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刻意邂逅」正夯 約會文化全攻略

by:徽徽
8058

在高壓高工時的南韓社會,想要靠自然邂逅遇到另一半無異天方夜譚,更務實的做法是靠各種花式約會......

post title

在南韓,想要找到另一半很難靠自然邂逅,得靠各式各樣的約會方法。

路透社/達志影像

浪漫邂逅可遇不可求

在南韓,「자만추」(Jamanchu)代表「自然邂逅另一半」,像是在咖啡館、酒吧或是任何可能的場景自然而然地和另一半相遇,韓劇中不乏這樣的情節,然而在現實世界裡,這樣的邂逅可遇不可求,對今年 29歲的全艾登(Aiden Jeon,音譯)尤是。

全艾登在兩年前於美國大學畢業後搬回南韓工作,他說自己很快就放棄了自然邂逅另一半這條路,因為要在節奏快速的首爾靠這招覓得良緣根本行不通。

工作佔據太多時間

「我一回到首爾就開始工作,要找出時間和新的人相遇不簡單,」擔任工程師的全艾登接著說:「我早上七點上班,回到家大約晚上八點,剩下時間只夠吃個晚餐或是去健身房運動而已。」

post title

南韓勞工的工時數一數二地長,相對壓縮到他們休息放鬆的時間。

路透社/達志影像

南韓工時數一數二長

全艾登這樣的高工時在南韓很普遍,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調查,南韓在受調查的國家中工時數一數二地長。舉例來說,根據OECD的最新統計,南韓的年平均工時為 1,908個小時,美國是 1,767個小時,德國則僅有 1,332個小時。

大減工時  希望解放勞工

為了讓南韓勞工有更多休息的時間,南韓政府在 2018年通過了一項法律,將每周最高工時從 68小時減到 52小時,希望南韓勞工在下班後可以有更多個人生活。

花式「blind date」登場

然而,就算私人時間增加,想找伴的單身男女把希望寄託在自然邂逅依舊不夠實際,也不夠有效率。因此,各種花式「blind date」(註)應運而生。

註:blind date指的是雙方透過親友、婚友社介紹或使用交友app進而面對面約會,彼此先前並不認識,在中文語境中有時會譯為「相親」,但實則指涉範圍較相親來得廣,故在文中仍以原文稱之。

post title

年輕人們透過一塊出遊、野餐、玩遊戲、唱卡拉OK認識彼此,在輕鬆的氛圍下找到理想的另一半。

Photo: Lee Myungseong

不浪費時間  篩選機制很重要

南韓婚友社交友經理金禮娜(Kim Ri-na,音譯)表示:「現代南韓人太忙了,他們生活在極度競爭的環境中,就算想要一段關係,但到最後仍毫無進展,白白浪費時間。」

「這也是為什麼現在 20、30多歲的人會想要被介紹給條件最適合他們的人。」

在彼此都不想要浪費時間下,有親友、交友app或是婚友社的篩選機制幫忙把關約會對象,讓「blind date」文化在南韓社會蓬勃發展,也衍伸出下面四種形式:

第一種:Meeting(미팅)

如果你的南韓朋友跟你說,他要去미팅(發音就像英語的「meeting」),這指的不是他要去參加工作或學習相關的會議,而是指他要去參加一場聯誼活動,這是目前年輕世代偏好認識新朋友的方法。

負責Meeting的兩名主揪會各自找來 3-4名單身的朋友,大家一起去咖啡廳或酒吧聊天吃飯,或是一起玩遊戲、唱卡拉OK等等,氣氛輕鬆自在,要是在這樣的活動中看對眼,彼此再交換聯絡方式。

post title

在首爾南山塔觀景台,一對對情侶正在約會,欣賞外頭的風景。

路透社/達志影像

第二種:Sogaeting(소개팅)

Sogaeting的形式相較Meeting來得正式一點,這是由雙方的朋友替單身好友特意安排的一對一約會,負責當邱比特的朋友們會先和主角們到咖啡廳坐定,四人一塊聊天。

待主角彼此介紹、稍微認識後,扮演邱比特的兩名朋友就會離場,把剩下的時間留給兩位主角,希望他們可以譜出戀曲。

全艾登表示,他的朋友曾在四個月內為他安排了十場Sogaeting,結果全都落空。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有的人就算參加了一百場blind dates,還是找不到他們的另一半,當時我想或許我就是那個人,」全艾登接著說:「即使我的朋友幫我介紹了這麼多覺得會和我合得來的女生,事情仍不照計畫進行。」

這也讓全艾登決定嘗試第三種blind date──交友app。

post title

隨著交友app在南韓蓬勃發展,不少情侶靠著智慧型手機的幫忙遇到彼此。

路透社/達志影像

第三種:交友app

在南韓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下,交友app市場從 2009年開始蓬勃發展,讓在現實生活中從沒見過面、毫不認識的兩人可以展開第一次約會,且透過交友app的篩選機制和偏好設定,使用者可以更容易遇到符合自身偏好的潛在對象,這點全艾登深有所感。

在連續十場Sogaeting都落空下,全艾登下載了名為「SKY People」的交友app,這款app和Wippy、NoonDate與Tinder最大的不同就在,唯有南韓頂尖大學或海外知名大學畢業的人才可以加入。

最後,全艾登靠著這款app在幾個月後遇到了現任女友,彼此交往一年後決定步入禮堂。

手機媒人  篩選機制隨你挑

美國VICE新聞記者李大衛(David D. Lee)在報導這件事時寫到,有時人們在找尋對象時會以長相和個性作為最低標準,再將教育程度、職業、收入、家庭背景等列入考慮,這也是為什麼像SKY People、Goldspoon這類「高學歷限定」、「高經濟基礎限定」的交友app會受到大眾歡迎,因為它們為使用者加入了更多篩選機制。

post title

一對情侶穿著傳統韓服走在首爾的景福宮內。經由Seon認識的情侶,往往很快就步入結婚禮堂。

Newscom/達志影像

第四種:Seon(선)

這種約會方式以結婚為導向,通常由雙方父母、長輩或專業婚友社、媒人等安排,在中文語境上就是我們傳統的相親。正因為這種約會方式以結婚為目的,家長在幫兒女找對象時早已摸透對方家底,待雙方真的在一起後比較不會受到家庭的反對,且很有可能在短時間內就步入禮堂。

環境受限  熟人能介紹的就這麼多

南韓婚友社交友經理金禮娜說:「在我和成千上百位單身朋友見面後,我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你的環境和熟人可以介紹給你的對象是有限的。」

「你或許想到更大一點的場域,這正是為什麼婚友社的服務供不應求。」這樣的高需求也讓婚友社成了南韓一門發達的主流產業,當親友和app都行不通的時候,專業的婚友社人員就登場了。

透過他們的觀察和電腦運算系統,可以就年齡、長相、職業、學歷、家庭背景等幫忙找出最速配的人選,更重要的是,他們會要求會員繳交官方證明文件、身分證和駕照等,核實會員的身分和條件後再安排第一次約會。

家長介入色彩高

南韓頂級婚友社「貴族春天」(Noblesse Spring)的負責人李景娥(Lee Kyeong-eh,音譯)提到,在婚友社幫忙會員找對象上,家長參與的色彩高,像是他們有很多 20、30多歲的會員其實是他們的家長偷偷幫他們入會的,就是希望能幫子女找到滿足期望的另一半。

兩個人相愛還不夠

然而,不管是要滿足會員本人或家長的期望都不是件簡單的事。李景娥坦言:「兩個人相愛還不夠,要遇到一個符合你風格或喜好的人有可能,但要滿足未來期望又是另一回事。你們兩人婚後會住在怎麼樣的房子?你們預計會有多少收入?這些現實的細節都需要在真正配對前喬好。」

post title

在南韓「最佳品味」婚友社,男性想要入會第一關就是經濟條件,一窮二白的男性第一關就止步。

Photo: Jernej Furman

男性首重經濟能力

說到設定現實的篩選機制,位於南韓首爾江南區的專業婚友社「最佳品味」(Best Class)最清楚。

「最佳品味」的負責人李康昊(Lee Kang-ho,音譯)說:「如果在石器時代,打獵能力的優劣是決定你搶不搶手的標準的話,那麼放到今天就是你的經濟能力。」

「最佳品味」婚友社宣稱,他們的男性會員包含電視名人、專業運動員、商業大亨等,且男性會員僅限三百人,每人年收入至少得破 1億韓圜(折台幣約 259萬元),要不就是得有超過 20億韓圜(折台幣約 5,186萬元)的財產,或是經營一家市值高達 50億韓圜(折台幣約 1億2,965萬元)的公司。

確認符合資格入會後,男性會員要和女會員見面得支付 200萬韓圜(折台幣約 5萬1,860元)到 1億韓圜(折台幣約 259萬元)不等的金額。

女性重視外貌和個性

至於「最佳品味」的女性會員怎麼來?除了得通過最基本的外貌和個性審查外,申請入會的十名女性只有大約一半能進入下一階段──和「最佳品味」的交友經理們「喝茶」,交友經理們會透過與對方聊天來判斷她是否能入會,通常最後只會剩下一名女性符合入會資格,且雖然女性會員不用入會費,但必須繳交 10萬韓圜(折台幣約 2,593元)的押金。

根據李康昊的說法,他們招收女性會員的管道除了女性會員自行申請外,他們還會利用熟人介紹、社群媒體等方式來找人,甚至派出交友經理們到江南區狎鷗亭洞當「星探」。

post title

「最佳品味」婚友社的交友經理有時候會到首爾江南區狎鷗亭洞邀請適合的女性入會,這裡充斥著高級精品和時裝。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女多男少  性別刻板印象重

而在會員性別比例上,通常是男生三,女生七;在會員年齡上,男性可介於 20到50多歲,但大部分的女性會員都不能超過 40歲;且男性會員在選擇約會對象時,可以依據女性會員的長相來選擇,但女性會員卻連男性會員的照片都看不到。

「最佳品味」負責人李康昊坦言,這樣的篩選機制充滿性別刻板印象,但充分反映出成功男性和年輕女性的欲望,配對上來得有效率,甚至有男性會員以此為目標,第一次入會被拒後想辦法增強自己的經濟實力,「一年後他開著一台法拉利來,成功入會了」。

騎驢找馬  永無止境的循環

無論如何,即使婚友社全方位地替會員把關,配對成功率仍有待加強。隨著人們對另一半的想像變得越來越挑剔,想要找到另一半越來越難,由此衍伸出永無止境的循環。

「即使人們真的和符合所有紙上條件的對象配對成功,他們還是會繼續追逐自己的理想型。」「最佳品味」負責人李康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