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對亞茲迪的迫害定罪 德國IS新娘坐視5歲女童渴死遭判10年

by:小呱
9039

一名嫁給伊斯蘭國戰士的德國婦人,將她與丈夫購買的 5歲亞茲迪奴隸鎖在屋外,坐視這名孩子活活渴死。如今她被判 10年有期徒刑,而這也成為首例將伊斯蘭國對亞茲迪人的迫害定罪的案例。

post title

德國婦人溫尼許於周一(25)在慕尼黑以文件夾遮住臉部的方式出庭,她被控犯下謀殺及加入恐怖組織。

美聯社/達志影像

加入恐怖組織 購買、虐待亞茲迪人

德國慕尼黑高等法院在 25號宣判 30歲的德國籍女子溫尼許(Jennifer Wenisch) 10年有期徒刑,她因協助與教唆謀殺未遂及參與外國恐怖組織,被判「危害人類罪」及「戰爭未遂罪」(attempted war crimes),此判決也被認為是全球第一例與伊斯蘭國(IS)對亞茲迪人(Yazidi)迫害有關的定罪。

這宗犯罪的起因是她與身為伊斯蘭國戰士的丈夫虐待並造成了一名女童的死亡,該名女童是他們連同女童母親一起購買的亞茲迪奴隸。

僅因尿床就放任女童渴死

法院發言人格利維茨基(Florian Gliwitzky)提到,「這名 5歲女童曾遭大力毆打頭部,並被推倒在地,用力之猛烈甚至還導致她肩膀受傷」。溫尼許也曾威脅女童,如果她不停止哭泣,將會拿槍射她。

格利維茨基說:「女童從 2015年8月開始有尿床的症狀,當她第二次尿床時,這名丈夫用鎖鏈將女孩綁住,並且將她丟在院子中,任其曝曬在伊拉克炎熱的烈日之下,讓女童活活渴死。當溫尼許發現時,她曾告訴丈夫得做點什麼,不然孩子可能會死。」

「然而,她自己到最後卻什麼也沒做。」

post title

在伊拉克北部的拉利什神廟(Lalish),其中一個小房間中,放滿了被伊斯蘭國殺害的亞茲迪人的照片。當伊斯蘭國戰士活捉亞茲迪人時,會將女性與小孩拍照登記(非圖中照片),並將他們分為已婚、未婚和小孩後,再決定分送去哪裡,主要都是作為戰士們的戰利品。

美聯社/達志影像

見證女兒的死 成為少數目擊證人

而被迫看著女兒死去的母親諾拉(Nora)是這場訴訟最重要的證人,在長達 77天的庭審中,她出席了超過 11天。當判決出來時,她人也在法庭現場。

母親諾拉的法律團隊在聲明中表達了她對判決的想法:「今天能到法院聽最終判決對我來說很不容易,所有記憶如潮水般湧了上來,我很高興在六年後,法院讓她為我女兒的死負責,但世上也沒有任何判決能夠讓我的女兒回來了。」

溫尼許有一周時間可以上訴

溫尼許的律師則對母親作為證人表示抗議,認為孩子的母親是不可靠的證人,而且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孩子確實死亡。

法院以奴役兒童導致死亡的罪名判處溫尼許 9年有期徒刑,這同時也被視為危害人類罪;另外還以參與恐怖組織的罪名判處她 2年6個月的有期徒刑,最後總刑罰共 10年。

檢察官曾建議將溫尼許終身監禁,然而,法官發現她幾乎沒有能力可以阻止這對母女受虐,因為她的丈夫擁有最大的權力並掌管一切。溫尼許的丈夫目前也因過去長期對亞茲迪母女的虐待遭起訴,在德國法蘭克福的法院接受審理中。

溫尼許的辯護團隊現在有一周的時間可以向德國總檢察長辦公室提出上訴。

post title

本照攝於伊拉北部的山丘上,為一名被伊斯蘭國綁架,並因此自殺的亞茲迪女子墓碑。

美聯社/達志影像

成年後改信伊斯蘭教 加入恐怖組織

溫尼許在德國長大,從小信奉基督教,但在 2013年改信伊斯蘭教,並於隔年前往伊拉克加入伊斯蘭國,成為該組織的「道德警察」,專門檢查行為與服裝不符合組織規範的女性。

溫尼許於 2016年在德國駐土耳其安卡拉大使館處理證件問題時被捕,一開始當局無法完全掌握她的罪行,只懷疑她參與恐怖組織。但當溫尼許返回伊拉克的家時,卻在聊天中將一切經歷告訴司機,包含加入伊斯蘭國的過程及在地的生活,卻沒想到司機正是為德國情報局工作的人,而且所有一切都被監聽著。

最後,她被引渡至德國受審,因為德國的法律納入了普遍性原則,能起訴在全球發生的戰爭罪,這也包含種族滅絕罪,也就是伊斯蘭國對亞茲迪人所做的。

post title

在伊拉克北部的拉利什神廟中,一位亞茲迪聖女正以神聖的古代泉水膏抹女嬰。

美聯社/達志影像

激進穆斯林眼中的邪教 亞茲迪人遭恐怖組織迫害

所謂的亞茲迪人其實是庫德族中信仰亞茲迪教的部分人口,亞茲迪教融合了多種宗教的教義,被許多穆斯林視為「膜拜惡魔」的邪教。伊斯蘭國成員則以宗教為名,在中東殺害、綁架和驅逐數以千計的亞茲迪人。而作為伊斯蘭國的一員,溫尼許也支持「摧毀亞茲迪宗教」和「奴役亞茲迪人」。

小補充:膜拜孔雀的亞茲迪

亞茲迪教派是一種混合了多神信仰、瑣羅亞斯德教(祆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等教義、古老而獨特的宗教。崇拜以孔雀形象出現的大天使。亞茲迪教派相信有至高無上的神,但非善惡二元論,否定地獄及魔鬼的存在。

他們認為魔鬼已在耶穌基督下降至陰間的三日期間,因著天主給予耶穌的權柄,向耶穌基督讖悔了,所以耶穌基督赦免了他的罪,並恢復了他的大天使地位。故他們被基督教和伊斯蘭教視為拜魔鬼者。

post title

本照攝於 2021年,哀悼者們正準備在伊拉克辛賈的墓地下葬死去的亞茲迪人,他們於 6年前被伊斯蘭國成員殺害並隨意棄置,但 2020年時在聯合國調查小組的協調下,從亂葬崗中被挖出,以確認伊斯蘭國的罪行,如今終於得以重新收埋他們的屍骨。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哀悼者在伊拉克辛賈的墓地準備下葬亞茲迪受害者的遺體。

美聯社/達志影像

案件難蒐證 需要系統性調查種族滅絕罪

《德國之聲》的編輯馮海因(Matthias von Hein)表示,溫尼許一案凸顯了處理這些恐怖罪行的困境,因為要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獲取證據、傳喚證人或勘查涉嫌犯罪的地點,要不是困難、就是不可能。對於種族滅絕的犯罪,需要的是更全面的系統性現場調查。

其實德國多年來不斷在調查「針對伊拉克及敘利亞的亞茲迪人民」的犯罪。目前也有多間德國法院對前伊斯蘭國成員針對雅茲迪人的罪行進行審判。

但即使在此刻,仍有數以千計的亞茲迪人還被困在伊拉克北部的難民營中,因為他們一族居住的伊拉克辛賈(Sinjar)地區依舊處在混亂與危險之中,他們不敢回家。所以馮海因認為,要做到系統性調查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