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政黨」陪襯競選 尼加拉瓜總統有望四度連任

by:山謬
2771

40年前,奧蒂嘉曾是反政府陣營的一員大將,在推翻獨裁者索摩查的運動中居功厥偉;但 40年後尼加拉瓜人卻逐漸發現,當年執掌反獨裁大旗的人,如今正逐漸化身為下一個獨裁者......

post title

上周,尼加拉瓜舉辦了五年一度的大選,而現任總統奧蒂嘉幾乎是毫無意外地拿下大部分的選票,極有可能連任成功。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尼加拉瓜大選 現任總統囊括選票

上周日(7),位於中美洲的尼加拉瓜舉辦了五年一度的總統大選,開票持續至今,已經開出約一半的票數,其中連任 4屆總統的奧蒂嘉(Daniel Ortega)成功拿下 75%選票,估計將成為笑到最後的贏家。

全力備選大肆逮捕候選人 奧蒂嘉勝選不意外

然而,奧蒂嘉的大勝並沒有讓任何分析師、記者感到意外,畢竟自他從 6月開始「全力備戰」以來,有望與他分庭抗禮的在野候選人不是被捕入獄、就是流亡海外,最終一同「競選」的只有五位被尼加拉瓜人諷為「蚊子政黨」的候選人,奧蒂嘉的勝出自然是水到渠成。

post title

在 1979年的反政府運動當中,奧蒂嘉曾是反對派陣營的重要人物之一。圖中穿藍色衣服的男子就是奧蒂嘉,圖片攝於 2018年。

美聯社/達志影像

早年反政府陣營要角 化身為下個獨裁者

現年 75歲的奧蒂嘉是現任尼加拉瓜總統,儘管這幾年作風飽受批評,但其實在 1979年的尼加拉瓜反政府運動中,他曾是反對派陣營的一員大將,致力於推翻時任尼加拉瓜總統的獨裁者索摩查(Anastasio Somoza)。

成功推翻索摩查後,奧蒂嘉兩度擔任尼加拉瓜的總統,一次在 1985-1990年間,另一次則是始於 2007年,至今還未結束。2018年時,奧蒂嘉政府欲推動的退休金改革計畫遭遇了民間強力的反對,隨後更演變成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

沒想到,在抗議越演越烈的同時,尼加拉瓜當局也採取更暴力的手段鎮壓示威群眾,甚至被控與親政府民兵組織「桑定暴徒」(Sandinista mobs)合作,透過他們來攻擊示威群眾。

328人命喪2018年示威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統計,當時共有約 328名尼加拉瓜人於反政府示威中喪命,但奧蒂嘉本人至今依舊稱當年的示威是「由境外勢力支持的政變陰謀」。

post title

自從 6月開始,奧蒂嘉陣營便「全力備選」,許多原本被視為有望挑戰奧蒂嘉的候選人先後遭逮捕,或是流亡海外,連圖中的反對派候選人查莫羅也沒逃過這波打壓。

歐新社/達志影像

奧蒂嘉陣營「全力備戰」 候選人多落網、流亡

自從 6月各方開始積極備選、期待於 11月的大選中讓奧蒂嘉下台後,奧蒂嘉陣營也開始「積極備戰」。

在接下來幾周,克魯茲(Arturo Cruz)、馬拉迪亞加(Félix Maradiaga)、莫拉(Miguel Mora)等外界看好有實力在選戰中與奧蒂嘉一較高下的候選人,紛紛遭政府以叛國罪等罪名逮捕、拘留或是被迫流亡海外,就連在民調中曾一度以 53%的支持率大幅領先奧蒂嘉 39%支持率的候選人查莫羅(Cristiana Chamorro)也不例外。

原本有望參選 一夕間突遭解散

在多位在野候選人接連中箭落馬的同時,尼加拉瓜國內的反政府政黨也先後被解散,右翼政黨「自由公民」(Citizens for Liberty)就是其中之一。原本,外界還預期他們應該是少數獲准參加選戰的政黨——至少可以營造一種選戰很公平的表象,誰知在 8月,尼加拉瓜選舉委員會突然召開記者會,宣布解散自由公民黨。

「新聞沒看完就跑」 騎馬、渡河勉強出境

「我連新聞都沒看完,」自由公民黨的黨主席蒙特雷(Kitty Monterrey)說道:「我連忙抓起護照,頭也不回地逃跑了。」一路上,她小心翼翼地躲過警察的耳目,接著一連騎馬 14小時、冒險橫跨好幾條河流,這才僥倖抵達鄰國哥斯達大黎加。

「這根本不是選舉,」蒙特雷不滿地說道:「所謂選舉,代表你有權做選擇,可是現在大家要不是入獄,就是流亡海外了。」

動用媒體大肆宣傳

與此同時,奧蒂嘉也動員親政府的媒體,一方面抹黑被捕入獄的反對派候選人,稱他們是「美國支持的恐怖份子」,目的是要在尼加拉瓜國內「散播仇恨及混亂」;另一方面則大肆宣傳 7號這天的選戰,稱它既「民主」又「透明」。

post title

在投票日當天,流亡的尼加拉瓜人在哥斯大黎加發動示威,呼籲同胞抵制選舉。

路透社/達志影像

投票站冷清 街頭無選舉氣氛

《紐約時報》在報導中形容,7號當天除了剛開始投票時有些選民現身投票外,大多數的時刻,投票站都門可羅雀,首都馬拿瓜(Managua)的街頭也是一片平靜,絲毫感覺不出這一天是五年一度的選舉日。

BBC在報導中指出,這樣空蕩蕩的投票站可能多少與流亡者在哥斯大黎加首都聖荷西(San José)發動的抵制大選示威有關。

「所有尼加拉瓜人都知道,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反政府組織民族團結聯盟(National Unity Movement)的支持者薩莫拉(Alexa Zamora)說道。

部分選民出面投票

一位中年婦人是當天少數出來投票的選民,不過她告訴記者此行並非要投票給心儀的候選人,而是要投廢票,「我怕他們把我的票給了別人」。

不過在另一間投票站裡,執政黨桑定民族解放陣線(Sandinista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的支持者埃爾南德斯(Fabio Hernández)告訴記者,這場選舉「公正又乾淨」、有「很多優秀的候選人」,只是他最終還是要把票投給奧蒂嘉。

挺政府者稀少 多數民眾不認同大選結果

根據哥斯大黎加民調機構CID Gallup近期的一份民調顯示,像埃爾南德斯這樣的選民其實只佔約 17%,2/3的受訪者則說他們只會把票投給真正的反政府候選人。除此之外,還有 76%的受訪者提到,奧蒂嘉的連任在他們眼中「不合法」,或是只有「一點點合法性」。

post title

在這一場選戰面前,俄羅斯、歐美各自給出了大相逕庭的評價。圖為尼加拉瓜投票站內,一位工作人員舉起選票,向選民說明投票須知。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不自由也不公平,更一點也不民主」

事實上,不只尼加拉瓜的反政府選民看不慣這場大選,美國、歐盟,以及同樣位於中美洲的哥斯大黎加、巴拿馬等都先後對這場大選提出批評。

上個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就曾嚴厲批評奧蒂嘉夫婦(註)正「透過壓制、逮捕反對者,以準備一場毫無可信度的假選舉,最終達成建立起一個無須對尼加拉瓜人民負責的獨裁王朝」。歐盟資深外務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也在本周受訪時明確告訴記者,他認為這場大選「完全造假」,從中不可能誕生「合法的結果」。在大選當晚,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則發表了聲明,稱這場大選「既不自由也不公平,還一點都不民主」。

同場大選不同評語 俄羅斯反質疑歐美批評選戰

但在俄羅斯眼裡,歐美所批評的大選卻完全不是這樣。受邀擔任「選舉同伴」(electoral companions)的俄國杜馬代表諾維科夫(Dmitry Novikov)在參觀了幾個投票站後召開記者會,他觀察到政府相當遵守「不干涉原則」,同時也批評歐美領袖質疑這場大選的態度。

註:自 2016年起,奧蒂嘉的妻子穆里歐(Rosario Murillo)便以副總統的身分與奧蒂嘉一同執政。

post title

儘管美國有意要加大制裁尼加拉瓜的力道,卻因為擔心此舉導致更多尼加拉瓜民眾出走、徒增邊境壓力,而遲遲未有動作。圖為一群徒步北徙的尼加拉瓜民眾,照片攝於宏都拉斯。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有意制裁 就怕火燒自己

在批評之餘,美國、歐盟各自透露,未來將對尼加拉瓜發動新一輪的制裁,也會選擇比較不會波及尼加拉瓜民眾的選項,以免加劇他們的負擔,甚至引爆新一波的移民潮,反過來讓美國面臨更大的邊境壓力。

一位匿名受訪的美國官員坦言,在此前提下,美國其實選擇有限,因為當一個政府的目標很低,只不惜代價保住權力,連本國公民的意願、權利都可以無視的時候,找出不會波及大眾的制裁手段其實並不容易。

再者,BBC在報導中補充,即使歐美祭出制裁,同為反美陣營的古巴、委內瑞拉和俄羅斯等國家,應該也都會伸出援手,因此制裁能發揮多少效果,或將打上一個問號。

尼加拉瓜移民迅速成長 美國邊境壓力上升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7月來到美國邊境、期盼尋求庇護的尼加拉瓜人已成長至超過 1萬3,000人,今年前九個月的尼加拉瓜移民人數更是直逼 5萬人。

post title

外界普遍預估,奧蒂嘉應該會順利拿下這次的大選,而分析師也預測,未來尼加拉瓜民眾可能會因此而面臨更強硬地打壓。

歐新社/達志影像

要嘛掌權,要嘛死路一條

尼加拉瓜政治分析師巴爾加斯(Oscar René Vargas)悲觀地指出,未來尼加拉瓜人可能只會遭遇更強硬的打壓,因為目前看起來,奧蒂嘉夫婦很清楚未來「要嘛掌權、要嘛死路一條」。

「他是不會遠離權勢的,因為一旦沒了權勢,就意味著他的死期。」

非營利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美洲地區主管維萬科(José Miguel Vivanco)則是擔心地表示:「這是中美洲地區走向威權統治的關鍵轉捩點。」

期盼反對陣營克服分歧

身為前尼加拉瓜外交官的帕拉萊斯(Edgar Parrales)也對局勢不大樂觀,畢竟反對派自己內部也充滿分歧,重要的人物又幾乎入獄、流亡或是躲藏著不敢露面,實在難以令人懷抱希望。

但他依舊期許反對陣營能克服以往的分歧繼續前進,而目前看來,「它們似乎明白團結是必要而緊迫的了」。


上線時間:2021/11/09
增修時間:2021/11/10  修正內文,原文將國家「尼加拉瓜」誤植為「瓜地馬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