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外勞 日相安倍不願面對的真相

by:阿咖
21133

少子化、勞動力不足、經濟前景不看好…台灣人都憂心忡忡的問題也正在日本發生,當地更因為文化影響,少了部分的女性勞動力投入市場。
 
雖然引進外籍勞工在許多面向上可以解決燃眉之急,但日本仍是躊躇不前,難以放寬。隨著2020奧運主辦權的取得,可以想見日本在接下來數年都會不斷出現在國際媒體上,他們的經濟政策、人口問題也會是世界觀察的焦點。

post title
路透社

《路透社》、《財富雜誌》綜合報導,在「安倍經濟學」剛在日本開始沒多久時,美國的公司都樂觀地認為他們可以說服日本政府放寬移民法規,讓更多國外幫傭進到日本工作,在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所丟出的經濟成長政策沒有太大進展時,也有部分人士認為這正是可以說服日本政府的好機會
 
但日本在放寬移民政策上停滯不前,原因主要是政策涵蓋了幾項爭議的議題,例如讓移民工作者擔任家庭幫傭或保母,這也凸顯出一旦放寬了相關政策,日本要面對許多複雜的問題。

post title
路透社

放寬外籍勞工
日本的勞動力持續萎縮,專家就認為要保持日本的經濟成長,外籍勞工就成了重要的關鍵,但現階段,若安倍的政府持續在小幅度的放寬上躊躇不前,那麼讓外國工作者進入日本的措施就會變得拖延再三。
 
曾在東京移民署工作過的阪中英德(Hidenori Sakanaka)就談到「日本需要讓更多的外籍勞工進到日本境內,這樣才能解決日本的人口問題。讓更多外籍人士到日本家庭幫傭只是整體經濟結構中的一小部分,但這對雇主方面來說就會有相當大的不同」。
 
其實,放寬外籍勞工的提案,已經由日本三位部長討論過,雖然安倍晉三還沒有提過這件事情,但幫傭在辦理日本簽證時所需具備的條件已經放寬,這也可以讓更多日本女性回到全職工作中。
 
讓女性回到職場這件事情,也屬於安倍晉三想拯救日本衰弱不振了20年、成長也遲緩的經濟目標之一。
 

post title
路透社

振興經濟外籍勞工成關鍵
安倍晉三丟出了激進的經濟拓展政策後,一開始讚揚他的喝采聲現在也漸漸趨緩。從安倍的移民法改革計畫中,有優秀技能的移民能夠申請到工作簽證,另外想申請永久居留的民眾也減少了等待的時間。但專家認為,這些措施沒有辦法回應日本正在萎縮的出生率、還有持續增長的老年族群等等現象
 
近期分析機構標準普爾(Standard & Poor)的首席經濟學家施爾德(Paul Sheard)就表示,日本可以加快經濟成長的腳步,只要他們願意讓更多外籍勞工進入當地。然而,日本一直不願讓更多外國人入境,安倍晉三振興經濟的計劃中,對這一塊也少有著墨。

需要1000萬名移民
多年來,日本的人口數不斷下滑,在2010年時,日本總人口是1億2890萬人,但預計到2048年時,日本的總人口數會低於1億人
 
目前,日本當地有1/4的人口超過65歲,這樣的比例在2050年還會成長到40%,更讓人擔心的是,日本18到24歲的人口在過去20年內急遽減少了1/3。
 
從移民署退休後,阪中英德就創立了日本移民政策研究院,他就表示在接下來50年中,為了要補足人口數下降的落差,日本將需要1,000萬名移民人數進入日本當地
 
日本官方則表示現階段移民政策改變需要時間,而且也不如表面上那樣看來容易。
 
日本移民署副計畫長武內祐介就表示「在放寬限制、讓更多移民到日本從事特定的工作前,我們必須先確定日本民眾是否會從事這些工作」
 
目前,在日本有多少合法或是非法的外籍幫傭數字並不明確,但根據外籍工作者表示,他們的人數正在減少中。
 

post title
路透社

日本全職家政婦少
一位69歲從菲律賓到日本幫傭的女士說「我在1990年時,利用觀光簽證到日本來找工作機會,現在日本外籍幫傭的情況比以前更嚴格了。」這位女士後來有工作簽證,但那卻是用她過世姊妹的名字申請到的。
 
她表示,數年前她曾被迫離開日本,當時是因為日本官方發現她已經不在原簽證提供公司中工作,最後她只好用已經過世、且沒有留下紀錄的姊妹的護照來申請工作簽證,進而回到日本。她的雇主是一名美國人,而這位雇主原本是想找日本的幫傭,「我想找的幫傭要帶小孩、清掃、還有行銷,但我找不到任何人願意全職來做這樣的工作。」
 
沒錢少了異性魅力 
根據安倍晉三的計畫,他想讓更多女性工作者進入勞動市場中,所以他計畫要增設日間托育中心,但對日本女性來說,為了要在男性主導的職場中生存競爭,日間托育中心的時間無法符合她們長時間工作的需求。
 
日本的問題經年累月已久,現在日本的生育率是平均每位女性生下1.39位小孩,這樣的數字又再度創下新低。

多年來停滯不漲的薪水讓日本男性少了吸引異性的魅力,經濟前景不明之下,許多情侶也開始延後結婚與生子的計畫。此外,養育孩子的成本和負擔太大,日本境內,尤其是城市中,日間托育中心的數量相當不夠。

post title
路透社

外籍勞工彈性佳
日本當地是有一群人在做家政婦的幫傭工作,但他們在工作時數、還有工作內容上有著許多限制。
 
相反地,比起日本當地的家政婦,外籍幫佣願意接受較低的薪資,工作內容的接受度上也更彈性,但要在日本申請到合法的工作簽證,必須要有外國學歷、移居海外的資格、而簽證狀態也必須保持優良。
 
高盛(Goldman Sachs)駐日本的首席股票策略師松井凱西(Kathy Matsui)就說「現實情況是,像我這樣一位來自美國的外國人,是可以申請到一位外籍幫傭的,而我的日本同事們則無法,這樣的事情真讓人覺得難以置信。」
 
被限制住的市場
根據凱西的預估,日本要是能讓女性的職場參與率提高到80%,這與男性職場參與率相當的數據也可以幫助日本的GDP成長14的百分點。
 
「現在市場上有需求,也有供應,但嚴格的移民法規讓日本不會成為許多幫傭的首選,這看來就像是日本政府把供應和需求雙方給隔開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放寬家庭擁有幫傭
根據聯合國的國際勞動組織統計,日本當地的本地和外籍幫傭僅占了當地勞動市場的0.1%,在其他國家中則不同,美國的幫傭人口占了整體勞動力0.5%,香港則是7.7%。
 
日本的美國商會(The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在6月時,就呼籲日本政府修改移民法規,讓家戶收入達到700萬日圓(折台幣約200萬元)以上日本民眾、永久居留家庭可以擁有家政婦。
 
日本公關公司Cosmo執行長佐藤玖美就表示,目前有不少日本家庭已經非法地開始雇用外籍幫傭,如果讓移民法修改放寬後,起碼能解決這些「曖昧不明」的狀態。
 
「如果政府把機會釋出,那麼日本的年輕家庭就可以合法地雇用外籍幫傭」

post title
路透社

轉機即將到來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日本為了打擊通貨緊縮已經做出許多大膽的措施。過去數年中,日本低廉的物價衝擊了薪資情況,但現在有越來越多投資者認為,轉機即將來臨

今年10月時,高盛邀請1,000位日本零售業投資客進行調查,結果發現超過一半(56%)的人表示他們認為通貨緊縮的狀況就快結束,物價也會開始緩緩攀升,另外,則有21%的人表示擔心通貨膨脹的風險發生。
 
缺乏勞動人口 
前述種種的問題也都指向另個現象:日本勞動年齡人口嚴重不足。在安倍經濟學的措施下,日本政府希望在接下來10年裡,國家每年可以有2%的成長;過去10年日本的成長率平均約0.8%。日本一直試著提高生育率,但就算這件事情在明天就成功,日本也要花上一個世代的時間來弭平現階段人口數不足的問題

經濟學家施爾德就認為,若是經濟成長的情況發生,那日本需要好好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而解決問題的捷徑就是修改移民法規。

解決勞力、帶來生育、提高女性就業... 
外國移民可以增加人口數,他們也比較有可能擁有更多的小孩。讓更多的外籍勞工進入當地後,也間接地鼓勵日本女性待在她們的職位上,日本女性數年來一直在追求職涯和養育家庭間掙扎,施爾德就認為,能回應現狀的移民法,也能舒緩有勞力限制的孩童照顧機構的壓力,同時也能幫助職業婦女安心工作。
 
 儘管現階段已經有人支持移民法的修改,但這項議題在日本境內仍是相當敏感的話題,因為不少政治人物就反對引進更多外籍勞工到日本。

就日本接下來幾年間的經濟變化來看,放寬外籍勞工的想法或許不遠了。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Japan household helper plan shows wider immigration dilemma
02 “What Japan's Abenomics is missing: Immigrants

延伸閱讀:《日本女性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