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嚴重乾旱 學校無奈解雇教師

by:阿咖
9249

台灣邁入春天,天氣也開始忽晴忽雨讓人受不了,但這樣綿綿細雨的天氣對加州民眾來說卻是求之不得的天氣,當地現在就因為持續的嚴重乾旱迫使農田休耕,甚至連學校老師都因此沒了工作。


 

post title
路透社


《美國公共廣播電台》報導,麥可先生在加州中部谷地(Central Valley)擁有11,000英畝農地,他的家族已經在此農耕了六個世代,過去花上數百萬美金進行的農耕活動,通常可以替麥可家族帶來豐收的農作物,像是番茄、洋蔥和瓜類等等,但是,麥可先生最近對這樣的工作越來越悲觀,他接受訪問時說:「好一點來看,大概還要花上一年才可能收支平衡吧。或是也可能會損失些錢」。

 
根據麥可的描述,他說今年約有1/5的農田是休耕的狀態,所以收割季一旦來時,他沒辦法雇用太多人來幫忙。其實,其他住在此地的農人都和麥可先生面臨一樣的問題,因為加州當地在近期出現嚴重且持續的乾旱,這讓農人們得減少農地的使用率。「現在地面水少了的情況下,處處都是緊繃的狀態,大家都盡力在找可以繼續過活的辦法」
 
編註:根據《維基百科》介紹,中央谷地是縱貫美國加州中部的平原,與太平洋海岸平行,是加州重要的農業區。
 

 

post title
路透社

加州嚴重乾旱現象,3月時美國總統歐巴馬也訪視當地情況

沒人敢買耕作機具
加州這塊地區在美國堪稱重要農產地,美國有近一半的蔬果和堅果都來自加州,但這重要糧倉現在卻出現乾旱危機。根據美國乾旱監測(U.S. Drought Monitor)機構表示,加州現在出現「不正常乾旱狀態」,當地有2/3的地區是介在「極端」和「異常」乾旱之間的狀態。
 
2014年初時,加州許多農人就發現不管是州政府還是聯邦政府的水計畫都沒辦法給他們灌溉的水源,近期的降雨也沒辦法幫上他們的忙,18號時,美國政府表示年度儲水的配給量還夠拿出5%分配給部分地區的農人,這比起甚麼都沒有好了點。

麥可先生說,他比其他人幸運了一點,因為他們在此農耕多年,可以享有「資深水權」,換句話說,他們還可以拿到平常配水量的40%,雖然他們擁有的部分農田現在還有灑水器運作中,他們還是得減少農田的使用面積。
 
許多田地現在只能處在休耕狀態,要不就是得改放其他作物來避免農地變廢地,以麥可先生為例,他原本種有麥作的土地因為乾旱也無法繼續種植給人食用的小麥,原本的農田改成牲畜食用的乾草擺放區,麥可進一步表示,他現在連耕作機具也不買了,因為一台曳引機就要花上40萬美金。
 
「我們在2013年10月時訂過一台,因為想說隔年春天用得上…但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我們實在買不下去」
 
類似麥可先生的故事,在中央谷地隨處可見,當可灌溉的水變得越來越少,農人們也不敢大肆採買機具,他們只好讓成百上千英畝的農地進入休耕狀態,也無法再雇用更多人來幫忙。也就是說,他們無法投入更多錢在當地的經濟上。



 

post title
路透社

犯罪率升 夫妻失和
加州的農損有多少?根據分析師表示,現在就去估算乾旱對當地的工作機會有多大影響還太早,不過很可能有2萬個工作已在這場旱季中消失,如果你覺得這聽來不怎麼多,但想想看,有許多人的生活已經是捉襟見肘,他們相當仰賴到農田幫忙的工作來賺生活費。

以加州的一處農耕小鎮門多塔(Mendota)為例,在這住有11,000人的市鎮中,大部分的民眾都是從事農業,當地鎮長席爾瓦(Robert Silva)就談到:「這邊的鎮民將要面對相當大的驟變」
 
他談到門多塔的居民在潮濕的時節也一樣得面臨生活上的窘境,當地有將近一半的民眾是處在貧窮線下的情況,失業率也常是居高不下的30%。他們在過去有對抗過旱季的經驗,例如2009年時,當地就碰上乾旱外加債款危機,鎮長席爾瓦就說最近的現象又讓他開始回想起5年前的狀況。
 
「我們以前碰過類似經驗,所以或多或少猜得出來接下來會有甚麼情況發生。我們碰過這些讓人頭痛的問題:犯罪率升高、夫妻失和,學校也會因為人們不工作出現職員遭驅逐的消息」
 
席爾瓦表示,對習慣在農田中忙碌來去的人來說,要他們突然閒下來,或是排在隊伍中等食物發放是很難受的事情,當地的雇傭高峰多是在農作收割時期,也就是夏末的時候,所以門多塔的人們都預期最糟的情況還沒到。


 

post title
路透社

沒水沒工作
當你開車駛過5號州際公路(Interstate 5)時,你很難不去發現到乾旱正在發生:枯死的杏仁樹和沒人打理的農田荒廢一旁。四處都有標語傳達人們對「缺水大戰」的憤怒,例如用西班牙文和英文寫著「沒水就等於沒工作」、「祈雨吧」還有「政府製造的沙塵暴」。
 
其實美國聯邦政府和加州政府都曾談到會有協助的措施,美國總統歐巴馬曾承諾要拿出1.83億的聯邦基金來紓困,加州政府許諾的金額更高達7億美金,但加州當地居民認為這些金援仍然不夠。

解雇20名教師
對加州政府來說,他們更擔心這場乾旱會影響到各地的學校系統,門多塔距離35英里遠的洛斯巴諾斯,當地的羅倫納法拉斯科小學的校長珍(Jane Brittell)就擔心人們會被乾旱影響移往他處,這表示孩子們也因此得離開當地學校。
 
「我們是由農人組成的社區,就算學生的父母沒有在農田中工作,但整體社區卻是依著這樣的基礎建立,所以當乾旱發生時,人們沒有錢投入當地農業中,這牽連到工作機會減少,迫使家庭必須移到其他地方尋找工作機會。」
 
根據學區的監督長史提夫(Steve Tietjen)表示,洛斯巴諾斯當地可能會因乾旱影響流失掉5%的學生量,計算一下,當地有1萬名學生的話,大概就是會失去500名學生。更糟的是,因為加州政府是根據學生數量來分配教育基金,所以學校沒了學生也等於沒了收入,而當地在過去已經有過好幾次類似經驗。
 
「我們今年的資金還是短缺,如果我們將失去500名學生,這大約等於是少了300萬的教育資金,我們要砍掉多少教師工作才能彌補300萬這樣的資金缺口?」史提夫進一步說,這等於是要他們解雇20位教師。 
 
唯一欣慰的是,史提夫在今年還不用做出這樣殘忍的決定,因務加州的教育部表示他們會和遭到乾旱影響的學校一起商討如何不會流失資金。
 

 

post title
路透社

對家園抱著希望
再回到前面提到的門多塔鎮吧,54歲的韋爾德茲(Sergio Valdez)受訪時,表示他對待了大半輩子的門多塔相當驕傲,也希望這片土地可以挨過乾旱的衝擊。儘管鎮民已經有人開始外移他處找工作,但韋爾德茲說他要繼續待在這邊。
 
「這是個小鎮,這也是個家。你知道的,這是我們的家」,過去韋爾德茲的父母是從墨西哥輾轉來到門多塔當地幫忙農耕工作,他現在就擔心來到中部谷地的外地人無法有一樣的機會。他表示,每個市鎮都有自己的問題,就門多塔這邊來說,他們正在猜想這場乾旱到底會有多嚴重。
 
「他們說,喔,我們就要變成一座沒有人的鬼城了,我們要乾光光了…這是不可能的」韋爾德茲說,「門多塔仍是會繼續生存下去,這裡儘管不會變成人人夢想的繁華大城,但我們會像是繼續往前跑的小火車,不停說著:『我做得到,我做得到』」。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California's Drought Ripples Through Businesses, Then To Schools
 

延伸閱讀:《糧食危機!乾旱重創美國玉米生產區
改寫地理課本? 紐西蘭70年來最嚴重乾旱