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的歷史教科書戰爭

by:阿咖
17727

歷史課本是我們認識自己的重要來源之一,有趣的是,不同國家念到的歷史內容往往因為政府立場有不同的解讀,現在就有學者希望可以編出一本超越各國立場的歷史課本,讓區域中的各國可以更進一步邁向和平合作。
 


 

post title
路透社

BBC報導,一直以來,有項艱鉅的任務讓東南亞地區的教育家和歷史學者屢戰屢敗,這項任務就是要編出一套在東南亞各國通用的歷史教科書。
 
學者們不只要在國情不同的國家間找到平衡點、梳理國與國間重覆的領土爭議,同時還得隨著戰爭情勢變化,讓歷史課本中描繪的土地主權增增減減。

漫長複雜路途的第一步 
這艱鉅的任務就出現在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中:汶萊、柬埔寨、印尼、寮國、馬來西亞、緬甸、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和越南。2013年時,東南亞國家聯盟的專家們就齊聚泰國曼谷,針對能否定出一套東南亞地區通用的歷史課本進行討論。
 
在這場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所籌辦的會議上,東南亞國家聯盟的秘書長比素萬(Surin Pitsuwan)就表示:「我們現在還是有許多障礙要克服,例如彼此的誤解、深刻的偏見以及帶有情感的認知等等」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亞太區辦公室的會長克緹斯(Tim Curtis)也表示這不是一蹴可幾的事情,他說:「這個過程漫長又複雜,我們現在也只是邁出第一步」。
 


 

post title
路透社

歷史不好鄰國關係也不好
促使學界編制通用教課書念頭的導火線,可說是泰柬兩國的柏威夏古寺(Preah Vihear)之爭,當時泰國和柬埔寨針對11世紀就存在的古寺周邊進行主權爭奪,2013年11月時,國際法庭就已經把古寺和周邊土地判給了柬埔寨。
 
「修改歷史教科書是件永不結束的任務,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就無法開始(編制教科書的工作)」克緹斯說。
 
泰國的歷史學者查恩維特(Kasetsiri Charnvit)對此事的評論則相當簡單:「歷史說得不好,教育教得不好,鄰國的關係也一樣不好。」
 
2015東南亞經濟共同體
除了領土爭議讓歷史學者們動了修訂教科書念頭外,東南亞國家將在2015年成為單一市場的規劃,也成了這項任務的驅策力之一。因為當各國合作成為單一經濟體時,也會形成商品和教育資源的互通。
 
在新加坡國立教育學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的助理教授林(Ivy Maria Lim)表示:「這是很棒的起跑點,人們也樂於一起參與討論」,林教授也是一位歷史學家,她就曾共同編輯過《亞洲脈絡下的爭議歷史教育》(暫譯,原文為Controversial History Education in Asian Contexts)一書。
 
替東南亞各國編出共通教課書的念頭,就發生在泰柬2國的柏威夏古寺之爭後,泰國和柬埔寨在國際法庭裁決出現前,都宣稱擁有古寺;2008年時,因為柬埔寨替古寺申請世界遺產的認可,這象徵宣示主權的行動也引爆了兩國對古寺的爭奪戰。(編註:可參考千年古寺屬於誰 泰柬領土爭議定案)
 
除了泰柬兩國的領土發生過爭議外,在泰國和寮國、柬埔寨和越南、馬來西亞與印尼等地,都曾因為領土主權出現過衝突。
 

亞洲的教課書戰爭
2014年2月:南韓和日本因為美國教課書上的海洋名稱發生爭議
2014年1月:南中國海上的西沙群島(Paracel Islands)在中國和越南的歷史課本中劃分不同國家引起爭議
2006年5月:德法兩國共同編製的歷史課本出版
2005年4月:南韓和中國對日本在當地歷史課本上輕描淡寫帶過他們第二次世界大戰對2國的侵略行徑感到不滿
2001年4月:南韓正式對日本提出抗議,認為他們忽略了南韓在戰爭時的「慰安婦」受害者



 

post title
路透社

2011年的東南亞聯盟(ASEAN)會議上,(左至右)泰國、越南、印尼、柬埔寨等國領導人握手拍照。

歷史是政府的化妝師
進一步看到東南亞之外的其他地區,中國和日本在東海的領土爭議,以及中國在南海上與其他國家的互爭領土歸屬的新聞也層出不窮。
 
2014年1月時,越南總理阮晉勇(Nguyen Tan Dun)就對教育部提出要求,要他們在教課書上把備受爭議的西沙群島與南沙群島(Spratly Islands)劃入越南領土中,一直以來,中國和越南在西沙群島的歸屬上不斷有爭議,另方面,南沙群島則是汶萊、馬來西亞和菲律賓之間爭奪的焦點,就連台灣和中國也捲入這場紛爭間。
 
在領土和主權爭奪的氛圍下,教科書的編制就充滿風險,政府方面也不願意做出任何退讓。
 
新加坡教育學院的林教授就表示政府對「教科書的內容控制得非常嚴格,課程大綱怎麼編排,甚至是課程如何被教,都在政府的掌控中。」
 
菲律賓馬尼拉雅典耀大學(Ateneo de Manila University)的歷史學者艾奎拉(Filomeno Aguilar)也表示:「在東南亞地區,人們對愛國主義的需求相當強烈」
 
 
各國政府利用教課書的修改來確認他們對爭議領土的掌控,同時也把修改教科書的行為當成避免與鄰國發生爭議的手段。
 
學者艾奎拉就談到:「(歷史課本的內容)這會影響歷史上爭議性政治事件的呈現,也可讓那些被政府視為禁忌的話題無法現身」;對一些國家而言,編修歷史教課書的手段是為了處理棘手的歷史議題,有時候可以因此避免國與國間的敵對氣氛。



 

post title
路透社

2005年時,南韓出現抗議日本歷史教課書內容的民眾。

協調很麻煩
但是,並非每一個東南亞國家都熱切地盼望共通版歷史出現,有些國家是希望可以藉推廣東南亞聯盟的認同,來規避麻煩的協調衝突論述的話題,他們並不是希望有共享歷史的出現。
 
另方面,就歷史學家艾奎拉來看,把單一經濟體的說法套用到各個國家的歷史上並不合適,因為東南亞各國在文化、語言、宗教甚至是殖民經驗上都相當不同,國與國間缺少共同的東南亞歷史;真要點出共通性,那麼就是不少東南亞國家在過去都曾是日本的殖民地,但這個部分的史實不是每一國想要探究的地方,同時,日本在自己的教課書編排上也有相當嚴苛的規範。
 
日本興趣缺缺
日本歷史學者笠原十九司(Tokushi Kasahara)是一位中國歷史專家,他在過去數年中,正努力和南韓與中國的學校一起共同編輯歷史教科書,對他來說,日本政府不可能和東南亞聯盟合作重修歷史。
 
笠原說:「坦白說,日本的歷史家和教育家對和其他國家一起創造共同歷史教科書這件事沒有甚麼興趣」
 
然而,目前他仍繼續和其他人一起努力,想編寫出屬於東北亞的歷史,也就是中日韓三國共有的歷史。
 
「想要找出大家都認同的歷史,這只有在東亞的居民真正認識他們所住區域的戰爭史實,包括那些侵略和殖民的事件等等,並在之後進行一連串辯證後才能達成」
 
多年來,笠原教授和來自中日韓的學者們一同努力,希望編著出一份超越各國政府和政客影響的歷史教科書。


 

post title
網友

photo credit : Yu-Cheng Chuang via flickr

先從區域中的歷史導覽開始
德國國際教科書研究所副主任福克斯(Eckhardt Fuchs),他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邀約指導東南亞聯盟時,就談到,歷史歧異多的東南亞各國,儘管不可能馬上協調出共通的歷史,但他們可以先從一起編著導覽方針開始,指導大眾要了解東南亞的歷史該從何處開始。
 
藉由這樣的做法,東南亞區的民眾對歷史的見解就可以「超越他們本國的論述」。
 
沒人能逃避歷史
在福克斯提出導覽的建議前,南韓總統朴槿惠也曾建議,為了在東北亞地區建立和平和經濟合作,她認為可以從編著共通的教科書開始,她就以德法兩國在2006年出版的共通歷史教科書當成例子。
 
福克斯談到:「這告訴我們經過溝通和合作誕生的共通教課書是可能的。只要你們坐下來並開始討論問題,總是能找到解決方法的」
 
只是這相當需要各國政府間的同意
 
「我們從德國身上學到的是,你不可能逃避歷史的。你必須以國家、或社會、或是社會中的團體等角度來看待歷史。如果不這麼作,你很難有平靜的一天,然後等到某一天,這些衝突又會再度發生。」福克斯說。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Textbook approach to Asia's disputes
 
 
延伸閱讀:《千年古寺屬於誰 泰柬領土爭議定案
說不出我愛你三字的國度
夜不閉戶的冰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