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後的重生 義大利村莊搶救千年橄欖樹大作戰

by:阿雀
4313

今年七月,野火席捲了義大利薩丁尼亞島的西部,造成數萬頃土地上的動植物和房屋付之一炬。其中,一棵命在旦夕的千年橄欖樹格外讓當地鎮民不捨......

post title

本照攝於今年 7月25日,一棵位在薩丁尼亞島小鎮庫列里的橄欖樹正在熊熊燃燒中,它並非本文主角千年橄欖樹「族長」。

美聯社/達志影像

擁有千年歷史的巨大老樹

對義大利薩丁尼亞島(Sardinia)城鎮庫列里(Cuglieri)的鎮民來說,一棵在這裡佇立千年的橄欖樹「族長」(the Patriarch),是他們生命與身分認同的一部份。

「族長」是薩丁尼亞島西部的古老生物代表之一,估計已經有 1,800至 2,000年的歷史,漫長的時光讓它長成了一株龐然大物,樹幹直徑約 3.4公尺,高度約 17公尺。

「族長」甚至還擁有一個名稱「Sa Tanca Manna」,被正式記錄在義大利農業、食品及林業部的「紀念樹名單」(List of Monumental Trees)當中。

但七月時,面對數十年未見的猛烈野火,當大範圍的植被、無數的農場和村莊都被摧毀時,火勢終究蔓延到了族長身上。

2萬公頃土地被燒毀

七月下旬時,在薩丁尼亞島西部肆虐的野火竄到了小鎮庫列里,當地以農業為主,人口約 2,600人,土地有 90%都覆蓋著橄欖樹,而橄欖樹也是鎮民的主要收入來源。

當時,超過 1,000位庫列里鎮民被緊急撤離,整個薩丁尼亞島西部則有超過 2萬公頃的土地被燒毀,無數的樹木、野生動物、家畜、房屋都難以倖免,付之一炬。

災後,庫列尼一名鎮民賈尼(Gianni)便曾悲痛地表示,這場大火摧毀了他的家鄉:「庫列里不復存在了。當火災來到我家門前時,我的孩子一直尖叫和哭泣。」

「我們最終救回了房子,但這裡還剩下什麼?這座村莊本來以橄欖樹和葡萄園為生,可是一切都付之一炬了。」

千年橄欖樹「族長」過往的樣貌,它巨大的樹幹直徑約 3.4公尺。

尚有一線生機的族長

而族長也沒有逃過這一劫。大火包圍了這棵古老的橄欖樹,它的樹幹幾乎燃燒了整整兩天——但令人慶幸的是,族長並沒有完全死去。今年七月底,專家來到庫列里為它進行檢查,發現它的根部及樹幹的側邊還有生命跡象。

當時,義大利薩薩里大學(University of Sassari)的植物學教授卡馬爾達(Ignazio Camarda)曾表示,雖然族長「只剩下令人悲痛的殘骸,就這樣倒在地上,還有一些燒得焦黑的樹樁,以及部分的樹根」,但它還是有可能「會長出新的樹苗,產生一線生命的曙光」。

拯救族長能為眾人帶來希望

可是要怎麼拯救族長呢?庫列里的鎮民及當局,將族長活下來的希望,都寄託到了巴切塔(Gianluigi Bacchetta)的身上,巴切塔是薩丁尼亞島卡里亞里大學(University of Cagliari)的植物分類學教授,同時還是該校植物園的負責人。

「族長代表著我們的身分認同,」在庫列里當地行政機關負責文化和社會政策的庫爾庫(Maria Franca Curcu)以心碎的語氣說:「如果我們可以救他(註),我們就能為所有在大火中失去一切的人們傳遞一份希望。」

註:原文使用的是「him」(他),而非「it」(它)。

畫面中的男子即為植物分類學教授巴切塔,他正在進行「族長」的搶救作業。上圖可左右滑動,看更多現場畫面。

幫族長蓋加護病房

回到七月,當巴切塔在七月第一次探訪奄奄一息的族長時,他發現族長身周的土壤溫度高達華氏 176度(攝氏 80度),他因此決定要為這棵樹「蓋一間加護病房」。

「它真的是一個受了重傷的、活生生的存在。」巴切塔說:「我們會做到最好,希望可以讓它從昏迷中醒來。」

因此,巴切塔首先徵求了志願者,在族長的附近站崗,以避免人們在它已經脆弱不堪的樹根上走動、加深它的傷勢;接著,巴切塔和他的團隊用水幫族長周邊的土壤降溫,還拿黃麻做的防水布包覆樹幹、在土壤上撒上稻草,為族長提供保護。

眾人齊力救樹

此外,附近的一個村莊則提供了一個水箱及一名水電工人,協助巴切塔搭建灌溉系統,可以讓族長附近的土壤保持一定的溼度;一間當地建築公司則捐贈了設備,並免費幫族長蓋了一個遮陽設施,讓它在葉子被燒光的情況下,還是能免於烈日的曝曬。

同時,他們每十天便會幫族長施肥,希望有機肥料可以幫助它的樹根生長、往外延展。巴切塔表示:「如果(族長的)外圍根部能夠重新生長,並順利將營養運送到樹樁的話,我們可以期待新芽在九月或十月的時候長出來。」

post title

薩丁尼亞驢為薩丁尼亞島上的特有種,在 2007年時被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列入「瀕危」物種之一。

Photo: Justlettersandnumbers

還有其他等待搶救的老橄欖樹

而且,除了族長的搶救計畫以外,巴切塔還拜訪了當地所有百年老橄欖樹園,告訴農夫們要怎麼拯救被大火侵襲的樹木,他的團隊和當地政府目前則預計要展開集資計畫,好進一步購買其他設備,協助當地所有橄欖樹和土地的復原。

其中,居民贊帕(Giorgio Zampa)就擁有一個傳承自曾祖父的橄欖樹園,裡頭本來有將近 500棵超過 350歲的老橄欖樹,但在這次的大火侵襲中,這些老樹被摧毀殆盡。

「不幸的是,巴切塔先生不太能為我做些什麼,」贊帕說:「但我相信,在心理層面上,族長的復原工作將可以幫助到整個社群。」

大火摧毀土地、經濟及居民收入

贊帕提到,除了老橄欖樹以外,他本來擁有 14隻薩丁尼亞驢(Sardinian donkey),但其中 10隻,以及他所有來自古老瀕危品種的牛,也通通都在大火中死去了。

但贊帕並不灰心喪志,他表示自己接下來會把事業重心放在剩下的那些比較年輕的橄欖樹身上,並開始種新的樹——儘管他也不免為如今的狀況感到難過。

「這個地方的經濟就像橄欖樹一樣被燒成了灰燼,」贊帕說:「大火以無法估量的方式摧毀了土地、經濟還有我們的收入,這是我們以往從未見過的。」

post title

對庫列里的鎮民來說,橄欖樹被野火摧毀已嚴重影響到他們的生計。

Photo: Lucio Patone

這次沒能倖免於難

其實,對庫列里這一帶來說,野火並不是件稀奇的事,在乾旱的薩丁尼亞島,這是一個相對常見的夏日現象——但狀況通常不如今年一般慘烈,今年在南風的強勢助長下,盛大的火勢很快就席捲各地。

上一次造成慘重災情的野火發生於 1994年,當時族長附近的一些百年橄欖樹被燒毀,它自己則幸運逃過一劫。

庫列里當地一名退休的人類學家,同時也是本次聯絡巴切塔教授來拯救族長的佩利亞(Piera Perria)便表示:「在庫列里,我們總是覺得族長帶了些神聖感,而這幫助了它不受大火侵襲。」

「我們之中誰也沒想到它沒有撐過這次。」

現在只是復原挑戰的第一步

另一方面,雖然大火早在七月就已撲滅,當地也陸續展開了災後的復原工作,但要讓失去的植物和動物群重新回到野地,或許得花上數十年的時間。

同時,百年或甚至千年老樹的消失也無法逆轉,勉強倖存下來的牲畜則缺少了可以進食的草地——可以說,對族長、庫列里,或是被火侵襲的薩丁尼亞島西部而言,現在才只是巨大重建挑戰的第一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