚目......

post title

根據歐洲銀行業管理局的壓力測試結果,西恩納牧山銀行現有的資本難以撐過一場嚴重的經濟衰退。

歐新社/達志影像

在壓力測試中表現差勁

今年七月底,歐洲金融監管機構「歐洲銀行業管理局」(European Banking Authority)公布了針對各大銀行的壓力測試結果,其中顯示,義大利的西恩納牧山銀行(Banca Monte dei Paschi di Siena)表現比其他任何金融機構都還要差勁。

根據測試所預設的情境,假使有一場延續到 2023年的嚴重經濟衰退,那麼期間西恩納牧山銀行的資本將完全耗盡,而這點似乎也迫使義大利政府必須正視一件糟糕的事實:在長達五個半世紀的獨立營運後,西恩納牧山銀行不得不走向一個重大的轉捩點。

另一方面,在當局的敦促下,義大利第二大銀行「裕信銀行」(UniCredit)於上個月表態,透露它們正為收購西恩納牧山銀行的部分資產進行談判。

成立於1472年的世界最老銀行

西恩納牧山銀行成立於 1472年,而在被裕信銀行合併後,它或許仍會維持原本的名字成為裕信銀行的分行之一,顧客或許不會注意到有什麼差別,但收購還是會造成兩點非常大的改動:一是西恩納牧山銀行將不再是完全獨立的銀行,它的營運將由裕信銀行在米蘭(Milan)的總部操控,而不是它位於西恩納(Siena)的在地辦公室。

第二點則是,西恩納牧山銀行不只是銀行,它還是一項歷史里程碑,是義大利商人在文藝復興時期施行現代銀行體制的實例,也是現存最老的銀行,一旦它變成裕信銀行的一部份,這項成就便會交棒給另外一間銀行——1590年成立於德國漢堡(Hamburg)的貝倫貝格銀行(Berenberg Bank)。

post title

如果裕信銀行真的收購了西恩納牧山銀行,那麼西恩納牧山銀行將不再擁有營運的主控權。

路透社/達志影像

改革願景與艱困處境

而西恩納牧山銀行的困境對現任義大利總理,同時也是前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行長的德拉吉(Mario Draghi)來說,顯然是個麻煩的問題,因為他自上任後便進行財政改革,試圖讓義大利擺脫歐元區「扯後腿之國」的定位。

可是在歐洲,銀行業一直以來高度分散,每個國家都有許多區域性的銀行,再加上義大利經濟多年來幾乎沒有成長、這兩年COVID-19疫情又造成諸多損害,這讓當地銀行業面臨著艱困的處境。正因如此,金融監管機構長期以來不斷呼籲義大利銀行必須進行合併,這樣才能降低營運成本並簡化獲利途徑。

銀行不只是銀行,還是城市血肉的一部份

讓我們把問題聚焦回西恩納牧山銀行,它可能被收購的事實對錫耶納當地及周邊區域來說,所造成的不僅是經濟層面影響,同時也有心理層面的;一方面,它是西恩納最大的私人企業雇主,把它賣給裕信銀行,可能會導致員工總數的 1/3,也就是 5,000個職位被砍。

另一方面,擁有這家銀行的基金會,長年以來將利潤回饋於各式各樣的在地活動中,例如幼稚園補助、救護車服務等,或許對當地人來說,把西恩納牧山銀行賣給裕信銀行,某種程度上就跟拍賣掉他們部分的身份認同一樣。

「西恩納牧山銀行是這個城市血肉的一部份,」西恩納記者、歷史學家與西恩納牧山銀行前通訊主管比安奇尼(Maurizio Bianchini)說:「從人性的角度來看,這間銀行如同每個西恩納家庭的支系(branch)一樣。」

post title

如果西恩納牧山銀行被裕信銀行收購,對當地居民的影響將不只是經濟層面,也包括心理層面。本照為西恩納牧山銀行外觀,中間的雕像為義大利 18世紀的經濟學家班迪尼(Sallustio Bandini)。

歐新社/達志影像

收購造成的危機、主管自盡疑雲

當然,西恩納牧山銀行的存續問題並不是近期才興起的疑慮,它的第一次危機出現於 2008年,當時它支付了超過自己能負擔的金額,只為了要收購競爭對手,冀望能躍升為僅次於義大利聯合聖保羅銀行(Intesa Sanpaolo)和裕信銀行的義大利第三大銀行,而在這之後,西恩納牧山銀行便接二連三出狀況。

2013年,西恩納牧山銀行高層受到指控,當警方正在調查其是否真的對監管機構和股東隱瞞不斷增加的損失時,時任該銀行通訊主管的羅西(David Rossi)被人發現死於自己辦公室下方的小巷裡,死因研判為自盡,雖然羅西的家人認為他是因為知道太多內幕而被滅口,但警方從未找到能夠支持這項論點的確切證據。

銀行被國有化、高層遭定罪

2014年,西恩納牧山銀行曾嘗試將自己掛牌出售,但沒有找到買家;2017年,經由歐盟委員會(EU Commission)協助,義大利政府斥資 54億歐元(折台幣約 1,767億元)取得其 68%的股份,將這間銀行國有化,並對監管機構表明,它們會在 2022年4月以前讓這間銀行重新回歸私人所有。

2019年,問題再次爆發,超過十位來自西恩納牧山銀行、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和野村控股(Nomura)的高層被定罪,因為他們非法使用複雜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去掩蓋西恩納牧山銀行本身的問題,這些人的上訴至今仍在審理中。

post title

義大利經濟部長弗蘭科表示,西恩納牧山銀行還需要「遠高於」25億歐元的資金,才能繼續營運下去。

歐新社/達志影像

還需要至少25億歐元的資金

而如今,隨著 2022年4月的最後期限逐漸逼近,義大利政府也於近期不斷推動裕信銀行和西恩納牧山銀行達成交易協議。

《華爾街日報》指出,它們的成交金額或許可能低至象徵性的 1歐元(折台幣約 32.7元),一如政府過去推動的其他交易,將有問題的金融機構託付給它們曾經的競爭對手——事實上,大多數和西恩納牧山銀行有著相似問題的銀行,都已經在很久以前就被賣掉了。

義大利經濟部長弗蘭科(Daniele Franco)在上個月告訴國會,如果要讓西恩納牧山銀行順利度過難關,它們還需要「遠高於」25億歐元(折台幣約 818億元)的資金。

迫在眉睫誰受惠?

也是在上月 29號,裕信銀行揭露了它們正準備要收購西恩納牧山銀行,但當隔天(30)歐洲銀行業管理局公布壓力測試結果後,其執行長奧謝爾(Andrea Orcel)表示它們將全面地審查西恩納牧山銀行的財務狀況,才能決定要不要繼續這個交易。

可是奧謝爾也指出,他仍認為西恩納牧山銀行將拓展裕信銀行在義大利中部的事業:「這個(交易)時機是對的。」

不過爭議也因此產生,例如義大利國會中,專責銀行系統的委員會主席魯奧可(Carla Ruocco)便認為,現在是個錯誤的買賣時機:「如果你在最終期限的壓力之下出售資產,而且你還只有一個感興趣的買家,你猜猜看是誰在主導買賣條件?」

post title

西恩納現任市長德莫西認為,西恩納牧山銀行的未來會影響到整個歐洲。

路透社/達志影像

銀行的未來將「影響整個歐洲」

西恩納牧山銀行的買賣也因此成為政治議題,甚至可能左右這座城市和國會在今年 10月的選舉。

例如西恩納現任市長德莫西(Luigi De Mossi)的立場便傾向於反對目前的收購計畫,他表示西恩納牧山銀行不是「超市」,裕信銀行不能只拿走自己想要的資產,讓政府處理剩下的爛攤子,而且西恩納牧山銀行的未來是「社會和政治議題,這不只會影響西恩納,也不只會影響義大利,而是會影響整個歐洲」。

《紐約時報》指出,義大利右翼政黨「北方聯盟」(Lega Nord)可能會因此獲得優勢,因為它們支持德莫西,而那些隨著德莫西而來的保守派民意將成為它們的一大助益。

讓西恩納邁向嶄新的未來?

但另方面,也有其他義大利黨派認為,是時候讓西恩納向前看了,例如前義大利總理雷塔(Enrico Letta),他在投身學術界後,即將回歸政壇,成為代表西恩納省和阿雷佐省(Arezzo)的議員候選人。

雷塔認為,雖然西恩納牧山銀行仍舊會是西恩納當地的主要企業雇主,可是這個城市應該要轉而將心力投注在其他產業,例如英國製藥公司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在當地就有一間研究中心,為流行於貧窮國家的疾病研發疫苗。

「之前,西恩納想要成為金融之都,」雷塔說:「(如今)西恩納有潛力成為生命科學之都。」

post title

本照為西恩納市景。《紐約時報》指出,西恩納牧山銀行的現況或許證明了一件事:擁有輝煌的歷史,並不保證在現代世界的成功。

Photo: ivanovatsvetelina

「給西恩納一個新的機會」

雷塔還呼籲在西恩納建立一個歐洲生科園區,並表示義大利從歐盟(EU)那裡獲得的COVID-19疫情復甦資金,應該要有部分用於協助當地的「托斯卡納生命科學基金會」(Toscana Life Sciences),這間非營利組織專門協助醫療新創公司的初期發展。

「我們必須給西恩納一個新的機會。」雷塔說。

即使沒有合併,一切也已成往事

儘管有人仍想力挽狂瀾,但西恩納牧山銀行如今剩下的,或許只有那段回不去的輝煌歷史了。

「它曾經代表了西恩納的繁榮與昌盛,」在某個清爽的早晨,70歲的西恩納在地居民布魯蒂尼(Marco Bruttini)坐在西恩納牧山銀行總部旁的長椅上,告訴《紐約時報》:「但就算沒有這次的合併事件,這段往事也已經過去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