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吉納法索34年後的審判 到底誰暗殺了總統桑卡拉?

by:阿雀
2581

34年前,西非國家布吉納法索的總統桑卡拉遭到暗殺;然而 34年後,找出真兇的審判這才終於要開始......

post title

2014年10月,為了抗議並反對時任總統龔保雷,布吉納法索多個城市掀起大規模起義行動,龔保雷最後於同月底辭職下台。本照攝於該年 12月2日,民眾正在為因起義而死的六人舉辦喪禮,並於喪禮時高舉遭暗殺的前總統桑卡拉(圖卡中左方)與時任總理席達(Isaac Zida,圖卡中右方)的照片。

路透社/達志影像

34年後的審判

1987年,在非洲大陸上以反殖民主義聞名的布吉納法索總統桑卡拉(Thomas Sankara)遭到暗殺,然而當時的政治環境卻不容尋找真兇,於是一拖 34年,直到本月 11號,才終於有 14名嫌疑犯要接受審判——其中包括接任桑卡拉的總統,同時也是他曾經的好友龔保雷(Blaise Compaoré)。

前總統沒有出席

這場世紀審判在布吉納法索的首都瓦加杜古(Ouagadougou)進行,首要目標是先找出殺害桑卡拉以及其 12位下屬的真兇。

然而,最引人矚目的被告——當年 36歲、現年 70歲的龔保雷缺席審判,無論是當事人或代理人都沒有出席,布吉納法索當局曾嘗試要從龔保雷現在的定居地,也就是鄰國象牙海岸引渡他,但始終沒有成功。

其餘被告則多有出席法庭,除了涉嫌組織及領導暗殺行動的人,也就是從屬於龔保雷的前總統衛隊首席准尉卡凡多(Hyacinthe Kafando),本次他同樣沒有參與審判,而且目前下落不明。

post title

接任桑卡拉總統大位的龔保雷也是被告之一,但他多年來始終否認自己涉案。本照攝於 2014年8月,龔保雷(圖右)來到美國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與時任美國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圖左)會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我們一直在等待這一刻」

「我們一直在等待這一刻,」桑卡拉的遺孀瑪麗安(Mariam Sankara)從位於法國南部的家來到瓦加杜古參與審判過程,她早在 1997年就針對桑卡拉遭暗殺一案提起刑事訴訟,但布吉納法索最高法院卻花了 15年才裁定調查可以繼續,而且直到時任總統龔保雷下台前,調查始終沒有太大的進展。

「遇難者和我期待從這場審判中得到真相和正義,」代表被暗殺者的其中一位律師法拉瑪(Prosper Farama)則表示:「時至今日,『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存在著互相矛盾的版本。」

泛非主義的代表人物之一

1983年,當時只有 33歲的桑卡拉從布吉納法索的政變中掌權,成為了現代非洲歷史中最年輕的領導人,被稱為非洲的切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註1)

當時,桑卡拉以反殖民立場在非洲大陸聞名並受到尊敬,是泛非主義(pan-Africanism,註2)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不只呼籲非洲要聯合在一起,還反對西方金融機構的援助,例如世界銀行(World Bank)、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

桑卡拉曾經表示,非洲必須對抗這些金融組織的「新型殖民主義」(neo-colonialism),因為「餵飽你的人,同時也是控制你的人」。

除此之外,他於布吉納法索掌權後不久也曾說:「革命的主要目標......是要摧毀帝國主義的統治與剝削」。

註1:切格瓦拉為 1950年代古巴革命(Cuban Revolution)核心人物之一,著名的共產主義革命家。

註2:非洲的民族主義思潮,呼籲非洲各國政治上的聯合,經常以政治或文化運動的形式出現。根據《大英百科全書》的定義,泛非主義最狹隘的構想形式是一統的非洲國家;但更籠統地說,泛非主義是一種觀點,即非裔族群擁有許多共同點,這是個值得關注並慶祝的事實。

post title

布吉納法索目前的國名正是由桑卡拉所取。本照攝於 2014年11月2日,布吉納法索人民起義反對時任總統龔保雷,一名男子在首都瓦加杜古高的一座廣場高舉該國國旗。

路透社/達志影像

「布吉納法索」之名來自於他

布吉納法索如今使用的國名也來自於桑卡拉。1984年,他將法國賦予的名字上伏塔(Upper Volta)改成「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意思為「正直之人的土地」(the land of honest men),這個詞彙來自該國最大種族摩西人(Mossi)的語言。

推動社福與社改政策

另外,桑卡拉還於在任內推動財產國有化及土地重新分配政策,例如從地方酋長手中回收土地,將其分配給貧困農民,從而導致當地棉花產量增加。

同時,他還擴展布吉納法索當地的受教途徑,並發起疫苗接種及社會改革活動,致力於終結女性割禮和一夫多妻制,堅持減少自己和所有公務員的薪水,而且要求官員放棄政府提供的特殊福利,例如私人司機和頭等艙機票。

「對我們來說,桑卡拉是一名愛國者,他愛他的人民,他愛自己的國家,他愛非洲,他為我們獻出了自己的生命,」布國當地桑卡拉紀念委員會(Thomas Sankara Memorial Committee)的秘書長達米巴(Luc Damiba)便向BBC如此表示。

打壓異己,限制新聞自由

但另一方面,桑卡拉也有備受批評之處,例如他打壓異己、限制該國新聞自由,許多他的批評者都被迫流亡海外,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曾指控,有囚犯在布吉納法索的獄中受到虐待,其中甚至有人因此死亡。

曾是桑卡拉總統任內的資訊部長巴利馬(Serge Theophile Balima)指出:「我想他太慢接受多元民主的論調了,那些反對他的人沒辦法和他對話,也沒辦法被聽見。」

左圖為桑卡拉本人,右圖海報中則提到了桑卡拉曾發表過的名言:「如果沒有接受任何政治或意識形態的訓練,那麼一名軍人就會是一位潛在的罪犯。」

遭到突擊小隊槍殺

直到 1987年10月15日,桑卡拉和他的 12名屬下於國家革命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 of the Revolution)辦公室開會時,突然受到一隊突擊小隊襲擊,並就此死於槍下。

根據桑卡拉曾經的摯友、時任國務卿、後來接任總統的龔保雷表示,當時他的手下曾聽說桑卡拉打算要殺掉龔保雷,便在龔保雷沒有下命令的情況下,直接前往國家革命委員會辦公室。

龔保雷指出,最開始突擊小隊只打算要逮捕桑卡拉,但「桑卡拉要求開槍」。

成為禁忌的桑卡拉之死

而在桑卡拉死後,他與其他 12人的遺體在隔天被一起扔進了一個墓穴之中,上面只覆蓋著薄薄一層土,下葬過程倉促到哀悼者甚至可以用手帕沾取墳墓中流出來的血。

直到 10月17日,他們的遺體才又被重新下葬到不同的墓穴之中。但不久後現場便出現了士兵,嘗試阻止大眾靠近墓地為桑卡拉致哀,當時數百名學生在現場高喊「暗殺者!」、「匪徒!」作為回應。除此之外,當局還禁止任何人為桑卡拉進行安魂彌撒。

至於繼任總統的龔保雷,他於任內始終拒絕挖掘桑卡拉的遺骸,桑卡拉的死在他執政期間成為了禁忌,龔保雷也始終否認自己有參與謀劃暗殺桑卡拉的行動。

post title

本照攝於 2014年10月28日,布吉納法索人民起義反對時任總統龔保雷,畫面為首都瓦加杜古高的抗議現場。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同樣攝於 2014年10月底,在首都瓦加杜古高的一座牆上,被噴上了大大的紅漆字樣「龔保雷,滾出去」。

路透社/達志影像

繼任總統掌權27年才辭職下台

而龔保雷的政治作風也與桑卡拉大不相同,他被認為是「Françafrique」(註3)的中堅份子,讓法國在殖民結束後,依舊在布吉納法索這個非洲前殖民地中發揮了極大的政治影響力。

除此之外,龔保雷在掌握總統大權 27年後,甚至一度嘗試修改憲法,讓自己可以繼續連任,但布吉納法索當地爆發大規模抗議行動,他最終於 2014年被迫辭職下台,遠走該國、前往鄰國象牙海岸。

布吉納法索則在一年的政治動盪後,由現任總統卡波雷(Roch Marc Christian Kaboré)在 2015年透過選舉獲取大位,並於 2020年再次連任。

註3:在國際關係中,「Françafrique」意指法國在撒哈拉以南非洲(sub-Saharan Africa)地區的前法國與比利時殖民地勢力範圍。

前任國家元首應該要擁有豁免權?

也因為龔保雷的卸任,布吉納法索在 2015年重啟了桑卡拉刺殺一案的調查。2016年,當局更針對龔保雷了發布國際追緝令,但他目前定居的象牙海岸拒絕引渡,因為他已經成為了該國的公民。

此外,面對這次預計將持續數個月的軍事審判,龔保雷的律師譴責這是「政治審判」,指出龔保雷並沒有被傳喚接受訊問,而且身為前任國家元首,他應該要擁有豁免權。

post title

現年 61歲的迪恩德勒(圖左)曾是布吉納法索的前任將軍,也是龔保雷的左右手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早已深陷囹圄的前任將軍

同時,本次審判中,還有一人的證詞備受期待——也就是當年 27歲、現年 61歲的迪恩德勒(Gilbert Diendéré)。迪恩德勒是本次開庭時唯一穿著軍裝參與審判的人,他是布吉納法索的前任將軍,也是龔保雷的左右手之一,被指控危害國家安全、參與暗殺行動的策畫、藏匿屍體,以及賄賂目擊者。

但另一方面,由於迪恩德勒在 2015年,也就是龔保雷辭職下台後,曾經策劃一場針對過渡政府的政變,因此他目前已正在服為期 20年的徒刑。

而本次的被告中也包括了簽署桑卡拉死亡證明的醫生克里斯多夫(Diébré Jean Christophe),他當時稱桑卡拉是死於自然原因,所以被控偽造公共文件。

來自法國的三批相關文件

除此之外,多年來一直有指控認為法國也參與了暗殺行動,其現任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曾於 2017年表示,他會撤銷所有和桑卡拉一案有關的機密文件檔案。

至今,已經有三批文件被送到了布吉納法索,但其中沒有任何一份內容來自時任法國總統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的辦公室。

post title

本照攝於 2014年11月25日,為前任總統桑卡拉之墓。當時,時任總統龔保雷下台後,過渡的臨時政府便授權開挖桑卡拉之墓,期待透過驗屍取得當年暗殺事件的真相。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本照為首都瓦加杜古桑卡拉紀念公園中的桑卡拉青銅塑像。

紀念公園與6公尺塑像

目前,在布吉納法索首都瓦加杜古的桑卡拉紀念公園,則矗立著一座高 6公尺的桑卡拉青銅塑像;同時,這座公園預計還要再繼續擴建,其中包括一座高 87公尺的塔樓,可以俯瞰整個城市。

另外,桑卡拉的陵寢、以他為名的一間電影院和一棟多媒體圖書館也都正在興建中,當局期望能以此將桑卡拉的革命思想留傳給後代。

「這是揭露真相的機會」

桑卡拉的同僚之一,同時也是當年政變的倖存者特勞雷(Alouna Traoré)曾於一場電視訪問中如此表示:「審判將標示出謊言的終結——我們會得到某種形式上的真相。但這場審判沒辦法重新恢復我們的夢想......我們得從這場審判中吸取教訓。」

「這場審判要求我們從鏡中審視自己,看看我們在國外勢力的共謀下對自己做出了什麼錯事——因為政變實際上是發生在布吉納法索,可是那些發動政變的人卻來自國外。」

至於曾從屬於桑卡拉的前資深司法部官員巴齊(Jean Hubert Bazie),則認為這次的審判是「正義的希望」。

「這是揭露真相的機會。」巴齊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