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災背後的秘密 日本招募遊民清理輻射區

by:阿咖
41620

2011年日本東北大地震在當地留下深刻且難以磨滅的傷痕,天災過後,日本更要面對充滿風險且複雜的重建工作,儘管日相安倍晉三在申請2020奧運成功的記者會上,曾信心喊話福島不會是問題,然而近期《路透社》的調查卻發現,災區的重建不只落後預定計畫許多,更有黑道幫派、員工剝削的事實在其後。

post title
路透社

清理區域比一個香港還大

佐佐聖司(Seiji Sasa)在凌晨時分來到日本北方城市中的火車站,他正四處張望找著無家可歸的遊民。佐佐先生他不是社工人員,而是位人力仲介,仙台車站內的人們就是他可以替清理核災承包商找到人力的所在。

只要每找到一人,佐佐先生就能得到100美金的賞金。 路旁,有一群睡在紙板上、緊抓外套抵禦寒冬低溫的人們,佐佐先生邊經過這群人時,就說:「這就是我們這種獵人頭仲介每天在做的事情。」

這也是日本怎麼找到一群願意接受低薪、並去做現代世界中最不受歡迎的工作之一「清除覆蓋範圍遍及日本北部的輻射塵」的人們。他們要清理的區域比香港還大。而這項高達美金350億元的作業,背後運作的資金就是來自日本納稅人。

post title
路透社

約在3年前,強烈的大地震與海嘯將日本東北沿岸村落夷為平地,同時也讓福島核電廠傳出爐心熔毀的消息。根據原定計劃,這個全世界最大最有野心的清理核汙染行動已經比預定時程晚了許多。

《路透社》分析了核電廠的合約,也進行十多次的訪談後,發現福島核電廠的情況因為勘災不足,還有人力短缺的打擊,讓充滿願景的清理行動充滿無力感。此外,核災的清理狀態還因為黑道介入變得更加複雜。

2011年核災後,日本境內就傳出幫派威脅民眾加入清理工作的消息;2013年1月、10月以及11月時,日本警方逮捕了與建商大林集團(Obayashi Corp.)有掛勾的幫派組織,大林集團是家承攬日本政府清理核災工程的集團,他們要協助招募善後人員。

編註:《公視新聞》在2011年的報導中就提到:「有避居他處的核災難民爆料,許多外包公司和黑道有關,用電話恐嚇他們要去核災現場工作,最後還苛扣薪水,甚至有遊民被拉去了,錢給都沒給就被送回原來的公園。」

post title
路透社

山口組、住吉會、稻川會

根據當地警方還有招募人員表示,去年10月,佐佐先生招集了仙台車站中的遊民們,並用比最低薪資標準還少的薪水,將他們送進了福島市區內進行排除輻射汙染的工作。這些招募工作就是透過日本第二大建設大林集團所進行。

日本政府委外清理核災的20家公司中,大林集團就在其中,目前該公司還沒有被任何單位指控有不當行為,然而一連串的逮捕消息傳出後,顯示出日本三大黑道組織:山口組、住吉會、稻川會,都是在大林集團的名下設立非法的人力招募仲介公司。

大林集團的發言人市川准一就表示:「這些(黑幫滲入人力仲介)事件層出不窮,我們相當看重此事。」他也說集團會加強監督旗下包商,避免讓黑幫繼續滲入到集團中,「之前許多監管面向我們做得並不夠。」市川先生說。

post title
路透社

漏洞百出

日本政府無法讓納稅人的錢發揮在正確的地方,這樣的疏忽與善後核災的公司數量有關,上至總攬政府標案的承包商,下至小規模的轉包商,這些大小包商層層疊疊出難以算清的數字。

儘管投入核災善後的組織數量不明,但根據《路透社》調查,日本環境省在2013年8月釋出的部分資訊中,顯示當中10座汙染最嚴重的市鎮,以及一條連通核能廠區的道路,是由733家公司負責善後。

在一份價值25億美金(折台幣約750億元)、涵蓋核汙最嚴重地區的合約裡,《路透社》發現共56家轉包商囊括了這份預算,然而這些地區其實是傳統公共工程業者無法進駐的地方,因為這些區塊還沒經過國土交通省的審核。

post title
路透社

沒立案的公司也在其中

2011年,日本政府將核災善後的監管責任交付給有10年資歷的日本環境省,同時也對善後工程的標案鬆綁,讓有意參加的公司可以在不用揭露公司基本資訊、不用提供相關政府工程所需的證書的狀態下參加投標。

《路透社》進一步發現,替環境省工作的5家包商是無法辨認的狀態,這些公司在國土交通省沒有備案,也沒有提供電話號碼或是公司官網,就連公司的註冊資訊也無從得知,若從日本最大的私人信用調查公司「帝國徵信公司」(TDB)來查詢時,也無法找到資訊。

post title
路透社

帝國徵信公司的研究員安倍重信談到:「一般來說,碰上這種情況的時候,我們就會開始追查這家公司的真實性。接著,我們就會看這家公司是否還在營運,以及公司的決策主管背景為何。」

post title
路透社

承包商要負責管理

日本官方表示,負責監察下屬轉包商的僱員狀態、安全紀錄以及合適性等相關議題的責任,落在最上頭的承包商,這表示大集團如鹿島建設、大成建設和清水建設都在其中。

日本環境省專責核災善後的副首長元永秀表示:「事實上,管理每個工地的責任是落在主要承包商身上。」

post title

57歲西山靜也先生對記者秀出他在清理核災工作中拿到的輻射管理手冊。

路透社

管太多就沒有人要來

從現實情況來看,許多參與清理輻射汙染的包商就抱怨監管工地現場有難度,因為層層轉包工程出去的關係,總承包商很難知道現場發生什麼狀況。

2012年加入計畫、負責清理田村地區輻射塵的承包公司AisogoService,該家公司的負責人菅沼雪緒就說:「如果每件事情都要鉅細靡遺的檢查,那計畫根本無法繼續,你連所需的1/10人力都招不到。」

post title
路透社

小型企業填補缺口

小型企業如雨後春筍般現身,這是福島核災善後作業的一項意外結果。由於日本對勞動市場有嚴格的法規限制,加上人口老化問題,造成勞力不足的隱憂浮現;日本建築企業難以支付龐大的薪水,他們也被禁止派遣臨時工到建築工地內作業,此時以低薪雇傭的小企業因應而生,填補了大型企業的勞動力缺口。

post title
路透社

黑社會網絡

在這些官方的轉包商背後,其實是一個由黑社會和非法人力仲介組成的隱秘網絡,他們招募無家可歸的遊民到福島工作。日本環境省在福島高輻射區的合約相當有吸引力,因為他們會給願意冒險的工人們一天100美金當作補助津貼。

任教於日本法政大學,同時也是律師的五十嵐孝佳對現在的情況表示意見,他認為政府在一開始因為緊急情況找尋企業清理核汙的措施是可以理解的,但現階段需要加強監管行動,避免不法濫權的事情發生,例如圍標就是。

曾經當過前日相菅直人顧問的五十嵐先生進一步表示:「有許多不明的企業組織參與了清除核汙的工作,現在必須要對企業組織進行全面的調查,例如哪一家公司在何時、做了什麼事情。我想現在如果不對總承包商進行全面徹查,他們會變得無法無天的。」

post title
路透社

何時能回家

去年12月25號,日本環境署宣布要延長清理核汙嚴重地區的時限,原本預計在2014年3月完成的日期,將往後延長2到3年,這也表示因為核災遠離家園的居民,他們回鄉的時間延後成災後6年。

但在12月初時,安倍曾保證政府會「負起讓福島重生的全部責任」,他把清理輻射污染的預算提高到350億美元,其中也包括建造一個儲存毀損核電廠附近放射性土壤和廢棄物的設施。

post title

照片中是接受路透訪問的西山靜也先生。

路透社

依靠打工族建設的世界

一直以來,日本的東京和大阪就存有打零工的灰色市場,例如在1964年東京奧運時,當時體育館和公園就是依靠打零工大軍得以完成。然而過去幾年間,核災災區中的最大城市仙台,則成了招聘遊民當臨時工的大本營。

根據工人們和官員表示,進入到核災災區的工作,包含了清除2011海嘯留下的斷垣殘壁、清理輻射區的表層土壤、除草,還有刷洗位在毀壞核電廠附近的房舍。

post title

照片中就是在仙台車站到處找遊民當人力的佐佐聖司。

路透社

發生什麼事都與我無關

67歲的佐佐聖司,他在處理棘手的事情上相當有能力,這位原本是處理摔角賽事的宣傳員,被臥底員警拍到在仙台車站招募遊民從事清理核汙工作。根據當地警方表示,這些遊民會先成為連鎖公司的員工,之後再上報給大林集團,他們也因此成了一份清理核汙、價值140萬美金的合約中的一員。

佐佐聖司接受《路透社》訪問時,他說:「我不問問題的,這不是我的工作,我就是幫忙找人,然後把他們送去工作。我送他們去工作,然後把錢拿到手,就這樣。之後發生什麼事都與我無關。」

post title

照片中是受訪的西山靜也先生,他最後寧可選擇露宿街頭也不要負債。

路透社

工作反而變負債

警方表示,被佐佐先生找來的工人中,能拿到的薪資只有原本發給的1/3,其餘部分全被中間人抽成拿走。根據警方提供的數據,每位工人的工資扣掉食宿後,能拿到的時薪大約是6美元,這比福島的最低薪資6.5美元(折台幣約195元)還低;更糟的是,一些無家可歸者的薪資扣掉食宿費用後,反而變成負債。

佐佐先生在11月時被捕,之後則是不起訴獲釋,警方接著盯上他的委託人西島光則,他是當地幫派稻川會的成員;西島光則會將工人們集中到一間仙台城郊的宿舍中,每個月再從原本要給付給工人們的公共薪資中抽取1萬美元。

西島後來遭警方逮捕並罰款2,500美金,他個人的意見則無從得知。西島在仙台當地其實相當有名,由仙台市贊助的「青龍之家」(Seiryu Home)在2011的重建工作開始後,提供了西島的無家可歸者去災區工作

「他看起來人很好啊......」救助站經理小澤陽太說:「真倒霉,我沒法對每間公司的每件事都進行調查啊。」

post title
路透社

只是剛好被抓到

稻川會的西島被捕後,警方發現他把勞工安排給仙台南部一家清潔公司Shinei Clean,這家公司有15名員工。根據Shinei Clean公司的經理伸司達也表示,警方在搜索了董事長長田壽明的辦公室後,就逮捕了他,伸司達也是長田壽明的外甥。

Shinei Clean清潔公司主要是派出垃圾車前往災區,進行垃圾分類。伸司達也表示:「把工人送進災區這件事,每個人都脫不了關係,我們只是剛好被抓到罷了。」

被抓的董事長長田壽明以及外甥伸司達也兩人都被處以5,000美元罰金。

post title
路透社

90%都是黑道的建築業

接續清潔公司Shinei Clean後,日本警方又循線找到鄰近一家規模更大、擁有30名員工的公司Fujisai Couken,該公司表示他們是受到上一層承包商Raito Kogyo的壓力,才開始提供人員到福島工作。

Fujisai Couken總經理佐山健一就表示,他們每天只能從外包找來的工人身上賺得10美元,當找人的進度變慢時,他們就向Shinei Clean要求更多的勞工,接著而Shinei Clean清潔公司就找上了稻川會的西島。

之後日本警方表示,Fujisai Couken公司本身,以及該公司的一名經理遭到逮捕,並罰金5000美元。

「你不想跟(黑道)有牽扯的話,你就不可能找到足夠的勞工。」Fujisai Couken公司的總經理佐山健一說,「建築業裡面有90%是被黑道把持的。」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大林集團旗下的轉包商Raito Kogyo,他們擁有300位員工進行清理輻射的作業,這家公司在日本和美國都有子公司。說到人力不足的問題時,Raito Kogyo公司表示同意,並說他們是被蒙在鼓裡的受害者,他們表示沒有注意到其下包商和組織犯罪集團有掛勾。

「我們只能進一步檢查下一層級的包商,當然,這得建立在他們對我們坦然以對的前提下。」Raito的行銷長山根友幸表示。Raito Kogyo和大林集團都未遭到任何起訴或處罰。

其他承攬政府清理核汙案子的包商們,也從佐佐聖司那裡取得遊民人力,這包括了日本西部姬路市的Shuto Kogyo公司。

70歲的金田不二子和她的兒子首藤晴輝一起管理Shuto Kogyo公司,她表示:「他(佐佐聖司)把人送來,不過他們都待不長,他在車站前把人聚集起來然後送來我們的宿舍。」

在災後的重建熱潮中,金田太太投資了60萬美元,她的Shuto Kogyo公司將仙台北部一家廢棄的旅館改建成了宿舍,用來安置那些參與重建工作(例如清理海嘯殘餘)的勞工們,該公司也曾因為清理了兩個重度污染的小鎮獲得環境省的嘉獎。

2009年,金田因為和兒子一同對領年金的民眾放高利貸而遭到警方逮捕,金田在當時認罪,並付出8,000美金的罰款,但她表示對當時簽署的認罪書並不了解;另方面,金田的兒子則被判入獄兩年緩刑4年,以及20,000美元的罰款,他本人對此則拒絕做出評論。

post title
路透社

薪水只剩10美元

金田表示,他們的公司Shuto Kogyo在福島還有另兩起著拖欠薪資的糾紛,其中一名55歲的男性流浪漢表示,他在這家公司做了一整個月,最後卻只拿到差不多10美元的薪資。

《路透社》記者看了這位勞工的薪資內容後,發現光是食物、住宿和洗衣費等支出,就從薪水中扣除了差不多1500美元,到八月底他只剩下10美元的結餘。

替遊民發聲的浸禮會牧師青木康浩說,替Shuto Kogyo工作而破產的男子,他在10月時因為無家可歸只能寄宿在仙台火車站,但之後就失踪了。

金田承認這名男子為她工作過,但金田也說自己待工人們很公平;她表示,公司每天支付給每位勞工至少80美元,同時再扣除約35美元的餐費。她說,許多工人因為入不敷出還向她借錢,其中有一人在去福島工作前就欠了她20,000美元,債還得差不多的時候,他又借了2,000美元說要過年。

金田太太就說:「他應該永遠都不會還我錢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其實,勞工陷入債務問題的情況相當普遍,「許多無家可歸的人們都屈身在宿舍中,他們的住宿費和餐費都自動從他們的薪水裡面扣掉。」浸禮會的牧師青木說道,「結果就是,到了月底他們一分錢都沒賺到。」

寧願睡街頭的西山先生

57歲的西山靜也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表示他曾在金田太太的Shuto Kogyo做過一陣子清理碎石的工作,現在他以紙箱為床,睡在仙台車站中。西山先生說他和幾個工作過的建築公司都發生勞資糾紛,其中有兩家就是專職清理輻射汙染的公司。

西山先生說,他在仙台的第一個工作是清理海嘯殘骸,那時雇主說一天會給他90美元,但他卻發現,光是食宿費就要付出50美元,就算是沒有工作的日子,雇主仍然會跟他收食宿費用,最後,西山決定露宿街頭,因為這比負債累累還要好。

post title
路透社

「我們很容易成了招募勞工者的目標,」西山先生說,「我們的家當就是幾個包包,我們帶著這些東西四處移動,這也讓我們很容易就被認出來。(招募者)他們會對我們說你在找工作嗎?你肚子餓不餓?如果我們回答說我們還沒吃東西,他們就會說要幫我們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