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手術偷換執刀醫生 南韓立法阻「幽靈醫生」再現

by:阿雀
16780

本周二(31),南韓國會投票通過,強制要求醫院必須在手術室內加裝監視器,以避免「幽靈醫生」的出現。

post title

在《路透社》的專訪中,李娜琴一度心痛落淚,她的兒子權大熙正是幽靈醫生手術刀下的無辜亡魂之一。本照攝於李娜琴家中,畫面背後為權大熙動手術時的監視器畫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你的醫生不是你的醫生

本周二(31),在醫界的反彈聲浪中,南韓國會投票通過,將強制要求醫院必須在手術室內加裝監視器,以避免「幽靈醫生」的出現——也就是明明並非患者的主治醫生,卻負責在手術過程中執刀的非法行為,他們可能是剛拿到執照的新手醫生、沒有整形外科手術資格的牙醫和護士、尚未獲取執照的實習醫生,或甚至是醫療設備的銷售人員。

這讓南韓成為了第一個要求用監視系統紀錄手術過程的已開發國家,但這項訴求其實早已提起多時,直到 2016年的一場醫療糾紛,才逐漸引起了大眾的關注。

昏迷49天後死去的受害者

2016年9月8日,當時就讀大學三年級的 24歲男子權大熙(Kwon Dae-hee,音譯)來到了一間私人整形診所進行下巴整形手術,卻不幸碰上了「幽靈醫生」,並在手術後因失血過多陷入昏迷,進而被轉送到大醫院進行搶救。

49天後,從未自手術中醒來的權大熙不幸身亡。

圖為權大熙動手術時的監視器畫面,照片中可以看到一名助理正在用拖把清理地上的血跡。

監視畫面正是所需的證據

權大熙的母親,現年 61歲的李娜琴(Lee Na-geum,音譯)表示,她的兒子在高中時,曾因為突出的下巴招致霸凌,因此身心受創,所以才決定要花費 650萬韓圜(折台幣約 15.6萬元)進行整形手術,移除掉部分的頷骨。

但沒想到,他卻再也沒有回家。

李娜琴表示,在權大熙手術、並被轉送到醫院的隔天,他的主治醫生過來探視他,除了告訴他們一家手術過程一切正常外,還提供了當時的錄影畫面——而她在拿到這份紀錄後,立刻知道自己需要它。

「我立刻感覺到我需要這項證據。」李娜琴說,並透露自己檢視這份長達 7.5小時的影片上千次——影片內容除了手術全程,還包括了權大熙被轉移到恢復室,不久後卻又被送回手術室的畫面,以及救護車抵達、將權大熙轉往大醫院的過程。

實習醫生負責大部分手術過程

根據錄影畫面,在權大熙開始手術的一個小時後,主刀的醫生離開了,但另一名醫生接著走了進來,兩人不斷交替進出手術室,過程中還一度有近 30分鐘的空檔,他們兩位都不在裡面,只留下現場的幾名助理。

除此之外,權大熙聘用的那位主治醫生根本只負責修剪了他的頷骨,其他大部分的手術過程都是由另一人——一位沒有整形手術執照、剛從醫學院畢業的實習醫生完成的,儘管診所的廣告明確表示,主治醫生會從頭到尾負責整場手術,但這樣的承諾並沒有兌現。

post title

經營整形診所超過 25年的金善雄表示,權大熙所動的手術通常僅需不到 1.5小時便可以完成。照片攝於金善雄位於天安市的整形診所,金善雄本人同時也是一名整形醫生。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多了一倍的手術時間

權大熙的手術過程總共耗時三個多小時。

但韓國整形外科協會(Korean Association of Plastic Surgeons)前任法務,同時還經營整形診所超過 25年的金善雄(Kim Seon-woong,音譯)醫生表示,這樣的手術對於有經驗的醫生來說,本來只需要花不到 1.5小時便可以完成。

然而,似乎沒有人注意到有異樣。手術完成後,兩位醫生都回家了,只剩下助理負責收尾,權大熙的母親李娜琴則注意到,當她的兒子在手術台上不斷失血時,他們卻還在整理臉上的妝容,又或是查看自己的手機。

失血超過3.5公升

監視畫面顯示,為了清除不斷冒出的大量鮮血,助理一共拖了 13次地板。根據估計,權大熙當時共失血超過 3.5公升。

「我不認為這位幽靈醫生確認過我兒子流了多少血......我對於這件事情非常生氣,三位醫生之中只有一位確認過他的失血量。」李娜琴如此表示,她口中指的三位醫生,除了主治醫生、幽靈醫生外,還有麻醉醫生。

post title

圖為權大熙的母親李娜琴。照片右方的電腦螢幕顯示的是權大熙手術時的監視器畫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透過監視畫面申冤及求償

根據從影片採集到的證據,李娜琴一家對整形診所提出了民事訴訟,指控其疏忽大意,不但沒有解釋手術的危險性,也沒有採取適當的措施挽救患者的性命,直到 2019年5月,他們才獲得了 4.3億韓圜(折台幣約 1,030萬元)的賠償。

至於涉案的三名醫生則面臨著刑事指控,其中,主治醫生被判過失致死罪,須服有期徒刑三年。

沒有證據,沒有真相

但權大熙只是無數「幽靈醫生」受害者的其中一位。在沒有辦法獲得確切證據,也就是影像紀錄的情況下,還有無數的家屬不知道,他們的家人之所以會死在手術台上,是因為醫生的怠忽職守。

因此從 2018年開始,李娜琴在國會大樓外開始了一人抗議,她呼籲政府立法,強制要求手術室內必須安裝監視器——這項法案因此又被稱為「權大熙法案」。

李娜琴表示:「當『別人』——也就是一個並沒有被雇用、也未取得患者同意的醫生負責執刀時,這就是醫療犯罪......有好多失去家人的不幸家庭沒有辦法揭發真相,因為當一個健康的人死在手術室內時,他們沒有辦法取得實質證據。」

「通常來說,醫療事故的受害者並不想提起訴訟,因為他們知道這會有多困難,又多具有挑戰性......醫生自己也知道要證明事情(因為幽靈醫生執刀而)出問題有多難,所以他們會直接告訴受害者去告他們。我從遇到的許多受害人那裡聽到這件事。」

post title

根據韓國消費者院的數據顯示,僅僅五年間,就曾有 226人因為碰上幽靈醫生而受傷、出現副作用、需要再次進行手術,又或是在手術中死亡。本照為割雙眼皮的手術畫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至少226人受到幽靈醫生所害

根據韓國消費者院(Korea Consumer Agency)的數據顯示,2016年至 2020年間,有 226人因為碰上幽靈醫生而受傷、出現副作用、需要再次進行手術,又或是在手術中死亡,但其中並未具體說明死亡人數的比例以及個人的死因。

但值得注意的是,並不是所有碰上幽靈醫生的患者,都會知道自己碰上了幽靈醫生,畢竟他們都在手術過程中被全身麻醉,幽靈醫生也不會在病歷上註明自己參與了手術。

五年有期徒刑、5,000萬韓圜罰金

回顧南韓的整形醫療史,1974年,南韓最高法院決議通過,以審美為目的進行的整形手術,將被視為醫療行為,並於隔年要求主刀醫生必須先通過專業考試,才能執行手術。

2014年,南韓政府第一次注意到了幽靈醫生的存在,一個由整形外科醫生組成的團體向南韓衛生福利部提出要求,希望它們能加強規定,強制醫生表明誰負責進行手術,並在診所內安裝監視器,但由於醫界各方的反對意見,安裝監視器一事多年來都難以入法。

這也造成幽靈醫生的情況越來越猖獗,即使這種行為最高可能被處以五年有期徒刑和 5,000萬韓圜(折台幣約 120萬元)的罰金,但在人根本抓不到的情況下,罰則形同虛設。

post title

在難以取得實質證據的情況下,根本難以對幽靈醫生定罪,罰則因此形同虛設。本照中的女子正準備要進行隆鼻手術,因此鼻子上被做了一些手術記號。

路透社/達志影像

還能預防其他醫療事故

直到 2018年,京畿道省才成為了南韓第一個在公立醫院的手術室中,強制引入攝影機的省份。

而京畿道省知事李在明則指出,他希望全國所有醫院和私人診所都能跟進這項措施,監視器除了能夠阻止幽靈醫生外,還能預防其他醫療事故。

「從患者的角度來看,即使提起訴訟,他們也很難找到證據證明醫院的疏失,」李在明的辦公室發表聲明表示:「在手術室安裝監視器至少可以預防像是代理手術或性侵害等不當行為。」

妨礙醫病關係、侵犯患者隱私

至於醫界為何反對呢?擁有 14萬成員的大韓醫師協會(Korean Medical Association)認為,影像監控將會減損大眾對醫生的信任、侵犯患者隱私,同時可能產生的醫療糾紛,還會讓醫生不願冒險救治病人性命。

「我們認為信任是醫病關係的關鍵......這項法案會減損醫生的積極性,讓他們不再願意推薦治療方法並醫治病人。」大韓醫師協會發言人朴洙賢(Park Soo-hyun,音譯)在本次法案通過前表示:「如果要在手術室安裝攝影機的話,許多住院醫生已經表明不願意申請外科,這將導致南韓醫護系統的根本崩塌。」

在這支張貼於金善雄「醫生V怪客」頻道的影片中,可以看到金善雄本人(負責主持的黑衣男子)以及正在進行抗議的權大熙之母李娜琴(約 2:10處出現,身著千鳥紋外套女子)。

「重建醫病信任的機會」

但另一方面,也不是每位醫生都反對在手術室安裝監視器。

例如前面提到,曾在韓國整形外科協會擔任法務,並經營整形診所超過 25年的金善雄就認為,這樣的措施確實能夠預防各種犯罪與事故,或甚至促進醫生與病人的關係:「我覺得,手術室裡的監視器可以成為重建醫病信任的機會。」

除了表達支持外,金善雄還以「醫生V怪客」(닥터벤데타,Dr Vendetta)之名,在YouTube開設揭露幽靈醫生案件的頻道,並向青瓦台發起相關請願,至今已吸引超過 5萬4,000人參與連署。

民調:97.9%同意修訂法案

目前,這項監視器修訂法案似乎也在南韓民間獲得了壓倒性的支持。根據南韓獨立政府機關「國民權益委員會」(Anti-Corruption and Civil Rights Commission)在今年六月時的民意調查結果,在 1萬3,959位民眾之中,有 97.9%的人同意通過這項措施。

還得經歷兩年的寬限期

根據《韓國先驅報》報導,本次通過的法案將修改《醫療照護法》,強制規定醫院及診所,當病患必須在手術過程中進行全身麻醉時,若是病患本人或其監護人提出要求,醫院至少必須保留手術過程的影像紀錄 30天,以預防法律糾紛。但在緊急情況或進行高風險手術時,錄影要求可以得到豁免。

《醫療照護法》的修訂將歷經兩年的寬限期後才會正式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